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开除张欣

彼间小温柔 延盏 3035 2019.04.20 11:05

  “道歉。”

  季言悦两只眼睛死死盯住张欣,就像是一条大蟒蛇盯住了自己面前的一只小青蛙,张欣被这个眼神盯了缩了一下头,但又想到死无对证,脖子瞬间就梗了起来。

  “你搞错了吧,我为什么要给你道歉?你恼羞成怒也不能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吧。”

  围观群众看张欣的眼神又不平了一分,看季言悦的眼神又不满了一分。

  季言悦现在根本注意不到周围,还是刚才砸笔记的样子。咬着牙看着张欣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道歉。”

  季言悦觉得她的怒气已经快到天灵盖了。但是在张欣看来,虽然季言悦这一口一个道歉,但是雷声大雨点小,更是让她确定季言悦压根就没有证据证明。说话也大胆起来:

  “季言悦,虽然你现在和我一样是《天下》的负责人,但是我希望你尊重我。”

  张欣的话让组内其他成员看季言悦的眼神瞬间染上了一层不屑,要论资历,论经验,这组里每一个人都高过她,原本她这负责人就是不服众,张欣的话就是导火索,直接点燃每个人心里的不甘。

  张欣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最好这次让季言悦在工作室众叛亲离才好。她原本只是想报一报上次大纲的不甘,让季言悦知道她自己几斤几两。没想到她自己送上门来,这可就怪不得她了。

  张欣这死不认账的样子,季言悦也不想耗下去了。张欣以为工作室没有监控就什么证据也没有了,但是真相总不会站在凶手那一边。

  季言悦绷着的脸色突然一松,唇角甚至带了一丝微笑。她已经给了两次机会,只是人家压根不想要。

  季言悦从兜里摸出手机,解锁,将音量调到最大,走到工作室人群正中间,点击开始,手机里立即流出季言悦的声音:

  “现在是第六集,前五集……”

  季言悦在和张欣开会的时候,怕内容太多自己来不及记,每次开会前都给手机开了录音,原本是用来开会之后整理,没想要还有这个用处。

  从手机里流出季言悦的声音那一刻,张欣开始慌了,她们会议的时间每次都长达几个小时,别人可能一时半会听不出什么,但是她知道,在这几个小时的录音里,她的声音可能都不会超过五分钟。

  季言悦把手机放在一摞书上,很明显录音的内容是什么,其他人可能还会有些懵逼,但是《天下》组的成员确是听得明明白白,季言悦说的明明就是刚才张欣在会议上提出的内容。

  季言悦站在张欣面前,将近170的身高俯视着张欣,气到最后现在季言悦已经不气了,现在录音明明白白放在这。

  “原本这些录音是我用来整理思路的,但是没想到还能派上这样的用场。张欣,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张欣也没料到季言悦还有这一手,局势顿时逆转,刚才全都看着季言悦的同事全都转向了张欣,很明显现在整个项目组的组员都看着她等着她给出一个解释。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冲着对文字的热爱,敬畏才选择了这条路,也是经过了时间的考验才能接着坚持留在这里。这里有些人已经能够在荧幕上拥有自己的姓名,但大部分都还是默默无闻的努力着。

  为什么?

  因为他们尊重手中的笔,尊重自己的姓名,不希望有一天自己名字的后面会是“抄袭”“垃圾”这样的标签。

  张欣的行为无疑是在挑战这里所有被称为编剧的人的底线。

  原本一直沉默的组员终于看不下去了开口:

  “组长,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不都是刚才您说的?怎么现在都是季言悦的声音了?”

  “张组长,解释一下吧。”

  靠在墙边蒋君博也看着张欣,他原本只是觉得张欣时间久了有些嫉妒新人倚老卖老,摆正心态纠正过来就好了,没想到她犯下这样的错。

  蒋君博的脸色有些不好,他对博华的各个方面都宽松不代表什么都能容忍,抄袭是大忌,每一个进工作室的人都应该知道在他这里抄袭的后果,既然张欣敢做,那她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蒋君博看完张欣把目光转向季言悦,她明明有证据却没有打断会议立即揭穿张欣,为自己争辩,为了什么蒋君博也明白。也正因为明白他才有些佩服小姑娘,没有完全被怒气左右,结束之后甚至给了张欣道歉的机会。面对死不悔改的人也有对付的手段。

  蒋君博忍不住在心里给季言悦点了个赞。

  此时全场静默,都在等张欣给一个解释。

  原本还为自己扳回一局而自得的张欣一下子面对这么多人审判的目光,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没什么好说的。

  张欣看着面前一张张严肃的嘴脸,内心的声音达到了顶峰。

  事情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对了,都是因为这个新来的毕业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毕业生,竟敢爬到她的头上,她才是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

  讨论的结果就是她的结果!

  张欣:“什么她的!这是共同讨论的结果,我作为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讨论的结果就是我的结果我作为最终的发言人有什么不对?季言悦别以为有点小心思就能在这行吃香的喝辣的,我告诉你这行的规则多着呢!”

  张欣的话已经变相承认了自己刚才在会上讲的话其实都是季言悦的观点,录音也没必要接着放了,季言悦关掉手机,绕过张欣,弯下腰去拾起了地上自己毛了边的本子。

  季言悦:“张欣,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这个行业的翘楚,相反我时时刻刻都在问自己是不是配得上编剧这两个字。所以我尽我所能想去讲好这个故事,我相信这个工作室的每一位都抱着这样的想法。但你呢,你从来没想过这个故事怎么样,你的脑子里只有怎么让我出丑,你完完全全丧失了一个编剧基本的职业道德!所以你必须道歉,向我道歉,向整个项目组道歉,向编剧这两个字道歉!”

  这是季言悦进入工作室以来说的最长的一段话,她本来不想这么啰嗦,她的目的就是要让张欣道歉,非常正式的向她道歉。并不是说道歉能挽回什么,伤害已经造成不可挽回,尽管如此被伤害的人依旧需要一个公正,一个仪式化的公正,以证明白永远不能被黑掩盖。

  但是看着工作室这么多人或者说这么多编剧的眼神,她又觉得,仅仅向她个人道歉是不够的,她的行为侮辱的是编剧这两个字,是编剧这一个行业,所以忍不住多啰嗦了两句。

  张欣本来就因为局势突然逆转的怒不可揭现在又是被当面批判更是觉得颜面丢尽,现在道歉这岂不会是她一辈子的黑点,她绝不会道歉。

  张欣看着季言悦,她就算不道歉又能怎么样?项目会议已经通过,就要正式进入大规模的创作阶段,这个阶段蒋君博是绝对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她走了项目会垮掉一角,进度就是最大的问题。

  打定了主意的张欣正要说话:

  “我就……”

  还没说完,就听见身后一直倚着门框没动的蒋君博的声音:

  “你也不用道歉了,明天不用来上班了。这个月工资和遣散费去待会儿去财务那里领一下,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蒋君博路过张欣,看也没看一眼张欣震惊的眼神,面向工作室的各位开口:

  “我不给博华的各位设置上下班固定时间这种条条框框是不想限制大家的自由,这是个自由的行业但不代表博华没有底线。我不希望博华还会发生这样触及底线的事,从今天开始《天下》这个项目由我接手,季言悦副手,希望大家加油。”

  蒋君博话说完张欣似乎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不敢相信,蒋君博刚才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她开除了??她在博华这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就因为这点小事就把她开除了?

  张欣转过身来想拉住蒋君博的手腕,却不知道蒋君博是故意还是无意识的向旁边侧了一下,这一拉就捞了个空。

  蒋君博更是一步都没停的回了办公室,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张欣。

  其他人也都被蒋君博的说一不二震惊了一下,但既然老板已经发话了,他们也没必要在说什么,各自转头忙自己的去了。

  季言悦也没想到蒋君博突然来这一下,违心的道歉她也不想听了,这一次开除就已经是最好的交代。

  时间宝贵,季言悦也不想再啰嗦,径自回了自己的座位,坐下之前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办公室里聚精会神盯着屏幕的人,原本就已经是天天加班的境地,再突然加上《天下》这个项目……

  工作室重新恢复了安静,所有人都低头忙着自己手上的事,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有张欣一个人被扔在座位前。

  她从来没想过嫉妒心的代价是她的工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