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虚幻世界之奇幻山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壁画

虚幻世界之奇幻山海 一万张 2243 2019.07.08 15:13

  “就是它!灰白影子,就是它!”回过神的众人同样注视着地上与团子在一起的灰兔,安佟娜恍然指着它,大声喊道:“之前就是它推的我!”

  “当时你是背对着的,不能确定就是这个小东西推的你。”齐司启有些莫名其妙。

  而在一下刻滚做一团的小团子和灰兔分开,在别人看来一幅哥俩好的状态,但只有两小只自己知道,他们是相互看不对眼的。

  “这小东西真可爱。”见危险警报解除的齐司启凑过去,想伸手摸一摸那只灰白兔子,极通灵性的灰白兔似也察觉出齐司启并未恶意,眯着眼睛勉强让他摸了一下,然后就使劲往姬海杉的方向跳去,却不想又被它前面的团子挡了去路,瞬间两只又滚做一团。

  “噗嗤——”看着地上的两只,齐司命笑了起来,顺手摸了下团子的母亲小九脊背上的毛,“他们感情真好,要不小九你再认个干儿子?”

  姬海杉看着齐司命的反映,顿时有些哑口无言,太没天理了,这男人,笑起来为什么怎么好看?!

  接着,众人终于发现了齐司启这货的隐藏属性——动不动就摸一下灰兔的毛,逗弄下,然后说,“小灰灰,小白白不让我抱,要不你让哥哥抱一下好不好……”

  姬海杉看着如此“痴瓜”的齐司启,看向齐司命,那眼神的意思是——你弟比痴瓜还傻啊……

  这一次的前进异常的顺利,齐司命手中的仪器中也没有显示任何的变化。

  大约走了四五分钟,他们来到了另外一个石室。

  这里比之前地裂的空间要稍微小一点,头顶的正中的岩石壁上集中形成了几个钟乳和石笋,正对进入洞口的正前方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岩石面上诡异的光滑,它的边上附带两块稍微矮小的岩石就宛如是一套桌椅一般,恍然间让姬海杉有种误入别人家,还是装修的是田园风格的客厅的违和感。

  “这里有人类生活过的痕迹。”齐司命绕着那套石桌石椅的周围仔细查看,不放过任何痕迹。

  “就算是有,估计也因为历史悠久了尘封起来了吧?”齐司启也绕着岩壁转了一圈,似乎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你们快来看,居然是史前壁画!”

  齐司启的发现让众人心中一怔,大家不约而同的想到,真的有痕迹!

  齐司命将外置照明设备的灯光调到最大,整个空间顿时如白昼一般,岩壁上的壁画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齐司启惊奇的凑近了壁画仔细看,上面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他下意识的对着岩壁上吹了一口,飞扬的灰向他反扑。

  “咳咳……咳咳……”

  所有人这才看清,与其说是壁画不如说是雕刻在墙上的壁雕画。

  姬海杉看着齐司启奇葩的行为,心中一阵好笑,他这是把壁画当作他家的书房了么?姬海杉随意的四顾壁画,这么想着,还真的有点像是书房。如果可以把壁画上的内容当作书的话。莫名其妙的她想到了之前她苏醒的那间石室,如果真的有人类在这里居住的话,那件石室可不就是一间卧房嘛!

  这样联想下去的话……

  姬海杉有一种私闯民宅的罪恶感,同时,却又希望知道其他几个洞口是不是也是像她想象的那样别有洞天。

  她一边无限遐想,一边用眼神逡巡着四周墙壁上的壁画。

  或许是因为年代的久远,墙上的壁画有的已经剥落并不是很清楚,但是认真辨认的话却又能从中品出不少有意思的故事。也就是这样,一组熟悉的壁画内容映入姬海杉眼帘——

  一个女子仰天朝上,迎着月光,似是飞升而去。

  “嫦娥奔月?”齐司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姬海杉身后看着她注视壁画的样子,“这个壁画上难道都是讲的神话故事?”

  “不知道。”姬海杉摇摇头,指着从洞门口一路延伸的壁画,几乎占了整个墙壁空间的三分之二,笑道,“没想到那个时候就已经有连环画了,上面讲的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相携而来,到了这个地方,帮助当地的人民收服了邪恶的野兽,当地村民对两人奉若神祗,然后这个男人和女人因为某样东西起了争执,女人就飞天离去了。”

  姬海杉用手摩挲着最后女人飞天离去的那张壁画,这里的雕刻的痕迹比之前的画用的力道更大、产生的效果更深,仿似雕刻者用了极深的感情,就是不知道那雕刻者在雕刻壁画的时候是极爱还是极恨。

  “故事到这里就完了么?”齐司启好奇的再次围着岩壁转了一圈,然后对着姬海杉眨眨眼睛,“刚刚你讲的好像是嫦娥奔月,可是又不像是嫦娥奔月。”

  他们这边说话间,齐司命和齐司启已经再次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仪器,长长的折叠手柄似是吸尘器一般,二人均戴上了手套和口罩。

  姬海杉目瞪口呆的久久不能回神,他们这是要打扫卫生不成?

  “这你就不懂了吧,”齐司启傲娇得意的急于在姬海杉面前显摆,“这是最高科技的扫描仪,可以将扫描好的图片放大到极细微之处。”

  姬海杉终于回过神来,此刻她深深的觉得自己就是个土包子,在他们这些爱掉书袋子的文化人面前还是少开口的好,同时也深深地理解了物以类聚的至理名言。

  不消一刻齐司命和齐司启已经分工将岩壁上的画搜集完毕,安佟娜时不时的上前帮个小忙。

  倒是姬海杉游手好闲的在石室里面闲逛。

  白团子时不时和灰白兔子上演哥俩好的戏码,小九蜜汁微笑的看着她的小崽子和可能即将认“干儿子”玩闹。齐司启在工作之余还注意着白团子与灰白兔子的动向,一逮着机会就会伸出他的咸猪手蹭蹭两小只的皮毛,然而,两小只跟成了精似的,专门避着齐司启玩闹。

  “姬医生,你说刚才你说的壁画上的那个故事是真实的么?”齐司启见觊觎无果后,和姬海杉闲聊。

  “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应该不是真的。”姬海杉摇摇头,思索了一下道,“你看最后那个女子朝月亮飞去这一幕就不科学,现实生活怎么可能飞升呀。”

  她自动忽略了齐司命能让时间停止的能力。

  “可是很多具有超现实主义的作品里面就有说明,古人指的飞升并不是他们真的飞升,只是一种比较好听的缅怀,在这个世界肉体死亡,灵魂却会永生不灭,甚至轮回,这都是世人对于已逝者的怀念而已呀。”齐司启自发地开始了他掉书袋的环节,并且在发表完言论后还自己点点头鼓励了下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