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形势逆转

彼间小温柔 延盏 3167 2019.04.28 11:05

  季家大宅

  季言清从公司一回来连鞋都没换,直奔魏婉的房间,“咣当”一下推开门。

  “妈,你做了什么?今天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原本在房里敷面膜的魏婉被季言清突如其来的一下,吓了一跳。摘了面膜,才慢悠悠的开口:

  “喊什么喊,像什么样子?是我干的又怎么样,看那杂种这次还不身败名裂。你不是喜欢那蒋君博嘛,那小杂种身败名裂不正好是你的机会?”

  季言清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被气死。

  “你这招是让季言悦身败名裂了,但是你也让博华名誉受损,蒋君博名誉受损了!他成了什么?潜规则女员工助其上位的垃圾老板?”

  魏婉拿起护肤仪器,对着自己的脸做循环运动,丝毫不明白季言清为什么生气:

  “那不是正好?博华遭遇危机,投资人撤资,你再出现投一笔钱,雪中送炭,工作爱情双丰收。”

  季言清发现自从季言悦出现之后,魏婉的智商就一天不如一天,只想着怎么给她下绊子,手段是一天不如一天。最简单粗暴一回就是找了几个流氓小混混去堵季言悦,把人按在墙角打了一顿。从那以后季言悦搬出去了,魏婉也被季彰软禁了一阵子,这才消停了。但是上次季言悦高烧的事,魏婉一直耿耿于怀,等到这一个机会,立即就下手。

  光对付季言悦也就算了,学生一个,啥人脉也没有。但是偏偏牵扯上蒋君博,博华在业内这么多年,会什么手段都没有,什么人脉都没有?找几个懂电脑稍微一查就能知道这事是谁在操控。

  雪中送炭?不和她撕破脸皮就算是给她留了面子。

  季言清买通博华工作室的梁菲菲,想让她干扰季言悦的工作,让她没法在博华待下去,就已经是冒了风险,没想到,魏婉这一下直接打乱她所有的计划。

  季言清知道再说下去魏婉也不听,只丢下一句:

  “这件事你别在插手了。”

  魏婉虽然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问题,但很明显季言清是生了气的。

  “言清,我不插手了,你当心身体啊。”

  “砰”的一声,季言清重新带起房门。

  而同时蒋君博那边也接到了温源的电话。

  “你看到网上的消息了没有?”

  “看到了。”

  季言悦走了之后,蒋君博终于有些支撑不住去睡了一会儿,还没多久就被手机铃声吵响。助理告诉他出事了。

  “知不知道是谁做的?”

  蒋君博看着电脑上刚刚助理给他传过来的照片。

  “拍照的人,和上传的IP地址都已经找到了。是个专拍明星各种桃色新闻的娱记。”

  “他怎么突然盯上你了?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蒋君博看着资料上显示这个人最近删除过两通电话,这两通电话打给的是季氏中的一个助理。

  盯上他?

  蒋君博抿了抿唇,看来盯上的还不是他。

  想要解决这件事简单,公告声明一发,再等时间一过,自然就没人关心这件事,互联网世界更新快得很。

  但是,他们能偷拍这一次,就能偷拍下一次,难道一直要躲躲藏藏?最重要的是,这件事牵扯到季家,季言悦又该怎么处理?

  -

  “出什么事了?表情这么凝重?”

  季言悦凑过去看赵凉的屏幕:博华工作室老板蒋君博女友疑似曝光。

  季言悦神色一凛,放下手里的快乐水去拿赵凉的手机。

  季言悦接过手机去看的时候,评论已经不仅仅是在单方面的骂她,已经连带着博华和蒋君博的人品一起怀疑,季言悦平时不怎么关注微博,这是第一次见识到键盘侠们的厉害。

  “现在的娱记怎么什么都拍,那些评论你别在意,什么妖魔鬼怪就想呼风唤雨。”

  赵凉想到季言悦早上才从警察局出来,重要的U盘又丢了,下午又遭遇这事,原本眼里残存的一点笑也没了。一想到这赵凉就一肚子火,抢过季言悦手中的手机,给经纪人打了电话。被偷拍这种事,她也遭遇过几回,经纪公司处理起来也有经验。

  没多久经济公司那边就给了回复,他们已经找到了偷拍的人。

  “言言,你打算怎么办?”

  季言悦总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发生的太巧了,就好像全都上赶着来搞她,甩着大旗帜在喊“我讨厌季言悦,我就是要季言悦不得好。”

  “再等等。”

  蒋君博应该已经在查这件事了,事关博华声誉,她也不能轻举妄动,再者她也想看看搞她的人还能再搞出什么来。

  原本她怀疑,找人抢劫她的是梁菲菲,但是梁菲菲再蠢也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找人偷拍的应该就不是她。那这是两个人干的?还是说她一开始就想错了?但是顾纤那件事百分之九十九是梁菲菲的原因,不可能和她完全无关。

  季言悦回想这几天关于自己的所有事情,突然,梁菲菲那条香奈儿的裙子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阿凉,你之前和我说那条你想买没买到的香奈儿的裙子多少钱?”

  赵凉:“?”

  我们不是在说娱记的事,怎么突然扯上裙子了?

  “三四万吧,怎么了?”

  三四万,后来几天她好像看她穿的都是一些奢侈品牌,她怎么不知道梁菲菲什么时候中了彩票。梁编剧,好大的手笔啊。

  不过这样差不多就能说通了,梁菲菲也不是主谋,不过是拿钱办事的主。那又是谁总见不得她好呢?

  她朋友少到除了赵凉其他几乎都不怎么联系,那还剩谁?这个答案,季言悦连想都不用想。

  季家。

  她觉得这件事有必要告诉蒋君博一声,毕竟他也是当事人。这件事他也是受牵连的。

  但她们小看了互联网上的网友们,几个小时的功夫,这原本只是一件捕风捉影的事瞬间就因为网友们强大的搜索能力和想象力被翻了个个。

  “季姓女子竟是季氏集团私生女?到底是谁潜规则谁?”

  卧槽……

  这次就连赵凉也无话可说了,这些网友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沓里面找出来的消息,从季言悦第一次出现在季家开始,到季彰给季言悦过八岁生日办的生日会魏婉没出席,魏婉的社交账号上从来没提过季言悦一个字,种种原因最终得出结论:季言悦是私生女。

  这个扒皮一出,瞬间就被顶到了热搜榜第一,后面跟了一个红红的爆字。

  评论里之前骂季言悦的人现在矛头都转向了蒋君博。

  “大家理解一下,理解一下,背靠大树好乘凉,这私生女长得也不赖,不亏不亏。”

  “原本以为博华还算是国产之光了,没想到老板竟然是这路货色[呕吐]”

  “太恶心了[呕吐][呕吐]”

  ……

  季言悦放下手机就给蒋君博打了电话,这件事必须尽快处理,不然必定会影响到博华接下来的几部剧。

  蒋君博以前就有一大票粉丝,网上之前为了宣传的照片也不少,现在出去被拍到又要引起新一轮的风波。季言悦几乎没在社交媒体上发过个人照片,被偷拍的照片也比较模糊,风险较小,所以就约了蒋君博家里碰面。

  季言悦也没想到,上午刚离开下午又主动去了。

  季言悦和赵凉到的时候,温源已经在蒋君博家里了。

  四个人坐在蒋君博家的沙发上,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季言悦看着蒋君博,已经没有早上那突如其来的妖精样,现在微微皱着眉,盯着面前茶几上的电脑好像在思考什么。

  这件事如果她没猜错应该不是魏婉干的就是季言清干的,因为她的原因牵连了蒋君博,季言悦觉得自己有必要道个歉把事情说清楚。

  “这件事是我牵连你了,抱歉。偷拍的人应该是季家的人。”

  蒋君博转过头来看向她,挑了挑眉问:

  “你怎么知道?”

  季言悦就把自己刚刚的猜测都说了一遍,蒋君博的脸色越听越黑,他没想到张欣之后,工作室还会发生这样的事。

  这事赵凉也是才知道,当即就要拍桌子去季家要说法: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奶奶的,都欺负到人头上了,走,言言,我们现在就通知你爸和季老爷子,我就不信了!”

  赵凉说着就要拉季言悦起身。

  “阿凉,你冷静一点,我们现在无凭无据,回去也只有被胡搅蛮缠的份,这件事也解决不了。”

  赵凉还是很生气:

  “那难道就看着她们这样欺负你吗?凭什么?你又不欠她们的!从小到大魏婉欺负你的还少吗?你忘了你为什么去学空手道了?”

  赵凉说完也不看季言悦,头转向一边。

  她就是气,谁愿意一开始就被冠上私生子的名头?这是她能决定的吗?从小在山沟沟里长大也就算了,好不容易回了家还是这样一个待遇。

  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人觉得罪名是连做的?

  就算这样,她现在也不拿季家一分一毫,除了过年几乎也不会季家,怎么这些人还是不肯放过她?

  季言悦抱了抱在一旁生闷气的赵凉,她知道赵凉是气不过,是想给她讨个公道,但是现在解决舆论风波这件事才是重点。

  不过她也想好了,赵凉说得对,她不欠她们的,这件事之后也该有个了断了。

  虽然现在问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温源觉得这件事还是得确定一下:

  “那个什么,看来这扒皮说的没错?”

  季言悦转过头,大方的点了点头开口:

  “没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