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虚幻世界之奇幻山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逃生

虚幻世界之奇幻山海 一万张 2297 2019.07.03 15:53

  和安佟娜相比,姬海杉冷静多了,她安抚了下团子,并把背包完全合上,背包是防水设计,一定程度上可以隔绝团子的气味。

  “虽然知道这种时候不该问,可是我不想临死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死,”姬海杉拉住安佟娜,问出了她心中一直疑惑的问题,“你们,你和伊秘书为什么来到这?当初团建的时候,你们故意要求下山,却带着我们走入了幻阵,到底是为了什么?”

  姬海杉能明显感觉到安佟娜并非是她见到的那种,一看见齐司命就走不动路的花痴小姐,就凭借她在她父亲的那件事一手漂亮的安排下,她的城府已然不是姬海杉可以小觑的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误会……”安佟娜语焉不详的含糊概况,然而她的语调已经不能再保持平稳了,她觉得她四肢开始发软。

  “那你们到这里到底为了什么?”姬海杉真心觉得自己无辜的很,要不是碰上齐司启他们绑了她,她还在医院安安分分的做着她的心理医生,开开心心的进行她的心理调研!即便团建发生事故,她也可以凭借自己无人能敌的认路本领回到自己温暖的家。

  可是现在呢?眼看她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边了,何其无辜!

  姬海杉在背包外面拍了拍在包包里面越发不安的小白团子,这个小白团子还那么小,都还没见识到世界的宏大,就要和她一样终结在此处,它该有多不甘。想到小白团子的母亲,那只叫小九的九尾狐,它会不会怪她,会不会怨她将它的孩子带入到如此危险的境地吧……

  此刻的姬海杉、安佟娜与那只怪物似乎处在两个不同的时间状态之中。

  怪物不断逼近的脚步声缓慢而有节奏,又似一声声的催命符,连续撞击着她们的心房。

  眼看着就要绕过转角走到她们面前了。

  “我……我……”剧烈的心跳让安佟娜几乎听不清姬海杉的话,终于她顶不住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突然侧开身子将姬海杉往前一推,“对……不起……对不起……”然后发力似的往后奔跑。

  突如其来的推倒,让姬海杉失去了重心往前摔去,心里不经感叹,她遭遇了和伊秘书一样的“背叛”呀!

  距离前方拐角的地方只有三米,而前方迫近的脚步声告诉她已经没有时间让她爬起来往回跑了,这种时候只有无奈地奋起防御。

  所幸之前捡的棍子并没有丢掉以至于她不会赤手空拳。

  姬海杉自嘲的笑了下,心里想着,万一这次死里逃生一定要把安佟娜扔河里一万次!别问她为什么是河里,她就是如此单纯的想将她丢河里!

  前方不单单传来的沉闷的脚步声,还能看见那个如成年牛一般大的身影……

  姬海杉背靠着岩壁,双手举着木棍,借着头上的照明灯盯着站定在她两米开外的野兽。

  很难想象会有这样的一种野兽:体形如一头成年牛,头部没有角,有点像猴子或者类人猿的脸,呲牙咧嘴的露出了两根獠牙,通过灯光的反射,还隐约可见到嘴角流出的透明可疑的液体,散发着腐朽的恶臭,可怖之极;身体很像猪或者更接近于野猪,身上的毛发呈土黄色,并不服帖,直耸的宛如钢针一般,可以想想如果有动物不拍死的接近它的毛发无疑会被扎成筛子;四肢粗壮,节骨分明,可以看出它几乎是以奔跑见长,隐约可以看见它有一条血红色的尾巴,摇晃着蹭了曾它的后腿骨一道极深的伤口,只分不清尾巴的血红色是染了后腿的伤口上的血还是本身就是如此明艳血红,而伴随着之前同样血腥的味道可以推测出来受伤的果真是它!

  它就这样用它那血红的双眼盯着姬海杉,并没有移动步子。

  姬海杉的灯光还扫到了怪物的身后,那抹身影朝姬海杉探了探,同时将她的食指伸出,比在嘴边,示意姬海杉不要说话。

  是伊一。

  姬海杉能从伊一的眼神中看出一种狩猎的惬意,就像猫捉住了老鼠并不急着吃了它一样,许是要捉弄一翻?

  安佟娜克服生理上的害怕努力的往外面跑去,路过分岔路口的时候,她本能的朝右边的通道过去,她的想法很简单,姬海杉帮她拖延了时间,待野兽解决了姬海杉之后一定会追着逃出去的她,既然外面同样不安全为什么不走一条相对安全的路?况且这条相对安全的路还非常有可能遇见她的司命哥哥!想到这,她的步子迈的越发的快了。

  齐家兄弟二人渐渐加快了步伐,可是依旧往右侧通道中延伸。

  之前齐司命估算过整座惜月山的范围,根据他们一路走过来的地势推测,这条溶洞是通向地底。

  “等等,哥,你听?”齐司启拉住了走在他前面的齐司命。

  小九也若有所思的咬住了齐司命的裤腿,它似也感觉到了什么。

  齐司命停住脚步,多次的探险经历告诉他在一个总体算是危险的环境下,一点点的异常都是有可能致命的。

  “脚步声,我们后面。”齐司命仔细听了两秒钟迅速做出判断。

  “防御!”齐司命果断发号施令。

  二人一狐成品字形背靠背,手中拿出他们的防御武器。

  进入山洞前,齐司命给了自家蠢弟弟一个电击棒。

  脚步声急促而慌乱。

  是人。

  齐司命松了口气,是人就好,至少在可以沟通的范围内,可是却并未让他们二人放松警惕。

  齐司命仔细听过去,仅凭脚步声可以断定一定不是男人,因为跑步而踩踏岩石的回音可以推断出奔跑者的重量一定不超过五十公斤。

  “是姬医生?还是安佟娜?”齐司启正在猜测跑来者的身份。

  齐司命在判断来人无害后,警报解除。

  而此时,安佟娜也恰好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范围内。

  安佟娜能感觉到她距离她的司命哥哥已经越来越近了,所以的将迈出的脚步速度加快了一点,直到她看到齐司命和齐司启的身影时,她的惊喜不言而喻。

  她身上的压力骤然变轻,越加加快了速度,眼中盈着热泪,朝她心心念念的人奔去。

  “司命哥哥!司启哥哥!”她奔向齐家兄弟,冲进齐司命面前,一把抱住齐司命的脖子,激动的不能言语。

  “司命哥哥……差一点……我就看不到你了……”她是真的流出了泪,只是不知道这泪是带着惊恐呢,还是带着对姬海杉的愧疚。

  齐司命尴尬的把她拉离自己的怀抱,推到齐司启身边。

  一边听齐司启和安佟娜沟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边盘算着接下来的路。

  直到他听到安佟娜说完了经过——

  “你说什么!”齐司命的表情骤然转变,大怒道,“你居然丢下她自己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