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我愿意

彼间小温柔 延盏 3059 2019.05.07 11:05

  季言悦呆住,转过弯来才点点头。

  蒋君博倒没有直接开车带她去,先在一个花店停了。

  “麻烦包一束白菊。”

  季言悦跟着蒋君博去,总不好空着手,也在蒋君博身后出声:

  “我也要一束。”

  开花店的是个阿姨,听见季言悦的话,头也不回的操着一口土话回:

  “啊拉一家人嘛,带一束就行了,不用这么麻烦的。”

  季言悦站的远,听的不是很清楚,看向蒋君博。

  蒋君博只是笑,越笑越大,在季言悦以为他要开始咧嘴的时候蒋君博回到:

  “没关系阿姨,就包两束吧。”

  季言悦抱着花上车,看着蒋君博开的方向,越看越像是爷爷在的那个墓地。

  没多久,果然在爷爷墓地的门口停了。

  此情此景,季言悦突然想起,去年夏天来看爷爷的时候,遇见那个抱着白玫瑰淋着大雨的人。

  再看身旁的蒋君博,怎么……这么像……

  蒋君博停好车,从季言悦手里接过一束白菊,向里走去。

  去年那个人留给她的印象太深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夏季的雷雨做衬,那个悲伤的背影像是要永远凝在夏季的雷雨里。

  季言悦试探的开口:

  “你……去年夏天是不是也来过这里,带着白玫瑰,下着雨?”

  大步走在前面的蒋君博听见季言悦的话,脚步一顿,转过身:

  “你怎么知道?”

  还知道这么多细节。

  “因为那天我也在,我爷爷也在这里。”

  真的是他,季言悦第一次有种命中注定的感觉。

  她命中注定要遇见他。

  蒋君博也没想到他们还有过这么擦肩而过的一次,去年的他还深深沉浸在回忆里,拔不出来,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去年你的白玫瑰最后送出去了没有?”

  季言悦记得他离开的时候,他怀里那束白玫瑰,犹豫了又犹豫。

  蒋君博摇摇头。

  “没有。”

  季言悦大概能猜到原因,说不过是愧疚,还留恋着太阳曾经的温暖。

  季言悦又指指两人怀里现在抱着的白菊开口:

  “现在怎么换成了白菊?”

  是不是她对你来说已经不是……

  蒋君博看着季言悦看他的眼神,小姑娘眼里赤裸裸的意思,就是不说出口。

  蒋君博直视季言悦开口:

  “去年我来是作为元清华的男朋友,带了白玫瑰。现在,是作为她的前男友,曾经的朋友,来看她,所以带了白菊。”

  蒋君博的话说完,两个人都静了一下。

  季言悦在想,他已经能这么平静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代表元清华在他这里真的已经是过去了。

  蒋君博在想,终于能平静的说出这些话,承认她已经是过去了。

  “走吧,我带你去见见她。”

  元清华的墓很简单,碑上只刻了生卒年份,以及一张照片。

  蒋君博一弯腰,把手里的白菊放在墓前。

  “清华,我来看你了,你最近怎么样。我还有个人想介绍给你认识,她叫季言悦,比我小七岁,是我工作室的实习生。我爱她,我想和她结婚。”

  身后的季言悦听到这句话,差点一个手抖没抱住怀里的花。甚至有点怀疑自己是幻听,他刚刚说了什么?他爱她。

  蒋君博的话还在继续:

  “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倔的有胆量,我当时就在想,看来我没招错人。后来再注意到她,是觉得她和你很像,玩命的工作,高烧昏迷了脑子还想的是工作。有什么事全都自己扛着,哪怕下一秒刀子就要扎在自己身上了,也只是手护着头,不呼救,也不找人帮忙。有好几次我都想拎着她的耳朵把她骂的狗血淋头。”

  原来他觉得自己和元清华很像……

  “再后来,我发现其实她和你一点也不像。你从来没在我面前喝醉过,你一直都谨慎的保持自己的清醒,保持你在我面前的样子。她不一样,她受不了了会喝的酩酊大醉,醉了之后会委屈,会难过,还会哭。她和家人决裂也会想要一个怀抱逃避,她一步步把我拉出自己的黑房子里,让我也因为她的事牵肠挂肚,难过,愤怒,担心。你曾经是我的太阳,但你走了之后,我的世界就都是黑夜了。是她重新让我的世界有了光,所以从今以后我想好好珍惜我的光,也想做她生命里的光。”

  蒋君博这一番话说的太长,内容太多,季言悦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不是一句简单的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这里涵盖了他们认识以来所有影响他改变他的东西,每一件他都记得很清楚。他在说给她听,告诉她,这不是一个冲动的决定,这是之前所有事情造成的结果。

  季言悦还在消化内容,蒋君博已经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枚戒指,单膝跪地,送到季言悦面前:

  “你愿意……唔!”

  在蒋君博说出下文之前,被季言悦抢先一步捂住了嘴。蒋君博眼神询问她。

  “哪有人在墓地求婚的?”

  季言悦把蒋君博拉到一边,自己在墓前蹲下,把手里的白菊放下,看着元清华的照片。

  原本在来的路上,她想了很多话要说,但是现在听完蒋君博的话,她突然觉得没必要,于是所有的话都浓缩成了一句:

  “从现在开始,我身后这个人,是我的了。”

  对她来说,重要的一直都不是季言清,而是蒋君博。季言清最多是个想顶着元清华的心脏迷惑蒋君博的人。

  她一直知道自己要什么。

  季言悦话说完,转身向蒋君博伸出右手,五指张开。

  这次轮到蒋君博发愣。

  季言悦捂住他嘴那一刻,他以为她不愿意,心里一瞬间给她找了一百个不愿意的理由,都已经开始盘算长期作战,然后就听见,她说:

  “从现在开始,我身后这个人,是我的了。”

  她说什么?她答应了?

  蒋君博看着眼下五根葱段似得手指,半晌没动静。

  “不想给我戴了?”

  季言悦看着蒋君博呆愣愣的表情,故意开口。

  “没有。”

  蒋君博还是没有直接给她带上,别人有的,他的小姑娘也要有。

  蒋君博再次跪下,举着戒指,慎重又慎重的问出了那句话:

  “你愿意……嫁给我吗?”

  虽然场景诡异,这件事又来的太突然,一点也不浪漫,但是一点也不影响这个行为的神圣,几乎是一瞬间,季言悦的眼眶就盛满了泪水。

  “我愿意。”

  他们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这是季言悦能给出的,她生命里最重的承诺,我愿意嫁你为妻,无论贫穷富贵,无论健康疾病,无论人生顺境逆境,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一直不离不离终身不离开直到永远。

  听到这三个字,确是蒋君博的眼泪就已经先一步夺眶而出。

  看他听到什么,她说她愿意,她愿意嫁给他!

  蒋君博捏着戒指,颤抖着手,一点一点把戒指推进指根。

  季言悦透过满眼眶的水汽,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小环,突然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抬手去遮,迎着阳光,指间的细碎变的更明亮了起来。

  和去年他们相遇的那天不同,今日无雨,晚春的风已经带着些热气,像是要吹散这一整个冬天的寒冷。阳光照在他们身上,暖的让人心醉。

  蒋君博拉下季言悦抬在半空的手,攥进手心,闭着眼睛虔诚的着季言悦的手背。

  半晌,才离开,哽咽着沙哑的声音:

  “你是我的了。”

  季言悦轻轻上前一步,另一只手环过蒋君博的肩,脸颊靠上肩膀:

  “嗯,我是你的了。”

  -

  晚上季言悦和蒋君博约了赵凉和温源Double见,但是真的当他们手牵手出现的时候,还是把两人吓了一跳。

  “你……你们?”

  赵凉甚至等不到他们走到吧台边,快走两步站在季言悦面前,眼睛里是呼之欲出又不可置信的答案。

  季言悦轻轻点了点头,举起自己的右手,开口:

  “啊凉,我要结婚了。”

  “天哪……”

  赵凉看着季言悦手上的戒指,像偶像剧女主似得下意识捂住了嘴巴。

  缓过来之后一把把季言悦抱进怀里,一瞬间哽咽的嗓音,靠在季言悦耳边:

  “言言,恭喜你,太好了,太好了。”

  她一点也不会怀疑季言悦这是一个冲动的决定,赵凉从小陪她长大,太了解季言悦了。她一直知道自己要什么,做决定从来干净利落,从不后悔。

  蒋君博识趣的走开,给她们留出姐妹时间。

  走到吧台边,对上温源审视的目光。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蒋君博。”

  蒋君博:……

  温源推了杯酒在蒋君博面前,被蒋君博推开。

  “不喝酒,待会儿要开车送她回家。”

  说着还往季言悦赵凉那边看了一眼。

  面前的温源看不下,屈起手指敲了敲桌面吸引蒋君博的注意:

  “啧,这位兄弟你收敛一点,眼珠子都要黏上去了。”

  蒋君博笑笑收回目光,转过来,看着面前的饮料杯,却是越笑越大,收不住的想要笑出声来。

  温源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是真的开心,前所未有的开心,却还是忍不住老父亲般的再问一遍:

  “这次下定决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