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彼间小温柔

延盏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4.02上架
  • 14.00

    完本(字)

1205位书友共同开启《彼间小温柔》的现代言情之旅

学徒甘国阳 见习蚊砸一只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你在这里

彼间小温柔 延盏 2502 2019.04.02 15:30

  七月底的N城,闷热潮湿,灼热凝固的空气舔舐着身体的每一处像是要榨干体内最后一滴水。

  季言悦将自己的脚踏车架在一边,随意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将车篓里的花束拿出来,抱在怀里。今天的季言悦简单的黑衣黑裤白鞋,手上捧着一束白菊花一步一步走在台阶上,眼光随意一转就已经准确找到了位置。

  今天是季言悦爷爷的忌日。

  十四年前,季言悦的爷爷因为肝癌去世。当时的季言悦只有七岁,小小的身子站在土炕前,看着面前双眼紧闭面庞消瘦的老人,尚不知道死亡的含义,只是一下一下用手摇着老人枯瘦的手指,希望以此来唤醒一直在偷懒睡觉的人。

  只可惜无论她怎么摇,原本从来不懒床的爷爷就是不起来,早饭也不做,午饭也不做,晚饭也不做。饿了一天的季言悦只好趁着太阳还没落山跑到山路尽头的另一户人家,喊来大娘帮他一起叫爷爷。

  但是大娘也没叫醒,只是告诉她“你爷爷死了。”

  “大娘,什么是死了?是还要再睡一会儿吗?”

  大娘摇摇头,留下两个烧饼,就离开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小土房。山里人,谁家也没有多余的钱来发善心,留下两个烧饼已经是仁至义尽。

  后来的几天季言悦就靠这两个烧饼和剩下的几个山芋过活。还好老天没有打算这时候就带走季言悦。

  第五天,一个开着轿车,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了小土房里。不仅告诉了季言悦什么是“死了”并且告诉她从那天起,她就是季家二小姐了。

  今天是她做“季家二小姐”的第是十四年,但是每一年的今天她都会雷打不动的带着一束白菊来看爷爷,今年也不例外。

  头顶上的乌云已经开始一点一点聚拢,刚到这里时压抑的闷热也被渐渐变大的小凉风吹散。

  季言悦将手中的白菊放在墓碑上的照片前,就这样蹲在墓碑前看着照片上的人绽开一个笑容。

  “爷爷,我来看你了。言言就要毕业了,最近就要去博华工作室实习……”

  一年一次在爷爷的墓碑前絮絮叨叨似乎已经成了季言悦的习惯,她性子内敛,从小到大除了一个赵凉身边就没什么其他朋友。可是有些话就算是赵凉,季言悦也从没提起过。

  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季言悦瞥见她的斜上方也站着一个人。今天不是清明,来公墓的人很少,现在出现在这里,估计也是今日的忌日。

  从背影只能看到匀称的身材,干净利落的短发,合体的黑色衬衫塞在同样黑色的长裤里,裁剪得当的西装裤很好的衬出男人修长的腿型,明明该是一副优雅矜贵的样子,但季言悦却觉得背影透着巨大的悲伤,不是释怀是放不下的悲伤。引得季言悦停了下来。

  眼中的人手中捧着一束白玫瑰,微微含着胸低头看着面前的墓碑,几次想把臂弯里的玫瑰放下去,却又几次收回手臂,像是在犹豫又像是在隐忍。

  季言悦看向男人手中的玫瑰。

  白玫瑰,真挚的爱。哪怕已经阴阳两隔却还是念念不忘。

  看到这里季言悦打算抬腿离开,玫瑰般的爱情再好也总有凋零的一天,她不相信有人会从一而终。

  季言悦岗刚迈了一步台阶,前面的人似乎下定了决心要将玫瑰花送出,但就在松手的前一刻,原本阴沉平静的天空突然一声惊雷炸在耳边,猝不及防,季言悦也是吓的一个缩头,抬头望向天空。这雷就像是一声警告,男人再次收紧了手臂,玫瑰花重新回到了臂弯里。

  这个动作让季言悦有些好奇,他到底是相送还是不想送。

  夏季的雨总是来的很快,一声惊雷之后,豆大的雨滴就砸了下来。

  季言悦没带雨伞。

  “爷爷,我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季言悦一路往上走,两只手挡在头顶勉强遮雨,路过那男人的时候,忍不住回过头。

  大雨中,那人依旧站在墓碑前,不撑伞也不离开,就这样站着,孤零零的站在一大片墓碑中,凄凉的像一抹孤魂。大雨让季言悦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记得五官很立体很开阔,透着一股子英气。

  季言悦没想到的是,七月底大雨中的惊鸿一瞥就像是冥冥中的注定。

  雨越下越大,直到衣衫都湿透了蒋君博似乎才反应过来,看着怀中被打湿的花,终究还是叹了口气,带着花离开了。

  今年又是同样的一年。

  “这是童哥,公司的项目总监。”

  季言悦顺着陈圆圆指的方向看去。

  今天是季言悦来博华的第一天,工作室的行政陈圆圆正带着她熟悉工作室顺便认人。季言悦顺着陈圆圆的手看过去,只能看到堆满桌子的红牛易拉罐,塞满了烟头的烟灰缸,和已经摞的高出头顶的资料。

  大概两秒之后,从那一大堆资料中露出一张满面油光,黑眼圈要挂到脸颊,胡子拉碴的脸。目光呆滞的看向季言悦,举手。

  “童哥,这是今天新来的实习编剧季言悦。”

  “早……”

  童哥的话还说完就被一阵鞋子摩擦地板的声音打断,听见这个声音之后,童哥反射性的看向电脑的右下角。

  10:30

  接着就是腾的一下站起来,将其他三个还迷迷糊糊的组员拍醒。

  “老大来了,老大来了,快点收拾一下,快点!”

  原本因为熬夜还半梦半醒的组员一听见老大两个字瞬间清醒过来,来不及清理烟灰就直接将烟灰缸一股脑全部推进垃圾桶,再将垃圾袋的口扎紧。每个人又纷纷从抽屉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香水对着座位一顿狂喷,瞬间各种香味的混杂就在工作室里弥散开来。

  除了这一组的慌乱之外,其他组也都放下了手中的事,看向门口,尤其是各位女编剧,眼睛里闪着光,甚至还拿出口红补了补妆,仿佛来的不是自家老板,而是什么当红小鲜肉。

  季言悦站在一边冷静的看完了这一番非常流畅但又四处透着诡异的操作,蒋君博,博华工作室的老板,也就是他们口中的老大,出现在了季言悦的眼前。

  嗯,她大概能明白女编剧们为什么会这样了。

  高挑的个子,纯白的短袖,深灰色的休闲裤微微露出脚踝再加上一双阿迪的经典板鞋,不是西装革履但整个人显得既青春又休闲。再加上一张不输明星的脸,季言悦对蒋君博的第一反应就是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

  博华是业内有名编剧工作室,但是在对待员工穿着上却没有过多的要求,因为编剧行业的特殊性,加班熬夜,长时间的对着电脑都是家常便饭所以再穿着上从来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蒋君博一进工作室原本的步伐就停了下来,皱着眉头吸了吸鼻子看向童哥的方向。

  现在的童哥一组,哪里还有刚才萎靡不振的样子,个个都是正襟危坐,脸上带着谄媚的笑看向蒋君博。看上去没什么事,其实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老天保佑,老天保佑,老大闻不出来烟味,闻不出来烟味。

  要知道上一个不在吸烟室吸烟的编剧第二天就卷铺盖回家了啊。

  蒋君博看着童哥组将近一分钟,这一分钟对于童哥组的人来说简直比一年还漫长,就在童哥终于绷不住打算试探性地开口:

  “老大……”

  “十分钟之后,《玲珑》组开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