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上次救妹妹这次救姐姐

彼间小温柔 延盏 3212 2019.04.16 11:05

  柜台里的小店员正苦着一张脸解释也解释不通,看见季言清来了就像是看见救命恩人,赶紧开口:

  “这是我们副总经理,有什么问题您和她说。”

  季言清扫了一眼柜台上散落的项链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柜台店员靠在季言悦耳边悄悄说:

  “他这条项链是两年前买的,链条确实是我们的,但是里面的钻被人为换过了。他现在一口咬定我们的钻是假钻,不仅要求我们退货,还要求额外赔钱。”

  季言清瞟了一眼满身横肉,脖子上还挂着条大金链子站在柜台前就等着拿钱的样子。

  打劫打到她头上来了。

  “你就是负责人啊,你们这里卖假钻,快点赔钱。”

  肥头大耳一直嚷嚷的人一看见来人是个年纪轻轻的姑娘简直想把头昂到天上去,心里想着今天这钱看来是拿定了。

  季言清上前一步,拎起台面上的项链,当着所有人的面轻轻一扒,吊坠上的一颗小钻就脱落了下来。

  季言清随手放下项链开口:

  “你这以假换真的手艺也太不走心了,好歹也镶的牢一点再拿出来啊。”

  看见季言清这一番动作,那胖子脸上没有露出半分惊恐,更是眼神轻蔑的看着季言清吊儿郎当的开口:

  “大家看看啊,这可是她们自己亲手弄的,季氏的质量有多差现在大家都看到了吧。”

  听到这季言清脸色一正,声音也陡然高了起来:

  “你当我季氏是什么地方?”

  对面的胖子被季言清这一吼,有些愣住,反应过来之后就是一阵面红耳赤。嘴上却还是坚持这就是季氏的项链,要坏也是季氏的质量不过关,今天季氏这钱是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

  说着还拿出了当时购买时的小票。之前的一番吵闹这里已经围了不少人,那人拿着小票向着围观群众一举又嚷嚷道:

  “这就是我这条项链的凭证,大家都看看啊,现在出了问题这季氏翻脸不认人,以后谁还敢在这买东西啊。”

  围观群众看着这人有凭有据,开始窃窃私语。

  赔钱事小,让这件事发酵出去事情就大了,一旁的店主看着样子焦急的在季言清耳边开口:

  “副总,您看这样怎么样,我们换一条新的给他,把他打发走。他这样再闹下去,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对这家店的声誉有损。”

  季言清摇了摇头:

  “我们现在按照他的要去做了就等于承认了季氏珠宝里有假货,这个消息一旦传开受影响的不仅仅是这一家店而是整个季氏。再者这人就是泼皮无赖,今天我们妥协了,难保他不会再用这样的伎俩,也难保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无赖,不行。”

  那泼皮看小票举了半天对面还是没松口开始不耐烦的开口:

  “商量好了没有啊,你们季氏连个做决定的人没有?”

  一旁的店主还想说些什么,被季言清拦住。季言清拿着那条季氏“假钻”走向着众人解释了项链钻石镶嵌的工艺,每一颗钻石都应该刚刚好镶嵌在吊坠上,而这一颗却轻轻一碰就脱落了下来。

  说着又拿起一旁助理递上来的放大镜放大凹槽部位和钻石切面,很明显是不契合的,又拿出珠宝展柜中正品的季氏珠宝做对比,所以这一颗绝不是这个吊坠上本来的钻石。

  季言清这一圈展示完又接着说:

  “如果诸位还是不信,我可以请珠宝鉴定师当场鉴定说明。所以这位先生,如果这条项链真真正正出自季氏那季氏不会推脱责任,相反,季氏也不会因为这条被人掉过包的项链而赔你一分钱。”

  季言清态度坚决,丝毫不让,甚至搬出了珠宝鉴定师也不肯松口。钱没要到反惹一身骚,那这要钱的哪肯答应,正当的不成那一股子市井痞气立即就上来了。

  季言清刚才给围观的人讲解因此和那无赖站的有些近,那无赖劈手就拉住季言清的手腕,季言清也没想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人耍赖不成,竟要动手,一时也慌了神。

  “你要干什么!”

  “哼,你们季氏了不起是吧,珠宝鉴定师是吧,我……”

  这无赖还没落下去的手就被人从背后捏住了。

  蒋君博付完账一转头就发现刚才季言清站的地方已经被围成了一个圈,仗着身高优势很快就看清了里面正在发生什么,看着季言清的样子他就觉得这事今天不能善了。

  果然。

  蒋君博一把将这虚胖的胖子甩到身后,挡在季言清面前心想他这是什么运气,轮番救她们姐妹俩。

  季言清的手腕被松开立即定了定神,因为离得近她闻到蒋君博身上淡淡的草木味道,应该是用了哪种洗衣粉的缘故,但现在却格外能令她冷静,刚才一瞬间狂跳的心脏好像也慢慢平缓了下来。

  蒋君博瞄了一眼那假项链开口根本不想废话直接开口:

  “刚才我已经报警了,真真假假去警察局再说吧。”

  那人一听这事要闹大,说不定还要蹲局子立即就换了一副嘴脸。把柜台上的东西一股脑收进盒子里,拿了就走,嘴里还不忘再说两句:

  “哼,我今天不和你们计较,总有一天你们要赔我钱的。”

  有脑子的人都看得出来今天这是怎么回事,也都散了。

  蒋君博转过身来开口:

  “你没事吧?”

  季言清摇摇头,又想到刚才蒋君博的话问道:

  “你真的报了警?”

  蒋君博也是一笑回到:

  “没有,警察来了岂不是你也要走一趟,季氏的副总突然进警局被外面的营销号一写不知道要写成什么样。他那样的人吓唬吓唬自己就先跑了。”

  听完蒋君博的话,季言清突然一笑,开口打趣:

  “没想到新闻上儒雅正直,不苟言笑的编剧大牛也会骗人啊。”

  季言清这话说的亲密,像是好友之间的调侃,但两人这也是才第二次见面。蒋君博看了季言清一眼,没有接话。

  蒋君博见事情已经结束,午休的时间也快到了,不打算再耽搁下去,正想离开,才迈开步就被季言清快走两步追了上来开口:

  “上次在医院还没来得及感谢你,今天你又帮了我,不介意我请你吃顿饭以表示谢意吧?”

  蒋君博正想拒绝,季言清就像猜到他会拒绝一样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紧接着又开口:

  “如果不行的话,那我就只能换种方式感谢了,那送一套季氏顶级珠宝怎么样毕竟你帮我挽回了季氏的声誉,价值远远超过一套珠宝。”

  季言清是个商人,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可以最大限度的达到自己的目的,她赌蒋君博不会收下贵重的珠宝,所以只能接受她的邀请。

  蒋君博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季言清开口:

  “季小姐可以联系这个电话。我还有些事就先走了。”

  季言清看着手上银灰色简单大气的名片,真是什么样的人身上带着什么样的东西。

  但对于蒋君博来说其实是不想见到她的,因为每次见季言清似乎就是在提醒他,他的痴心妄想。

  蒋君博重新回到工作室的时候午休时间已经过了,季言悦和张欣再次进了会议室。

  这一次原本季言悦是想让张欣主讲她作为辅助的,上午诡异又正常的会议实在是让她有些不安心,她可不会认为张欣是突然改变了想法要和她相亲相爱一起做出好剧了。但是在她主动和张欣提出接下来的剧情以她的想法为主的时候,张欣的回复竟然是:

  “不了,后面的剧情还是顺着你的思路来,你们年轻人想法多跟得上时代,有些地方我们也要学习。由你来顺对于剧情的连接上面也有好处。”

  哇,听到张欣这一番话,饶是淡定如季言悦现在也难免露出震惊的眼神。一个从她进公司开始就各种看不惯,看不起,甚至鄙视她的人,突然和她说“我要向你学习”。这震惊效果就像是有人来告诉季言悦你家猪会上树了是一样的。

  更何况张欣说完,还对着季言悦非常友好的笑着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季言悦看了张欣几秒,依旧没有看出任何不对,话又说到了这个份上,怎么说她现在还是她的组长,于是下午的会议季言悦又是口干舌燥的讲了几个小时。

  18:00

  张欣手机的闹钟响了,后面的剧情也顺的差不多了,还剩一点尾巴。张欣看了看的手机,合上笔记本开口:

  “今天就先到这,先下班吧。”

  说着又是对着季言悦友好一笑。

  张欣走了季言悦也抱着笔记本回了自己的位置,点开微信头像给赵凉发了一条消息:

  季言悦:你说有没有人可能在一瞬间性情大变,从心机黑寡妇变成小猪佩奇的那种

  赵赵赵赵小凉:使用乾坤大挪移招数或可成功。

  ……

  季言悦退出微信界面,重新看起之前的大纲和今天一天顺下来的细节剧情,这是季言悦的习惯。所有的东西都是要经过推敲的,哪怕仅仅只是错别字她也不想放过,在她这里没有一遍过的说法。

  季言悦这一看又是两个多小时,再次抬起头来办公室里的人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季言悦眼光转了一圈发现只有她这里和蒋君博的办公室还亮着灯。又剩下他们两个,尽管工作室很大但是季言悦脑子里还是忍不住想起她喝醉的事。

  季言悦看着玻璃门内认真盯着屏幕的人,扭了扭僵硬的脖子,看起来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人家帮了她这么多回,她也不能什么表示也没有,今天正好有这个机会。想着季言悦就掏出手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