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玫瑰花

彼间小温柔 延盏 2542 2019.05.13 11:05

  一连休了一天半,隔天季言悦一早就来了剧组。

  那天在小山坡上,蒋君博和她讲了那些话之后,她也想了很多。再来剧组,脚步都轻了许多。

  蒋君博说的对,什么事都得有个过程,不能一蹴而就。

  就连导演张灵都能看出她心情不错,不过,张灵以为改变季言悦的可不是季言悦想的那回事。

  别说张灵,就从季言悦今天踏进横店开始,就有无数目光看过来。

  理由自不必说。

  季言悦的戒指明晃晃的戴在手上,一点遮掩的意思也没有。

  季言悦这边正坐在片场棚子里和张灵讨论上次没解决的问题,就看见小助理抱着束花,远远从大门处跑过来,跑到季言悦面前:

  “季姐,送花的人说给你的。”

  “给我的?”

  季言悦已经完全忘了在小山坡上和蒋君博开玩笑说先送给999朵。

  99朵红玫瑰用一层黑纱包住了外围,里面夹了张卡片上写着:

  999朵太少,99朵送你999天可好?

  看到这句话,季言悦的记忆才缓缓回来,哭笑不得,她随口一说,没想到他就这么当真了。

  但她这一笑,看在旁人眼里,却正是收到花之后“开心”的笑了起来。

  当然这个旁人也包括了季言清。

  自从上次再爆出季言清准备求婚未果那件事,风波虽然被季氏压了下去,但那次季彰是动了真怒,以让季言清养病为由把季言清关在了家里,也不让她接触任何电子产品,她就是与世隔绝了一样,什么也不知道。

  直到今天季彰才放她出来。

  只是她没想到,一拿到手机就看到蒋君博那条求婚成功的消息。

  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开车来了横店,刚进门,就远远看到季言悦抱着一束花,笑的灿烂。

  她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那花是谁送的,再看见手上钻戒在阳光折射下,一闪一闪的。原本来的路上,想的一大堆挑拨质问的话一下子被嫉妒冲到了脑后。

  这一切,本该是她的!

  季言清一个跨步走到季言悦面前,抬手就想扇下去。

  旁边的人看见季言清走过来,却没想过她一来就上手,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

  但是季言清这一巴掌却没扇的下去,生生被季言悦截住。季言清这身子骨怎么和季言悦学过散打的比,季言悦一用力就连胳膊带人推了回去。

  季言悦这回没打算客气,这里是剧组,所有人都在工作,她手上也一堆事做,偏有人这时候要来找茬。

  “要发疯回家去发。”

  季言清太不了解季言悦了,她以为这样的场合,季言悦的性子是不愿意和她吵架的。她再一反常态愤怒又疯狂的当着所有人的面指责季言悦第三者插足,求婚成功又如何,结婚还有离婚的呢。

  只可惜,季言悦最讨厌有人再她工作的时候,用私事来烦她,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季言清。

  她还没去找她,她倒先找上门来了。

  以前她避着让着,不过是还有一个季家,现在她可不用顾虑。

  季言悦一推,自己也从小马扎站起来。

  季言悦本来就比季言清高,现在冷冷的站在季言清面前,生生让季言清有了一种自己在仰望她的感觉。

  “季言清,收起你的小算盘,之前你那些故作聪明的事,我不想和你计较。但从今以后,你算计一次,我计较一次。”

  季言悦这么赤裸裸的讲出口,加上之前文化交流会上的求婚乌龙,周围围观的人已经是信了七八分。

  看季言清的眼神瞬间就带上了鄙视。

  还端庄优雅的千金呢,也是个用下三滥手段达到目的的小人。

  从来众星捧月,被人羡慕的季言清,什么时候受过这中冷眼嘲讽。

  当下手指戳在季言悦脸上,声嘶力竭开口:

  “你这个贱人,趁我和蒋君博见不了面,你就去勾引他。贱人的种永远脱不了贱骨头……”

  “啪!”

  清脆的一巴掌声暂停了季言清接下来的话。

  这次实打实的一巴掌,季言清的左边脸颊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季言清被打歪的头,甚至没再第一时间掰过来。

  季言悦带着冰碴的声音重新响起:

  “我说了,从今往后,你算计一次,我计较一次,这是第一次。嘴巴放干净些。”

  原本今天季言清就打算面子里子都不要了,看周围有人在录视频,震惊之后,再抬头立即就是一副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

  上前一步,扯着季言悦的袖子:

  “言言,你把他还给我好不好,你把他还给我好不好,你知道我心脏不好,没有他我可怎么活啊。你可以没有他,可我不能啊,可我不能啊……我求你了……”

  这又是唱哪出?

  这态度转的也太快了,季言悦没心思再和她掰扯下去。掏出手机给季彰打了电话,正在开会的季彰看见来电显示,有些不相信的暂停了会议,那晚季言悦把王冠还给他的时候,他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和他讲一句话,见一面了。

  季彰去了隔壁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才接起了电话:

  “喂……”

  “季言清在我片场闹事,麻烦找人把她领回去。”

  “嘟嘟嘟……”

  季彰只来得及说一个喂字。

  季言悦甩开季言清拉着她的手,径自抱着玫瑰花走了,季言清也不是没听见季言悦的电话,反正戏也演够了,趁着季彰人来之前,季言清也甩手离开了,顺便把这么个热点八卦卖给一家娱乐杂志。

  然后开车去了季氏大厦。

  季言悦,你不让我好过,你也休想好过,你不是最看重这部戏,没钱看你还怎么拍。

  季言悦去了休息室,正想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蒋君博,那边就打了电话过了过来。

  “花好看吗?我这追的,言言可满意?”

  季言悦看着桌上的玫瑰花,映在镜子里,遮住了她大半个脸。

  “嗯,好看。”

  “最近的收尾工作还顺利吗?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没有之前焦虑了,张灵有了一点想法,我们打算先试试。”

  “那你想我了吗?”

  季言悦心里一直盘算着要不要说季言清的事,有三分心不在焉。

  回道:

  “想。”

  对面感觉到了不对劲。

  “发生什么事了吗?”

  季言悦还是打算把事情告诉他。

  “刚才季言清来我片场了。”

  “她来闹事了?”

  “嗯,她想打我,被我推了回去。她骂我,我打了她一巴掌。然后她又哭着求我把你让给她,我嫌烦,直接给季彰打了电话。”

  季言悦言简意赅的说了经过,她考虑的是季言清最后求她那下一定会有幺蛾子。

  指不定明天会写成什么样。

  蒋君博在这段话里抓住的重点是,没吃亏,季言悦没吃亏。

  “打得好!”

  季言悦:……

  “要是她仅仅是只是掀起舆论也没什么,只是现在《天下》这部剧的投资方是季氏。”

  她是怕季言清公报私仇,临时撤资。如果是这样,那整个剧组人,和《天下》项目组的人的心血都白费了。

  现在她倒是有些后悔,之前还是有些冲动了。

  蒋君博明白季言悦的意思。

  “你只管做好剧,其他的交给我。”

  听见蒋君博这句话,季言悦突然心里长吁了口气,好像她一直等的就是这句话。同时又是一愣?

  她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思考自己怎么解决这件事,而是,蒋君博是不是能帮她解决这件事。

  蒋君博说她变了很多,她好像真的……变了很多。

  季言悦这边一直没回应,蒋君博以为她还是不想他帮忙,重新开口:

  “言言,你要相信我。”

  这次季言悦回的倒是快。

  “行,那我就不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