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季姓

彼间小温柔 延盏 3040 2019.04.08 11:05

  自从赵凉生日这天在酒吧碰到蒋君博之后,这已经是他第四天没有来工作室了。

  就连已经在工作室工作了一年多的姜南也觉得的奇怪,趁着季言悦泡咖啡的功夫,在茶水间里随口说着:

  “老大已经四天没出现了,这还是我工作一年多第一次见他这样呢,以前就算是有事出差什么的也都会在工作室的群里说一声的,这次连群里也没有消息。真是奇怪,你说老大干什么去了啊?”

  季言悦抽了根小木棒,搅了搅咖啡,喝了一口,这已经今天的第三杯咖啡了。季言悦也是个犟脾气,她认定的东西除非你有十成的理由否则她一定会尽全力说服。就比如这个感情线,为了做出一份自己的满意的她已经连续三天都在熬夜通宵。改来改去还是要有不满意的地方。

  听着姜南的话,季言悦的脑子里却闪现出那天晚上站在酒吧门口等车的蒋君博,嘴巴抿着,左手始终放在口袋里,鼓起的口袋像是捏着什么东西。两只眼睛看着面前川流不息的街道好像没有焦点一样,完全没有在会议室里那种真实的感觉,像是整个人被抽空了,只剩一个躯壳。

  “言言,言言?”

  姜南的声音响在耳边,季言悦回过神来。

  “我和你说话呢,怎么发起呆了?”

  季言悦正准备回话,有人却是更快一步:

  “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该操心的少操心,老大自有安排。”

  这话像是对着姜南的说的,但端着杯子的张欣却是一直看着季言悦。季言悦从小到大什么眼神没被看过,张欣这棉里藏的针实在是不痛不痒。

  季言悦让开咖啡机面前的位置,对着张欣笑了笑,端着杯子就走了。压根没把张欣的话放在心上,张欣这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难受的很,只好只好泄愤似得“咕咚咕咚”倒了满满一杯咖啡。

  而此时,而此时正大光明旷工了好几天的蒋君博正在省第一医院档案室门前,现在是午休时间,档案室又是在医院一角,鲜少有人来,现在更是冷冷清清,一整条走廊只有蒋君博一个人坐在门前的椅子上,低头看着手中的褐色档案袋。天生体寒的蒋君博在这开着26度恒温的医院里手心竟是微微出汗,一向冷静的他拿着档案袋的手竟是忍不住的轻颤。

  四年了,他找了四年了。无数次的燃起希望,又无数次的失望,就在他决心放弃的时候却又再次传来消息。

  “清华,你到底在哪儿啊……”

  蒋君博弓着腰低着头用一种几乎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

  “哎?你是谁啊,怎么坐在这?”

  一道突兀的声音将蒋君博从回忆中拉回来,说着声音的主人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了档案室的门。蒋君博看着来人进了档案室,不用说这就是档案室新来的人。蒋君博抿了抿嘴角,捏紧了手中的档案袋大步走到了门前敲了敲门。

  “有事?”

  “您好,我是昨天冒昧给您打过电话的那个人,您说需要的资料证明我都准备齐全了。”

  蒋君博把手中的资料递给面前的人,那人在看资料的同时蒋君博也在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人的表情。这是个刚来几天的管理人,对医院的事务或者说八卦还不太熟悉,是不是还没了解到什么,又或者还没接到“命令”。再加上他在证明中故意隐去了相关内容……

  果然,面前的人看完证明并没有出现惊讶的表情。

  “证明是可以的。”

  听到这句话蒋君博眼睛猛的一亮,她相信材料了,那接下来是不是……

  面前的人没有察觉到蒋君博在一瞬间粗重起来的呼吸,拉开椅子坐下,打开电脑,准备给蒋君博调档案。

  四年的煎熬苦等,漫长的折磨,马上就要守得云开见月明,饶是冷静如蒋君博现在也忍不住迈开腿站在面前的人身后,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他活了27年,这是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心跳如擂鼓”。他等了四年的答案终于要在这一刻揭晓了!

  新来的人,不知道自己的动作给了身后的人多大的希望。省第一医院的的档案系统是加密的,小姑娘一边等着系统打开,一边随手翻着蒋君博的证明开口问道:

  “这个器官捐赠移植都是四年前的事了,你怎么现在突然想知道获捐者是谁?”

  听到问话的蒋君博眼神暗了暗,一开口的声音却是从未有过的低哑:

  “想看看她过得好不好。”

  “哎。”

  小姑娘微微叹了口气,已死之人不可追,空留多少未亡人。哪怕只是一颗心脏也好过全无慰藉。

  不过在现在这个社会竟然也还有这样的人,小姑娘一边感叹一边也对蒋君博感到微微惊讶,回头看了他一眼,心想:长得这么帅,还这么长情,少见,叫什么来着?蒋……蒋君博?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这么两句话的时间,系统已经打开好,小姑娘啪啪啪,迅速输进几个密码,在搜索栏里敲入“元清华”,按下搜索键的同时刚才吃饭时听到的八卦猛地在脑子里回想起来。

  “你这个不行,这个哪有咱们院长儿子好看。”

  “院长儿子?有多好看?”

  “嗯……大概也就比你这个好看个十万八千倍吧。”

  “哎,不过啊,院长儿子蒋君博在咱们医院可有一段不小的八卦呢?”

  “什么什么?”

  “就是8#¥%4……,所以啊,院长明令禁止档案室给他任何消息,你才刚来,最近院里又比较忙院长来没来的说估计。他说不定也会来找你,你可要小心。”

  蒋君博?!院长儿子!

  这就像一颗炸雷在小姑娘的脑子里想起,扭过头看着身后的人。

  “蒋君博?!”

  页面刚刚跳转出来,显出首页的一个姓,就被小姑娘慌忙用鼠标关闭。

  接着一脸慌张的将证明袋塞在蒋君博怀里,将他推出了档案室。

  被推出门外的蒋君博抬头看着医院雪白的天花板微微叹了口气。在小姑娘突然扭头惊恐的叫他的名字时就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

  叹气之后又是勾唇一笑,不过这次也不算是毫无收获,至少他知道了一个姓:

  季。

  那一闪而过的档案首页虽然只记录了获捐者的证件照和姓名,但至少让他知道了他一直在找的人是个女生且姓季。信息量不多但对于这么多年都徒劳无果的蒋君博来说已经是偌大的突破,这几天的犹豫,徘徊也终于得到了一个不算太坏的结果。

  蒋君博站在档案室门口深吸了几口气,好像要把这几天被打乱的心思重新调整过来。再次睁开眼又重新变回了做事雷厉风行的博华老板。

  四年都找了,还怕下一个四年么?

  蒋君博将证明袋放进包里,迈开长腿向外走去。

  今天是“下周开会再定”的下周中的周四,蒋君博依旧没有出现,但是现在季言悦也没脑子去想他的事。她写出来的东西还是不能让她满意。季言悦看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字,有些头晕,这已经是她熬得第三个大夜了。公司里的人已经走光了只剩下她这一片的灯还亮着,诺大的办公室里漆黑一片,显得有些凄惨。

  又对着屏幕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男女主从相遇到相知相爱再经历一波三折挣扎放弃更加坚定,最后结局。似乎没什么问题,整体也很流畅,但好像就是缺少点什么,到底缺少点什么呢?季言悦又盯着屏幕看了十分钟,感觉屏幕上的字已经开始转圈,还是没想出来,泄气的把键盘往前一推,背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揉了揉眉心。

  先泡杯咖啡提提神吧,回来再战三百回合,刚一起身却是眼前一黑,猛地一阵头晕目眩,还好季言悦反应算快,一只手扶住了桌边稳住了身形。缓神的过程中季言悦心想:啧,是熬夜熬太过了吗。

  季言悦小时候营养跟不上,身体一直就不太好,没什么大病,就是隔三差五要有个小毛病折腾一下,后来到了季家,季彰经常出差不在家,魏婉更是不会让她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每每都是等她们母女吃完,才去随便巴拉两口饭填肚子。身体也好不到哪去直到那次被小混混围在角落里打了之后她第一次和季彰提了条件说要搬出去住,然后去学了散打,体质才有所好转。

  这么多年一直练下来,季言悦的身体已经很少生病了,所以头晕也压根没往生病上想,权当是自己睡眠不足。

  现在她脑子只有自己的稿子,暂时分不出心神顾及这个,虽然还是头晕,但是等眼前重新恢复过来之后就摇晃着身子去了茶水间。

  季言悦的身影刚没入茶水间,紧闭的公司大门就被一只手推开。

  刚和制片方开完会的蒋君博突然想起来明天关于《天下》的会议还有些东西没准备,就转道来了公司,打算临时加个班。一开门发现公司竟然不是黑灯瞎火,角落里还亮着一点暖光。

  还有人在加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