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面对面尴尬

彼间小温柔 延盏 3014 2019.04.15 11:05

  “我没有家。”

  蒋君博推着季言悦向前,季言悦也没反抗,就这样乖乖低着头跟着他走,嘴里嘟囔着这句话。

  她现在这样看起来正常的不得了,口齿清晰,走路也不拐弯,但其实已经醉了。也只有醉了之后才会有这么真实的一面,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什么事都硬抗的倔强,只是个想要一点温暖的委屈孩子。

  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

  蒋君博向前走的步子缓了一下,理解过来她话的意思。换了个问法:

  “你住在什么地方?”

  “XXX小区,XXX栋”

  又是一句老老实实的回答,蒋君博觉得以后一定不能让她喝酒,这还不是轻易就被拐跑了。

  等等,以后?

  他竟然在想以后她不能喝酒?他今天是因为什么才来这里来着?对了,因为自己不切实际的猜想失败了。

  被季言悦这突如其来的出现和一打岔之后他就把这事忘了……

  想到这里蒋君博自己也有些震惊,他放在季言悦身上的心思盖过了那件事,这个认知让蒋君博忍不住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季言悦。

  他一停季言悦也停了,睁着眼睛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小姑娘小心翼翼的开口:

  “你不送也可以的。”

  蒋君博看着小姑娘满眼“我就知道没人是真心对我的。”“人家就是客气一下你还当真了。”“一开始就该拒绝的。”

  蒋君博的内心突然涌上一股浓烈谴责的感觉。

  正想要转过身面对着她,脚刚迈出去,T恤一角就被人拉住了。

  蒋君博看过去,小姑娘的食指和拇指拈着衣角。他往前动了动,小姑娘不仅没放手,反而攥的又紧了一些。生怕他真的就走了。

  蒋君博站着没动,小姑娘白玉似的手指从一开始的拈着慢慢变成绞着,小小的一片衣角被搅得圈了几圈。他不阻止,大有再绞下去的趋势。

  算了,把人先送回去再说。

  蒋君博转过身来面对着季言悦,看了一眼手机,把自己的衣角从手指上扯下来开口:

  “走吧,我打的车到了。”

  蒋君博和季言悦上了同一辆出租又把人送进门。小姑娘醉的很清醒,一进家门就主动去换衣服洗漱,乖的不得了,最后穿着一身睡衣将他送到门前,像个主动完成作业等着夸奖的孩子,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额……嗯……做的不错,早点睡吧,晚安。”

  看着季言悦的眼睛,蒋君博觉得自己不说点什么有些对不起她。

  隔天早上,7:00

  穿着睡衣的季言悦突然睁开眼睛,一个猛子从床上坐起来。脑子里放电影似的过着昨天晚上她说的话,她干的事,还有最后……蒋君博送她回来……

  回忆结束之后,季言悦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她昨天,真的,用这两根手指头拉住了蒋君博的衣服,不仅拉住了,还不放手,不仅不放手还绞了几绞。

  缓了好几分钟之后最终接受了这个事实的季言悦两眼无神看着天花板。

  要不我辞职吧。

  活了这二十一年第一次生出了逃避的心思。

  但是想归想,季言悦还是照例起床洗漱。今天是她生病之后第一天上班。

  季言悦到工作室的时候张欣已经在了,一看见季言悦就阴阳怪气的开口:

  “回来啦?你这一场病病的可真值。”

  季言悦没搭话,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刚坐下姜南就靠了过来,开口:

  “张欣不知道是从哪知道那天是老大送你去的医院,再加上上次会议的事,你回来之后估计够呛。”

  季言悦收拾着资料,没把张欣这点嫉妒当回事的开口:

  “没事,身正不怕影子斜。”

  正说着几天没来工作室的蒋君博突然出现,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季言悦。

  小姑娘脸上恢复了之前冷冷淡淡不把事情放在眼里的样子,看来昨天的酒是完全醒了。又想到不知道季言悦清醒之后想起昨天的事是什么反应,他倒是有些好奇。

  张欣原本看着蒋君博一来就站在她的桌边,以为是有什么特殊的事要交代,已经摆好45度角最美姿势很久了,也没见他说话,正想开口提醒,就听见蒋君博的声音:

  “既然季言悦已经回来了,对于感情线这方面她比较熟悉,这次的分集大纲一稿就由季言悦和张欣一起统稿,大家辛苦。”

  “什么?”

  张欣听完蒋君博的话下意识的开口,蒋君博看向张欣。张欣立即换上一副笑脸开口:

  “老大,我的意思是季言悦毕竟才入行不久,这上来就做这样的工作对她来说是不是负担太大了?”

  说着还给季言悦递过去一个“好好说话”的余光。

  蒋君博转向季言悦的方向:

  “你行不行?”

  “没事不用勉强的,新人总要有个过渡阶段嘛。”

  张欣还在不断给她使眼色。

  只可惜,季言悦就像选择性失明一样,根本接收不到她的眼色。

  看着蒋君博开口:

  “可以。”

  蒋君博点点头回到:

  “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张欣,也可以来问我。就这样,大家忙吧。”

  说完蒋君博就径直离开。

  自从季言悦来了之后短短的时间内,已经让张欣觉得一次又一次的接受奇耻大辱。这哪里是来了一个实习生啊,这简直就是来了一个顶头上司啊。

  组员们都没吱声,默默的坐下了。

  “季言悦,跟我去会议室。”

  会议室里,张欣也不卖关子,坐下来就开口:

  “既然老大让我们共同负责一稿,前段时间你生病了,我们已经讨论好了前五集的细则。现在我们一起讨论一下五到十集的内容。”

  张欣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平静,就好像这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没有一丝愤怒,就是把你当成了一个平等地位的同事公事公办的态度。

  季言悦看了张欣几眼,她可不会认为张欣会觉得既然蒋君博已经这样说了,那也没办法就这样办吧。在这平静的表面下一定有什么计划,不过季言悦一时没看出来。

  算了,无所谓,管她想什么计划,她的精力不是花在这上面的。

  季言悦在白板上列下了当前现有的重点剧情和转折,标明了五到十集该有的内容量。顺着思路开始讲起了自己的想法。

  张欣也一直认真在听,甚至还做起了笔记,时不时的对其中一两个小点提出疑问并发表自己的看法,但是在大的内容和逻辑方面没有做大的改动。

  两个人一个主说一个辅助,会议室里呈现出一种非常正经且和谐的工作氛围,如果这时候有其他组员进来一定会大得眼镜。

  剧情顺的非常顺利,中午十二点,两人出了会议室,决定趁着一口气下午把剩下十集的内容都顺一遍,明天再全体开会商量一下,通过就整体着手进行。

  到现在为止,张欣依旧是正常的让季言悦不敢相信她就是张欣。

  在会议室里讲了一上午,季言悦觉得有些闷就一个人去了公司附近的甜品店,吃甜品会让人心情变好,更别说季言悦还是一个稍稍有些噬甜的人。

  季言悦正坐在窗边一勺一勺的吃着蛋糕,就看见对面的季氏珠宝门前停了一辆劳斯莱斯。季言悦的勺子停了停,看着这辆车,就看见车停之后车上并没有立即下来人,先是下来了带着白手套的司机。绕着车门逆时针走到后坐,打开车门,这才看见一条纤细的腿出现。

  季言悦看完这一系列动作重新开始动勺,不再看着门口。

  也是在她转过眼去的一瞬间一个一身休闲装的人也进了季氏珠宝。

  蒋君博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季言清,他今天来是因为蒋母的生日快到了,他想来买个生日礼物。

  他一进店季言清就认出他来,当初在医院那匆匆一面就已经给她留下了印象。好看的皮囊在她这个位置上见过千千万,但有句话说的好,美人在骨不在皮。

  他阅人无数,一看见蒋君博就知道他不仅仅是只有皮相的人。这也是她一直留有印象的原因。

  “蒋先生,是来买珠宝的?”

  蒋君博一看见季言清就想起自己失败的猜测,心里有些翻搅。面上还是点了点头回到:

  “季小姐。”

  “我母亲生日快到了,我来挑礼物。”

  “这样啊,那真是巧了。今天正巧我来巡店,不介意我给你介绍几款吧。”

  “多谢。”

  季言清带着蒋君博看了几款店里新上的款式,蒋君博的步子始终都在季言清身后半步,由她领着他。

  两人在店里逛了一圈,基本款式都看了一遍,最终锁定了一条简单大方的项链。

  蒋君博付钱的间隙,一个小店员有些慌张的跑到季言清面前。说前面有人故意闹事。

  季言清让人在这等蒋君博自己就先过去了。

  还没到那就听见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

  “你们这里卖假钻。你他娘的别废话,赶紧给老子赔钱。小心老子把这事告诉记者,让你们这珠宝店统统倒闭,快点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