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六章:感谢饭

彼间小温柔 延盏 3267 2019.04.17 11:05

  现在是晚上八点,工作室所在的这栋大厦进出都要门禁卡,所有的外卖都需要自己下去拿。她没看见蒋君博中途出去过,这样看来蒋君博应该和她一样还没吃晚饭,看他的样子大概是不会出去吃晚饭了,那正好她请他吃晚饭顺便道个谢。

  打定主意的季言悦“唰唰唰”几下就选好自己要吃什么,正想接着往下点的时候突然发现她不知道蒋君博爱吃什么,有什么忌口,要是买的都是人不爱吃的,那她这个道谢岂不是就要失败了。

  不行不行不行,那她请他吃饭的意义在哪里呢。虽然她欠的人情不是一顿饭就能还完的,但是现在有这个机会了就要抓住!

  想知道蒋君博爱吃什么季言悦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温源。

  季言悦:你好,在吗?想问点事。

  Sans:季妹妹找我想问什么什么呀?

  季言悦:你知道蒋君博爱吃什么吗?炸鸡披萨吃吗?烧烤之类的呢?口味偏重还是偏淡?吃不吃辣?能吃多少辣?爱吃川菜还是淮扬菜?

  Sans:……

  Sans:季妹妹你这是打算查家底么,问的这么详细[笑哭],还是说季妹妹看上我们君博了套情报呢?[奸笑]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季言悦看着温源这九分调笑一分认真的消息脑子突然闪现出在病床上赵凉靠在她耳边鬼鬼祟祟说的话:你……是不是看上蒋君博了?

  又想起那天她醉成痴呆,头顶推着她出酒吧大手的温度。

  季言悦这边神思飘远了没回复,温源那边就立即开始拱火:

  “季妹妹怎么沉默了?是不是被我说中了?不用不好意思~”

  季言悦看着温源的回话,颅内给了自己一巴掌,瞎回忆什么。

  这一次,温源这句话刚说完,季言悦那边迅速就有了回复:

  季言悦:你误会了,之前他帮过我。今天他加班我想请他吃顿饭,表示一下感谢。

  季言悦:仅此而已。

  温源看着这欲盖弥彰的四个字,在手机那头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Sans:季妹妹以后改变主意了欢迎随时来找我。[爱心]

  Sans:君博的话,口味偏淡,不爱吃辣,淮扬菜偏甜,季妹妹要点的话可以点些江浙菜,应该比较合他口味。

  这次对面没有立即就回复,停顿了几秒之后才发来一条消息。

  季言悦:那他……吃炸鸡吗?

  季言悦想到自己刚点好的韩式炸鸡和各种蘸酱和超好吃的酸萝卜就忍不住咽口水,她有段日子没吃了,现在贼馋,所以才又忍不住问了一遍。

  对面回复倒是快

  Sans:不吃,这种油炸的东西他都不怎么吃。哦,对了,你点菜也尽量点清淡的,少油少盐。

  季言悦的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季言悦:我知道了,谢谢你。

  搜集完情报季言悦再次抬眼看了一眼隔着一道玻璃门内不吃油炸垃圾食品,不吃辣,少吃盐的养生老板。

  养生老板的手机似乎响了一下,老板一边活动脖子和手腕,一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季言悦收回目光,退出微信,回到大众点评的界面上一个一个把刚刚勾选的炸鸡取消,又把选好的酸萝卜和各种蘸料取消,最终退出炸鸡店界面,整个过程耗时一分钟30秒是她点这些东西的三倍时间。

  随后季言悦就挑了一家评分最高的江浙菜馆,挑了几道口味清淡的菜下单。

  玻璃门内蒋君博看着温源发给他的截图,看了一眼门外低头看手机的小姑娘。工作室内的大灯已经关了,所以季言悦只开了自己桌上一盏带着点暖黄光的台灯。季言悦扶在桌前的身子正好挡在灯前,蒋君博看过去就像是小姑娘身上度了一层暖光,温柔的一塌糊涂。

  蒋君博收回目光重新集中在那条“那他……吃炸鸡吗?”上,一开始就问他吃不吃炸鸡,眼看温源没回答又再次问了一遍,看来是真的很喜欢吃炸鸡了。

  蒋君博刚准备放下手机,温源那边又是过来一条:

  Sans:小姑娘来打听你爱吃什么,你看我说的还行吧[奸笑],你老实交代,你俩是不是有戏,还仅此而已,嗯?嗯?

  蒋君博:你是不是还没去眼科看看?

  Sans:?

  蒋君博:我看你瞎的不轻。她不是说了是感谢我之前帮她。

  Sans:……感谢着感谢着不就感出感情来了?

  蒋君博不想和他接着瞎扯淡,又看了一眼小姑娘可怜兮兮的那句话,点开肯德基点了一份全家桶。

  21:00

  季言悦接到电话,下去拿快递。刚拿到自己的外卖,一旁肯德基的外卖小哥一听是同一个楼层的,火急火燎的就拜托季言悦帮忙带一下,他这手上还有好几份等着送。

  小事一桩季言悦就顺手拿了,本以为是同楼层其他工作室的,一看名字:蒋君博

  嗯??

  随后一想也对,她没提前和蒋君博说,这么晚了,蒋君博肯定也是要吃饭的,只是……

  温源不是说他不吃油炸的?

  季言悦拎着袋子进了工作室,直接就去了蒋君博的办公室。

  “扣扣”

  蒋君博听见声音抬起头来:

  “进来。”

  季言悦进门将自己点的外卖和蒋君博的炸鸡一起放在一边的小茶几上,边解袋子边开口:

  “老大,之前您帮我了好几回我一直没来得及说声谢谢,不知道您已经点了吃的,我问了温源您的喜好,点了些清淡的菜,谢谢您之前帮我。”

  小姑娘坦坦荡荡说明来意,还尤为正式的向着蒋君博鞠了一躬,只是裤缝旁手指不停摩挲的小动作暴露了表面平静坦荡的小姑娘内心还是紧张的。

  蒋君博觉得季言悦这是在紧张,季言悦却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感觉。她一正面直视蒋君博脑子里就流水般的过他做的那些事……在酒吧里挡在她前面,抱着她去医院,送喝醉她回家……

  这些都是她从未有过的体验,她感激蒋君博一次次帮他,但在这感激之外似乎还有些别的东西。

  季言悦该说的说完,该做的做完就打算拿着自己先前额外点一份饭离开。她没有提前和蒋君博商量要一起吃饭就这样直接坐下来不太妥当,就打算自己随便吃点。

  一直没说话的蒋君博看着季言悦手中小小的一盒炒饭实在有些可怜,指了指桌上没拆开的肯德基盒子开口:

  “一起吃吧,把那个拆了,别浪费。”

  “啊?”

  “你点的太多了,不要浪费。”

  蒋君博已经开口,季言悦也没再推辞,大大方方坐了拆了肯德基的盒子,虽然不是她最想吃的韩式炸鸡,但是还能吃到炸鸡就已经很满足了。

  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坐着,对着一茶几的外卖盒子,安静的吃饭。蒋君博吃饭很安静,几乎不说话,也没有动作很大的咀嚼声,但是吃的并不算少,不知道是因为季言悦买的多了不想浪费,还是本来就这样。

  蒋君博一顿饭吃完,把自己的碗筷收拾好装进垃圾袋放在一边,又拿出湿巾擦了嘴之后才说了这顿饭的第一句话:

  “和张欣的合作怎么样?”

  季言悦的筷子一顿,怎么样?正常的诡异……

  季言悦这停顿已经被蒋君博察觉:

  “有问题吗?有问题就直说。”

  “没有,我们合作的很顺利。”

  季言悦摇摇头,就现在来看确实很顺利,不出意外,再过两天就能开会定最终稿了。

  蒋君博盯着小姑娘的眼睛看了两秒确实没看出什么。

  没有就好,张欣的性格他知道,刚入工作室的时候还是个勤勤恳恳的小编剧,但时间长了跟过不少作品之后,就开始有些倚老卖老。他这次这样安排一个是想看看季言悦有多大潜力,一个也是想让张欣明白后起之秀,不可等闲视之。

  他这里不是以资历论作品的地方。

  该问的都问了,蒋君博手上还有一堆事等着做,看了一眼季言悦吃鸡翅的样子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勾了勾唇角,留下一句:

  “你慢慢吃。”

  就坐回了位置上接着审稿。

  季言悦安静的吃完最后一块原味鸡,仔细的打扫了茶几,拎着垃圾向着电脑前,皱着眉头的蒋君博开口:

  “老大,我吃完了就先出去了。”

  蒋君博没回话,只一心盯着屏幕,眉头越皱越深,季言悦又等了两秒蒋君博依旧是没有回话,她也就不在傻站着,拎着垃圾轻轻带上了玻璃门。

  黑暗的工作室内,玻璃房门内的白炽灯和斜对面一处暖黄光遥遥对应,安静的只有空调吹风的声音,窗外灯红酒绿的夜色,似乎都被阻挡在了门外。

  两个人都一心扑在稿件上,谁也没有多余的话。

  23:00

  季言悦终于把今天下午会议的内容全部重新整理了一遍,果然还是有很多欠缺的地方。季言悦一边想着这个明天要在重新商讨一下,一边收拾了桌上的东西准备离开。一抬眼发现蒋君博还是之前的姿势坐在电脑面前,只是玻璃杯里的水见了底。

  季言悦关了自己的台灯,整个工作室就只剩下蒋君博那里一盏灯,黑暗中显得尤其明亮。

  季言悦突然想起自己在物色编剧工作室的时候看过的一篇介绍蒋君博的文章,里面有一个词她记得很清楚,那篇文章形容他是:天才。在27岁的年纪就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并且在业界以作品质量著称。

  其实哪有什么天才,不过是他光鲜亮丽外表下的坚持和努力都只有这沉沉黑夜知道而已。

  季言悦用纸杯重新倒了杯水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把水放在蒋君博的手边开口:

  “老大我就先走了。”

  蒋君博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小姑娘头发有些乱,估计又是刚才想东西的时候挠的,还挺可爱,蒋君博收回目光开口:

  “路上注意安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