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不会难过?

彼间小温柔 延盏 3148 2019.04.30 11:05

  今天魏婉给管家,佣人都放了假,现在在季家别墅的只有他们四个人。

  一直没说话的季彰也终于开了口。

  “住口,阴阳怪气的说什么话。”

  季彰的话一出口,原本低垂着眼的魏婉立即抬起头来,挑衅的看了季言悦一眼,季言悦在那一眼里看到了“你以为他会帮你说话吗?”。

  季言悦唇线抿成一条,眼皮垂了垂,视线从季言清身上冷冷移到季彰脸上。

  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的事。

  话出口,季彰似乎也意识到有些不对,掩饰的干咳了两声,放缓了声音重新开口:

  “言悦,偷拍你这件事确实是过分了,为这件事我也好好找你魏婉阿姨谈过了。”

  魏婉的表情一僵,抬起眼狠狠看着季彰,他真要这么干?!

  季彰知道这件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开除了她的私人助理,作为季彰的正牌夫人,魏婉曾经也是占有季氏5%的股份的大股东,当然是这件事之前。

  季彰像是没看到魏婉的僵硬,接着向季言悦开口:

  “原本魏婉在公司的3%的股份会转到你名下,算是对这件事的补偿,你也不要再计较了。”

  “不行!”

  季言悦还没开口,魏婉就厉声叫了出来。

  “她没资格拿季氏一分钱!我不同意!”

  这句话触了季彰的逆鳞。

  季彰“啪!”的一掌拍在桌面上,吓的一旁的魏婉缩了一下。

  人到中年的季彰没有了一开始季言悦见到时的那股子张扬气,张扬气这些年都被收了起来,现在的季彰眼角已经有了细纹,往哪一坐都自有一股威严,让人不敢靠近。

  “闭嘴!这季氏是姓季还是姓魏?”

  魏婉被季彰这一下吓的不轻,顿时不再说话。

  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季言清还算冷静,也开口劝季彰:

  “爸,3%是不是有点多,季氏突然新增一位股东,还突然持这么多股,其他股东们会不会有意见?”

  对于季言清,季彰从来不会发火,就算有脾气也会顾虑她的身体,不会爆发。

  “股东那边我来解决。”

  说完眼风也落下季言清身上补了一句:

  “你最近也在家休息休息,公司暂时不用去了。”

  季言清正要开口的神情一僵,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季彰,季彰却没有再看她。

  季言悦全程没说一句话,只是抱着胸看着他们争来争去的讨论这个似乎她已经认同了办法。

  这些人,还真是自我意识过剩严重的很呢。

  季言清张了张口,刚说了一个:

  “爸……”字就被季言悦的声音打断: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季氏股份了?”

  季言悦话一出口,三个人的视线全都聚焦她身上,沉默一秒之后几道声音同时开口:

  “她不要股份!”

  “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想怎么样?”

  季言悦也收起看戏的神情,先是看了一眼季彰,随后从椅子上站起来,右手食指伸出指向魏婉。

  这几个动作加起来不超过两秒钟,但看在季彰眼里像是放了慢动作,他看着季言悦的表情一帧一帧的严肃冷漠起来,再一帧一帧的从椅子上起身,伸手指向魏婉。

  季彰作为一个商人的直觉向来是很准,看着季言悦的神情,他突然觉得如果接下来他反对了她的话,自己很可能会就此失去这个女儿。但是多年以来的控制欲又不允许任何人不接受他的话,就算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女儿。

  也,不,行。

  季言悦食指戳向魏婉,声音平静的像是在说“我要出去买个菜”的开口:

  “我要她,公开向我道歉。”

  魏婉沾着假睫毛,画着一丝不苟眼线的眼睛猛地瞪向季言悦,一句“什么”还没叫出来,季言悦食指的方向就换到了季言清的方向。

  “还有她。”

  她要季氏总裁夫人,季氏大小姐,现任总经理公开向她道歉!凭什么她们可以做着豺狼的勾当,然后顶着一张端庄优雅的皮就可以万事大吉?她不要钱,她要一个清清白白,坦坦荡荡!

  以前她未成年,没能力没资格和他们谈什么公正清白,但是这一次,她不会再忍气吞声。

  她要揭豺狼的皮,露豺狼的骨。

  “什……什么?”

  这次是连季彰也愣一下,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几乎是脱口而出:

  “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要她们公开给我道歉,不用给我季氏的股份,我只要她们道歉。”

  季言悦看着季彰把自己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季彰确定自己面前的人不是在开玩笑,再次“啪”的一声拍在桌面上,连面前的白瓷餐盘都震了一下,季言悦却还是刚才那副样子,没有一点退让的意思。

  季彰也站了起来,浑厚的声音像是动了真怒:

  “公开道歉?你知不知因为你这件事季氏信誉受损损失了多少,你是嫌季氏损失的还不够多是不是?!”

  季彰像是一时被气狠了,抬手按了按太阳穴,开口又接着说:

  “是我太疏于对你的管教了,原以为你小时候受了苦,不想你受桎梏,不让你管公司的事,做自己想做的,才让你现在什么也不懂!从今天起,你也不用再去那个什么工作室了,给我回季氏,好好学学道理!”

  季彰话说完,季言悦听见自己心里最后一根和季家连着的线,断了。

  这次轮到季言悦默了一会儿。

  季言悦把一直放在一边的小盒子拿上桌面,抽掉上面的丝带,掀开盖子,四边支着的面也倒了下来,露出一面一顶小小的王冠。

  除了季言悦,其他人都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看着她。

  季言悦看着季彰,破天荒的叫了一声:

  “爸。”

  “你可能不记得这个王冠了,这是我八岁生日那年,你当着所有人的面对我说祝我们言悦小公主生日快乐的时候亲手给我戴上的。那一刻我是真的把你当成了我爸,我想虽然有点艰难,我也终于要有一个家了,虽然还不知道妈妈是谁,但至少从今以后我就有爸爸了。也可以像其他小孩一样,犯错了会挨打,得了第一名会有奖励,会有人带我去游乐园,有人和我说我们言言真漂亮。可事实是,那晚生日之后,在所有人都称赞季总真是一个好爸爸之后,我所想象的,什么也没发生。只是比在山里住的房子大了一点,只是不用饿肚子了,我还是那个没人要的小孩。后来我明白了,因为我只是你犯的一个错误,虽然对我或许有那么一点愧疚,但是一想到我是你完美人生里的失误那点愧疚似乎也成了厌恶。但是尽管如此这个王冠我一直留着,舍不得丢,我始终还是想与你有那么一点微末到我也要怀疑到底存不存在的联系。”

  季彰的眼神放在面前小小的王冠上,像是在回忆什么。

  季言悦顿了顿,重新开口:

  “但是,现在,我把它还给你。从此以后我不再是季氏季言悦,你也不用再对我感到愧疚,道歉就当我是随口说说,感谢你这几年的资助,从今天起,我只是一个恰好姓季的路人甲,再见。”

  季言悦一口气说完,仰了仰头,没在等季彰回复,拎起包,转身大步踏出了大厅。明亮的大厅在季言悦的脚步下,一步一步,越来越远,她像一个勇士,奋不顾身的踏进黑暗,绝不回头。

  而那光明之处的人似乎都没反应过来,一室无言。

  季彰的直觉灵验了,他真的失去了他的小女儿,现在,此刻。

  季言悦一步都没停,一口气走到了季宅的门口,忍住摇摇欲坠的水汽,掏出手机,发出那条已经编辑好的文案,从此以后,她真的只有一个人了。

  收回手机那一刻,季言悦突然觉得,这夏夜的风怎么这么冷,冷的她打颤。

  再抬头,季言悦看见几十米远处,昏黄的路灯下靠车站着一个欣长的人影,那人也在看着她,随后,缓缓张开了双臂。

  积了满眶的泪水终于不受控制的占据了整个脸颊。

  这一刻,她只想向着那个怀抱飞奔而去,每一步缩短的距离,夏夜的风似乎也在渐渐回暖,让她重新找回了体温。

  为什么,他总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恰好在。

  季言悦扑进蒋君博怀里那一刻终于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像洪水决堤,瞬间就浸湿了胸前的短袖。

  季言悦像是要把之前欠着的眼泪一次性流完,怎么也停不下来。季家再怎么可恶也是和她藕断丝连了十几年,打断骨头连着筋,把王冠推出去那一刻,她的心也像是中了一枪,疼的差点要说不出接下来的话。

  蒋君博也没问为什么,只是一下一下抚着季言悦的背,用身子整个把她挡起来。原本他是想告诉她之前上诉的事有了新消息,但是发消息,打电话她都没有回应。他知道季言悦怕他随时会有工作上的事找她,他的微信一直是季言悦的微信置顶,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最近事情发生的太多,意外一个接着一个,他怕又遇上了什么危险,赶紧打电话给了赵凉,好在季言悦回去之前似乎和赵凉提起过,蒋君博这才放心。

  但是放下手机在沙发上坐着的时候,脑子里又出现那次季言悦在酒吧喝醉说自己没有家的样子,最近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每一件似乎都和季家有点关系。

  等他再反映过来,就已经在开往季家的路上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延盏

延盏

呜呜盏盏也想要一个需要的时候恰好在的男朋友

2019-04-30 11: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