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回家

彼间小温柔 延盏 4229 2019.04.13 11:05

  季言悦一连在医院住了几天,烧是退干净了,但因为之前烧的温度实在是太高,亏的是季言悦有些底子,因此医生也是嘱咐了一定要好好休息,好好补一补身体。

  当然,季言清半夜三更来过一次之后,季家也是知道了消息,季老爷子更是不由分说的派了几个人去,说什么也要把季言悦带回季家修养一段时间。

  “言言,我这就走了啊,你一个人回季家小心点啊。”

  “好。”

  季言悦坐在一边看着一步三回头的赵凉实在有些好笑,他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二十几岁的人了,回个家还不会么,又不是去什么财狼虎豹窝。

  不过那地方也算不上什么好地方就是了。

  “言言,你路上要是……”

  “老妈子来电话啦,老妈子来电话啦……”

  啧,赵凉的话还没说完,刚歇下去没几分钟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不用看手机就知道又是经纪人再催赵凉去赶通告,这两天赵凉频繁的往医院跑,欠的债已经把原本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现在是恨不得把赵凉掰成四瓣来用。这短短五分钟就已经打了四个电话的,虽然被赵凉挂了三个就是……

  “阿凉,你快走吧,你再在我这待下去,我怕下次见乐哥的时候他会打断我的腿。”

  “他敢!”

  赵凉美目一瞪,随即挥挥手,也不再耽搁,这次是真走了。

  看着赵凉的背影在拐角处消失,季言悦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垮了下来。

  如果可以,她宁愿回自己的小窝里待着。但是看着手机上34个季爷爷的来电,还是深吸一口气,点开手机通讯录播了一个号码。

  “唐叔,我跟你回去。”

  “好的,二小姐。”

  季言悦这准备回家,蒋君博也终于接到了温源的电话。

  “怎么样?”

  “季氏是最近十几年才起来的企业,没那么多盘根错节的势力,好查的很。”

  “讲重点。”

  “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季家人没人做过手术,大小都没有。”

  对面的人明显沉默了几秒,才简短的回答了一句:

  “知道了。”

  蒋君博挂了电话,一言不发的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难过吗?好像也没有,沮丧吗?或许一开始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答案也说不上太沮丧,就是有一些泄气和无力。

  追寻一个东西太久,费劲了力气和心机,终于看到一点渺茫的希望,随即身边又突然出现了和线索有关的东西,下意识里就将这件东西当做是长久以来崩溃和等待的馈赠,虽然理智告诉他这不是,哪有这么巧,但好像就是希望,等待到此结束。

  蒋君博看了看桌面上的名片,抿了抿唇,随手一抛,准确无误的掉进了垃圾桶。

  季言悦坐在后座看着车子驶进了季家大门,脸上却是没几分开心。直到看见站在花园凉房里浇花的爷爷眼角才带了几分笑意。

  一下车就直奔凉房而去。

  “爷爷。”

  原本正在浇花的季卫一听见声音就知道是自己心肝孙女回来了,正想撂了水壶回头,就被人从后背抱住了。

  “爷爷,我想死你了。”

  满心欢喜的白发老头,佯装生气,拍了一下自己背上人的手开口:

  “想我你一年到头的不回家?这次生了这么大的病要不是你姐姐知道了告诉我,你是不是也打算瞒着我?你这丫头,也就嘴上好听。”

  季言悦听到季言清的名字眼神的晦暗一闪而过,转到季老爷子面前,挽着季老爷子一只手臂使出撒娇大法:

  “爷爷,我坐了这么久的车都饿了,不如我们先去找点吃再说别的吧。”

  季言悦的撒娇对季老爷子一向有用,季卫一敲季言悦的头,开口:

  “走吧,早让人给你煲好了你最爱的银耳莲子羹。这次回来可得好好养养,你看你这脸色黄的。”

  “就知道爷爷最好了,走吧,走吧。”

  季家的宅子占地不是很大,也就是一幢别墅加上前后各一个花园,别墅里的装修都是欧式风格,并且大面积的使用了白,蓝两个色调越发显得清冷,再加上主人又经常出差,更是没什么人气。

  老爷子不喜欢这种装饰,没什么事也不会自己呆在这,所以爷孙俩进来门压根就没往客厅看,直接转向了餐厅,刚拐过弯就听见背后传来一道声音:

  “过来。”

  季言悦一听见这个声音,身子下意识的一僵。顿了一下这才转过身来,走向客厅。

  “您也在。”

  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一头大波浪的卷发,身上是量身定做的及膝长裙,两只手交叠在膝盖上再加上精致的妆容保养甚好的皮肤,不说话还真有几分端庄典雅的样子。每次季言悦看到魏婉就会想起季言清那一身端着的架子,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只是,装出来的典雅端庄装的再好,也是只得其形不得其神。

  魏婉看着面前的季言悦,原本就有些严肃的神情更是阴沉起来。

  “季言悦,你是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啊。半夜三更把你姐姐叫到医院去,你是不知道你姐姐动过什么手术?还想嫌她活得太长了,挡了你的道啊?啊?”

  季言悦没说话,也没低头,就和魏婉隔着一个茶几站在她对面,俯视着她。

  其实那天她昏迷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其实那天她不知道赵凉担心她会出事给季言清打了电话,其实她一点也不在乎季家的财产也没想过要争什么……

  若是在从前面对这样的指责,季言悦一定会据理力争,想要说清楚真的事情,还自己一个清白,但是再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后,现在她只想快点结束这件事,其他的,随便吧……

  原本还想再说几句的魏婉看着一言不发的季言悦,心里火气越来越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原本张牙舞爪的小兽不再龇牙咧嘴的乱叫,也不再挥动爪子乱挠,完完全全变成了一只小猫,不说话,不反驳,随你怎么说,可是她越这样魏婉的火气就越没地方发,最终所有的话都并成了一句话:

  “杂种就是杂种,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十四年前:

  “季彰你凭什么把她带回来?季彰你怎么敢把她带回来?季彰你有什么脸把她带回来?季彰我告诉你我永远不可能承认她,就算清儿明天就死了我也绝不会让她抢走季家的一丝一毫!季家的大小姐永远只能有季言清一个人!你不要什么杂种都往家里带!”

  这是季言悦第一次听到杂种这个词,尖锐刺耳,伴随着面前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声。这是她被季彰从大山里接回季家的第一天,连打满补丁的衣服都还没来的及换下,光着脚站在富丽堂皇的客厅一角,怀里抱着在大山里养了她七年的爷爷的骨灰。

  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杂种”这个词的真正意思,但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面前这个女人对她的厌恶,如果不是季彰在场,或许花瓶砸向的地方不是地砖而是她的头了。小小的眼睛里盛满了恐惧和害怕。

  这也是唯一一次季言悦见到魏婉不端庄的样子,披头散发,脸上的妆被眼泪一冲全都糊在了一起,半个身子摊在地下,半个身子趴在沙发上,脚边还有一摊又一摊碎瓷片,像个垂死挣扎的妖怪。哭累了的魏婉就这样摊在地上,突然开始低低的笑着,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季言悦,像是下一秒就会扑过来吃掉她……

  “够了!”

  看着魏婉闹了这么久一句话都没说的季彰终于看不下去出口阻止了魏婉。季彰西装革履的背对着季言悦,季言悦看不到季彰脸上的表情,对于季彰季言月没有过多的感情。这个男人突然出现,说他是她的爸爸,把她从大山带到了这里,所有的这一切都发生在几天之内,七岁的季言月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站在了这里。只是她有点不明白,现在爸爸有了,那妈妈呢?不会是面前的这个女人。

  魏婉发了这一通脾气,季彰一直都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站在一旁,不答应也不反驳,像是打算站成一座雕像,只有在听到杂种这个词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季彰这句话像是另一个导火索,原本已经消停下去的魏婉,再次怒目圆瞪,“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直起身来,一撩垂在两边的头发,开口:

  “我像什么样子?我像什么样子!季彰你说我是什么样子?!我费尽心思打扮,保养,我学这个礼仪那个礼仪,穿什么衣服,梳什么样的头发全都按照你的喜好来,可是结果呢?我和那些膀大腰圆的黄脸婆有什么不一样!你们男人永远都是想偷腥的猫。”

  嘶吼完这些,魏婉像是一下子恢复正常了,站起来,仔细穿好高跟鞋,将头发梳顺,理好褶皱的衣服,擦掉眼泪,头顶水晶灯闪耀着耀眼的光打在魏婉脸上,影影绰绰,就连魏婉的眼神都显得不明了起来。收拾好一切,重新变回优雅一姐的魏婉抬头挺胸直视着季彰冷冷的撂下一句:

  “季彰,我绝对不会和你离婚的。”

  任由高跟鞋踩在满地的碎瓷片上转身离开了。

  路过季言悦的时候甚至还对她笑了一下。

  “杂种永远都只能是杂种。”

  季言悦没想到,后来这个词会一直出现在她的生命里,一直,一直,就连噩梦里也不放过,像是要一直缠着她一辈子似得。

  因此就算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季言悦还是没办法对这两个字心平气和。

  季言悦皱了皱眉,努力说服自己把握紧的拳头放松。她不想把力气浪费在这些吵架上,无论她说什么,魏婉都还是那副样子,没意义。

  “魏婉!你只知道言清,你知不知道言悦半夜高烧昏迷,没办法才通知了季言清。再说了言清的手术已经过了四年,你要是真心疼她,就不该让她再担着副总的担子!”

  站在一边的老爷子看着不过去出了声,对于自己儿子搞出来的这懊糟事,他是真的不想理,平时他们两夫妻怎么吵他都不会插一句话,只是心疼自己这两个孙女,一个先天性的心脏病,废尽了心思吃尽了苦才保住一条命,一个从小流落在外过了七年孤苦无依的日子,哪一个老爷子都舍不得,可偏偏就是不对头,季言清有魏婉护着,那他就护着季言悦。

  魏婉倒是没有一点尊重老爷子的样子,还是那一副样子坐着眼神鄙视,轻哼了一声:

  “她不担着谁担着?这个小杂种吗?”

  “你……”

  季老爷子还想在争辩几句,被季言悦拉住了袖子,一直没开口的季言悦看着魏婉开口:

  “我会让赵凉删掉季言清的联系方式,当然我也会删掉,以后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爷爷,走吧。”

  她没心思一直在这种事上纠缠,当初她们的联系方式都是在季爷爷的要求下才加的,正好趁现在撇清楚关系。她不想让季爷爷也跟着她难堪,说完这句话就挽着季爷爷的胳膊离开。

  她就知道,不该回来。

  陪着季爷爷喝了一碗银耳莲子羹,又下了一下午棋,眼看着天就擦黑了。原本是答应了爷爷要回来住两天的,但发生了刚才的事,季言悦实在不想在饭桌上还要装着和睦一家的人的样子,对她来说太恶心了。

  “爷爷,天黑了,今天我就先让唐叔送我回去吧,下次我再来陪您下棋。”

  季爷爷把旗子往盒里一扔,佯装不高兴开口:

  “不是说好留下来住的?”

  “爷爷,我都好几天没回家了,再不回家小乔就要饿死了,您总不忍心她饿死吧。”

  季言悦再次使出撒娇大法,她知道季爷爷最吃这一招了。小乔是季言悦养的猫,因为总喜欢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美妙的猫姿,感觉自己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就被季言悦起了这个名字。

  自己的孙女季爷爷当然也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勉强,叫唐叔装了今天下午的银耳莲子羹给季言悦带上就让她回家了。

  季言悦拎着东西回到家里,给小乔倒了猫粮,原本是打算睡一觉的,但是看着小乔“吭哧吭哧”吃着猫粮的样子,季言悦却突然站起身来重新拿起钥匙,出了家门。

  现在的天已经完全黑了,N城的空气一如既往的闷热潮湿,季言悦翻出手机翻到之前赵凉给她发的酒吧定位。

  她不是个脆弱的人,但有时候还是会想念酒精的味道。

  夜色里,季言悦推开了Double的大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