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跟组

彼间小温柔 延盏 3190 2019.05.04 11:05

  当你休息的时候,日子总是过的快的很,一眨眼,新年就过去了。

  《天下》开机在即,赵凉的试镜也过了。

  博华工作室也重新进入工作状态。

  《天下》的剧组需要一个跟组编剧,跟组编剧向来是个累活,要跟着剧组走,今天下午还在这里拍外景,明天说不定就到了另一个地方,如果是夜戏有不对的地方,说不定也要从床上爬起来去改台词,总之,是个能不去就不去的活。

  会议室里一片安静,每个人都看着自己的笔记本或者笔记,坐在最前面的蒋君博用笔帽敲了敲桌面。

  “是商量还是我直接点名?”

  沉默……

  “那行,那我就……”

  “我去吧。”

  声音从圆桌的最后传来,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抬头看向季言悦,竟然有人愿意自告奋勇?

  这件事总要有人做,既然没人愿意,那就她这个负责人去好了。这也是她的第一部剧,她也希望最后的成品至少是令自己满意的。

  蒋君博也抬头看她,直接否定了她的自告奋勇:

  “不行。”

  ?其他人的目光又统统转向蒋君博。

  “为什么不行?”

  季言悦替他们问出了疑问。

  “接下来我打算让你去跟李童他们的新项目,忙不开。”

  蒋君博直视季言悦,眼里全是“听话”。

  “我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我最了解这个项目,我去最合适。童哥那边你换个人。”

  季言悦也直视蒋君博,眼神回复“这组我跟定了。”

  会议室的又齐齐转向季言悦,不说话拼命眼神交流“这位姐咋回事儿啊?”“母鸡啊。”

  场面一度僵持,最后还是蒋君博先收了眼神,“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开口:

  “行,那就你去。”

  说完直接抬脚走人。

  会议室里的人也松了口气,姜南靠过来:

  “你怎么突然这么想去当跟组编剧了?”

  季言悦还看着蒋君博刚才坐的位置,眼神有些恍惚。听说季言清的病情稳定多了,已经出院了,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联系。

  姜南的手在他面前划了划。

  “嘿,想什么呢?我和你说话呢。”

  季言悦回神:

  “就是想体验一下,说不定有新的收获。”

  要她现在心无旁骛的和蒋君博坐在一个办公室里工作,她做不到。

  剧组那边要人要得急,季言悦也是一刻都没耽搁,第二天就收拾了东西去了横店。

  -

  少了一个季言悦,博华还是那个博华,除了蒋君博每天抬头的频率变多了之外,几乎没什么区别。

  办公室里的蒋君博感觉到手边手机的震动,拿起电话。

  季言清。

  那天,他一直在病房外守到季言清醒来。但是当他真真正正看到季言清睁开眼看向他那一刻,眼里全都是迷茫和不解,没有光,和他曾经熟悉的眼神完全不一样。

  那个眼神就像一盆冷水浇在他头顶上,他执着了四年的东西从那一刻突然开始动摇。

  季言清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自己病床边,但是一睁眼就看见他还是让她很惊喜。

  季言清的昏迷是因为长期压力大不好好吃饭导致的,问题不大,留院观察了几天就回家了。

  但是从那之后,季言清和蒋君博的联络就多了起来,她不知道蒋君博突然偏向她的理由是什么,但是她想好好抓住这个机会。

  “喂,还在加班吗?”

  最近几天,季言清突然开始用女朋友的口吻给他打电话。蒋君博确下意识的往办公室外看去,前一段时间,他加班加点的时候,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外面漆黑的工作区亮着一片黄光,但是现在就只有一片漆黑。

  对了,她不愿意待在工作室,跟组去了。

  对面见他久没有回应又开口:

  “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

  蒋君博开始觉得这个声音聒噪,随便应付了两句就挂了。

  原本季言清想约他一起吃个饭也没约成。

  季言清看着挂断的手机,眼神闪了闪,她能感觉到蒋君博最近越来越不想接她电话,而她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假期过去了,博华重新开始工作了,季言悦又重新出现在他面前了。

  她记得,季氏集团投资过一部博华的剧,叫《天下》。

  -

  蒋君博挂了手机也没心思接着工作,给温源打了个电话:

  “这个点找我是因为想我了吗?”

  蒋君博没理会温源的不正经:

  “去你那,喝酒。”

  温源这就酒吧老板看着不靠谱,但是对自己的生意向来是兢兢业业,每天这个点必在酒吧。

  “怎么了,有事?我现在不在酒吧。”

  他在横店陪赵凉拍夜戏,吊威亚的追逐戏,不放心,旁边就坐着季言悦。

  小姑娘低着头看剧本,一副根本不想知道他们在讲什么的样子。

  这个回答让蒋君博有些意外:

  “这个点,什么事比你的酒吧重要?”

  “当然是女朋友啊。”

  温源的语气又吊儿郎当起来。

  “今天陪赵凉拍夜戏,对了,季言悦也在呢。”

  季言悦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里写着“看起来正经男人的样子,怎么这么多话?”

  听到这个名字,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

  “温源,你说我这四年是不是都错了?”

  这回轮到温源沉默,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

  错了吗?

  从他一个旁观者来看,为找一个过去的心脏花费四年时间确实有些可笑。但是如果当初他是蒋君博,他会不会因为愧疚和不甘心做出同样的决定他也不能保证。

  季言悦也注意到他的脸色变了,抬起头来看向他“怎么了?”

  温源措过她的目光,起身去了一边才回话:

  “怎么突然这么问?”

  对面又是沉默,温源也很耐心的等着,等来的却是挂断声。

  “嘟嘟嘟”的背景音响在耳边,温源有些说不清是高兴还是难过。他是希望将蒋君博早些放下执念,但是真的到了他想放下的那一刻,那就是等于在告诉他他过去这四年一直在做一件无意义的事。

  等于有一天你突然意识到,你过去的四年都白活了,你是什么感觉?

  温源重新回到季言悦身边,夜戏已经开始拍了,季言悦一心看着现场拍出来的效果,也没再在意电话里的内容。

  温源看着季言悦的背影,在想一个问题:“说不定季言悦真的可以让蒋君博走出来。”

  -

  《天下》这部剧的导演是圈内有名的龟毛导演,吹毛求疵,拍的不让他满意可能会重复拍上百遍。

  接这部剧的演员估计都是做了心理准备来的,但几周之后还是都被折磨的萎靡不振,现场气氛低迷,拍摄进度缓慢,眼看着导演又要发火,就看见几辆打着季氏Logo的车驶进场地。

  季言悦一抬眼就看见季言清从车里下来,还是那副熟悉端庄典雅的样子,看样子恢复的不错。

  季言清下车之后,她身后的货车上也开始往下搬东西,季大小姐送温暖来了。

  季言悦和身边赵凉的助理说了一声就转身进了休息室。

  季言清把带来的东西分给现场的人,目光在现场转了一圈,没看到季言悦的身影,旁边导演过来说话,季言清不动声色收了目光。

  “季总,今天怎么有空突然到现场来了?”

  “最近天气变化大,给大家送些预防感冒的东西,还有些吃的,大家拍戏辛苦。”

  张灵在这个圈子混了这么多年,也是个人精,投资方领导人不会无缘无故来现场,慰问演员,工作人员这样的鬼话他是不会信的。

  果然,季言清说完之后,看似无意的目光在在现场扫了一扫,随口问张灵:

  “听说我妹妹是这部剧的跟组编剧,怎么没在现场看到她?”

  张灵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她说的这个妹妹是谁。还妹妹,妹妹的叫呢,人家都公开断绝关系了。季言悦当初那条断绝关系的公告写的很长,原因理由后果写的清清楚楚,就是以后不想在扯上关系。

  况且季言悦在现场一直兢兢业业,张灵也妆模作样的扫了一眼现场开口:

  “不在,现场可能有事出去了吧。”

  季言清看样子像是一定要找到季言悦,又随手拦了路过的工作人员:

  “你知道季编剧去哪里了吗?”

  妹子摇摇头,正准备离开,倒是旁边赵凉的助理经过,正好听见谈话内容,凑上来:

  “季编剧在休息室。”

  原本已经打算放弃的季言清,听到这一句,立马接上:

  “那麻烦你叫她出来一下。就说张导有事找她。”

  张灵看了她一眼,眼神已经有些不好,但是没说什么。

  季言悦听说导演找她,不好推脱,一出去果然看见季言清站在张导旁边。

  季言悦就像没看到她似的,径直走到张灵面前开口:

  “张导,你找我有事?”

  季言清见她这样也不恼,从包里拿出两张请柬。

  “季氏下周要举行一个文化交流会,邀请的都是业界著名的编剧,导演,制作人,演员,到时候恭候二位的到来。”

  什么交流会,她没兴趣,季言悦正想把请柬还给季言清。后者就立即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表示接下来还有事,根本不给她拒绝的理由,转身就走了。

  倒是张灵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不想去就不去,一个交流会而已。

  季言悦搓了搓手指,还是把请柬收了起来。

  她不想因为她的缘故让这部剧受到影响,这么多人的努力不能白费,季言清拉着张灵和她一起也是这个意思,她现在是投资方,是这部剧的衣食父母。

  也是,一个交流会而已,她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