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高烧

彼间小温柔 延盏 3175 2019.04.09 11:05

  蒋君博走进一看发现位置上并没有人,只有桌上的灯和电脑亮着。他记得这位置是……季言悦?

  蒋君博脑海立即闪现出小姑娘在酒吧拎着酒瓶子打人的画面。

  蒋君博回忆的同时瞄着屏幕上正打开的文档。

  《天下》感情线——季言悦

  蒋君博的手指搭上鼠标上下滑动起来,一边看一边习惯性的给出评价:看得出来架构者

  确实是下了一番功夫,也确实有过一些经验,整个看下来非常流畅,两个人的情感变化也写的很细致,情节方面也有一些小亮点。可以说是一份很正规的感情线大纲,优点是这个但同样缺点也是这个,因为太常规而看不出个人风格,这是最保守的写法也是最让人记不住的写法,没有特别明显的风格,不会让观众注意到这个故事的作者,甜和非常甜,虐和非常虐之间,不被记住和记住之间的差别。

  这边“偷看”完了东西手指正打算离开鼠标,就听见“咣当”一声,伴随着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吓的蒋君博手指一抖差点点了文档右上方的×。

  而在茶水间的季言悦也没想到自己这次头晕,晕的这么严重,连倒杯咖啡也晕晕乎乎的,还把杯子打碎了。

  季言悦一边头昏脑涨的胡思乱想一边徒手就想去收拾残渣,手刚拈起一块玻璃,就被身后突如其来的一声:

  “住手!”

  吓的手一滑,玻璃碎片掉下去的同时划伤了手指,鲜红的血珠瞬间溢了出来。十指连心,季言悦皱了皱眉,一个“嘶~”的声音还没发出来,来人也走到了季言悦面前。

  季言悦一愣,声音成功被堵在了喉咙口。

  没想到在这个点这个情况下再次尴尬的面对面。季言悦现在脑袋迟钝的只有本能,本能觉得:

  哎,怎么每次她出点什么事都能碰见蒋君博。

  她老板不会和她八字相克吧,这可不行,她想着以后能成为知名编剧呢,可不能被他克着。

  季言悦脑袋晕晕的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把手指伸进嘴里嘬了两口就想算是处理过了。忍着头晕重新蹲下准备收拾残局一边开口:

  “抱歉,一时失手,我马上收拾好。老大,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控制不住向前栽去,眼看就要整个脸栽在碎玻璃上,这栽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在往下倒的这一秒内,季言悦的内心的烦躁开始巨大化,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为什么她就是看不出来?有一秒甚至都不想躲,扎就扎吧。但大部分的理智还是让她挣扎着尽量往旁边倒,同时还要让开手的位置,毕竟是吃饭的家伙随便伤着了可不行。

  蒋君博站在面前看着季言悦咬着牙涨红了脸挣扎着想要倒向柜子一边,也开始有些烦躁:

  “她怎么又自己硬抗?!”

  明明知道他就在面前,开口叫一声,让人帮她一下很难吗?逞什么强?

  看着马上就要倒下去的季言悦,蒋君博猛地一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把人拉起来,他这一下带着点薄怒,用了点力,季言悦的胳膊上立即就印上了五个手指印。

  同时这边刚接住人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就感觉到掌心接触到的皮肤温度高的吓人。再仔细一看面前的人,面色潮红,被扶起来还要扶着桌边才能勉强站住。

  估计他再晚来一会儿她就是熟了。

  季言悦摇了摇头,想要减轻一点头晕的感觉,开口:

  “谢谢……”

  刚才蒋君博没注意,现在发现了她的不对劲才注意到,这声音哑的不像话,要不是他站的近估计就听不见她这声谢谢了。

  蒋君博眉色一沉,好像又想起很多年前某个人不顾身体玩命工作的样子,可是后来呢?结果怎么样了?刚才的烦躁迅速变成一股无名火在肚子里窜起来。蒋君博一捞季言悦的腿弯,不容拒绝的直接将人打横抱起来往外走。

  这面色潮红的都快像猴屁股了,发烧发成这样还不知道去医院?

  还剩最后一丝意识的季言悦感觉到蒋君博把她抱了起来,她已经很多年没和别人有过肢体接触,更别说是这样亲密的姿势,下意识的就要挣扎,只可惜她现在浑身乏力,推也推不开蒋君博钳子是的手,刚扭了扭身子就听见上面传来冷冰冰的声音:

  “想把自己烧死就直说,再动没人给你收尸。”

  这个时候的季言悦根本没有脑子来思考他的话,只是出于本能的还想挣扎,只是,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别的动作,这最后一丝意识也终于撑到了头。

  季言悦头一歪,靠在蒋君博怀里,彻底晕了过去。

  季言悦这边晕的人事不省,啥事也不管,蒋君博的电话却是一个接着一个。出来的匆忙,季言悦的手机落在了公司里。

  他和季言悦不熟,唯一知道的就是上次在酒吧一起过生日的赵凉,他没有赵凉号码只好打电话给了温源。

  “呦~今儿什么风啊,日理万机的蒋老板怎么给我打电话了,上次的事有消息了?”

  “季言悦生病了……”

  “这是哪位啊?她生病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有没有赵凉号码?”

  “……”

  “联系赵凉,告诉她季言悦高烧昏迷,在第一医院。”

  嘟嘟嘟嘟……

  我有说我知道吗?

  温源听着手机里的忙音,无奈的翻出通讯录。蒋君博没猜错,他还真有……上次在酒吧赵凉走之前去结卡座和酒的钱,温源大手一挥表示都是朋友,不用钱,要是实在过意不去那就留个号码,以后可以一起喝酒。

  后来,两人确实也在一起喝过酒,那天温源送赵凉回家还被狗仔拍到了,闹得满城风雨。

  第二天就闹得当红模特赵凉夜会神秘男子。

  当红模特赵凉夜间与神秘男子楼下私会。

  就连温源手腕的手表都被人扒出来是XXX牌子XXX价格。

  神秘男子竟是不知名富豪?!

  ……

  甚至有些赵凉的无脑“男友粉”在网上恶意攻击温源,什么难听骂什么,总结就是一句话“赵凉是我(们)的,你算什么东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大概唯一庆幸的是那天晚上赵凉门前的路灯坏了,温源整张脸都和黑夜融为了一体,看不出一丝一毫。

  为这事,赵凉特地找他道了歉。这事温源不太在意,赵凉却不能不在意,且不说她和温源才刚认识就让人因为她遭受网络暴力,就算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季言悦被人这么说,赵凉也不会缩在一边。

  赵凉表面放荡不羁,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做,但实际上骨子里最是义气,“老子的人,你左手欺负的就砍左手,右手欺负的就砍右手。”用季言悦的话说赵凉这样的人放在古代应该是个行走江湖的剑客。

  这事一出来赵凉就立即在微博说明了原因始末,并解释清楚温源只是普通朋友。并且申明当时并不是工作时间,狗仔这样的行为已经属于泄露他人隐私,要求狗仔立即删除照片并向温源道歉。

  一天之后,嚣张的狗仔不仅没有道歉,照片也依旧堂而皇之的挂在首页置顶。完全不把赵凉的话放在眼里。

  没想到第二天赵凉直接一纸诉状将人告上了法庭,好啊,不想道歉是吧,那就法庭见。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和你耗,这事不能善了了。

  被人偷拍这事再娱乐圈已经是多如牛毛,大家也就都认为公众人物被跟拍偷拍窃取隐私是应该的。而许多明星为了自己的前途,形象以及多方面的利益也很少有站出来直面反抗的。

  赵凉这雷厉风行的一手诉状,越过警告,越过工作室申明,直接将人送上法庭,非常明确且严厉的要维护自己和温源的权益。原本吃瓜的群众却突然一阵叫好声,浑浊了太久的河流,突然出现了一股清流不免得让众人眼前一亮,忍不住拍手叫好。

  在这件事上群众压力是一部分,工作室内部也一直有人劝赵凉想清楚,现在是赵凉的事业上升期,为了这件“小事”有些不值得,这个圈里哪个人没传过点绯闻。但最终还是在赵凉生气发火之后才发了诉状。

  只有温源,从头到尾都是支持她的决定,用他的话来说“这样的事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不让他们知道你不是好惹的他们就会一直惹下去,这帮人就是网络上的泼皮无赖。”

  也因为这是两人成了实打实的“网友”只聊天不见面。

  但温源发誓这件事他绝对没有告诉过蒋君博,不知道这个他是怎么知道的。

  蒋君博内心:你这都上热搜了,我想不知道也难啊,别人看不出来是谁,我还看不出来??

  温源接到蒋君博的电话之后,立即就给赵凉打了电话,原本已经半梦半醒的赵凉一听见季言悦在省第一医院昏迷,立马清醒过来。胡乱扯了衣服就奔出了门。

  一边奔一边想:季言悦自从练了散打之后八百年不生一场病,现在倒好,一生病直接昏迷。这不是要急死人么。

  出了这么大的事,肯定要告诉季家人,万一需要手术什么的,她做不了主。但赵凉一想到季言悦那个季家就头疼。她现在只有季言清也就是季言悦同父异母的季家大小姐的联系方式,再怎么讨厌,这血缘关系终究是抹不掉的。

  想到这,赵凉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蓝牙电话。三声之后,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嗓音轻柔的女声:

  “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