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虚幻世界之奇幻山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秘密

虚幻世界之奇幻山海 一万张 2219 2019.07.19 15:59

  一想到之前遇到的怪兽,还有在诡异怪异的泥地里发生的事情,都是一些常规探险中无法想像的,在她看来都是危险至极的事情。

  万一他们进去又发生了什么危险呢?

  “要不我跟着你们一起,要不就都不要去。”安佟娜对着齐司命说。

  “不行。”齐司命一口否定。

  姬海杉知道齐司命心中的所想,不外乎这次他们速战速决,收集完资料就即刻回程,同样,要是安佟娜继续跟着他们,这才是他所不放心的。

  “话说回来,安小姐您的秘书伊小姐好像一直没看到?”姬海杉虽然在山洞里面遇见过伊一,但是后来伊一神秘的又失踪了,让姬海杉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伊一会来救她。

  安佟娜环视了看着她的三人,有些迟疑,最后说到,“我和她在山林里就走失了,有野兽追着我们……”

  姬海杉瞬间想到了安佟娜在山洞中推她的那一下,难道在没进入山洞之前,伊秘书也是被安佟娜扔下了?凭借安佟娜的“前科”,这个猜测还是很靠近真相的。

  “总之,就这么定了,我和阿启去,你们留下。”齐司命似乎根本不在意伊秘书为什么会失踪一样,最后拍板道,“就这么决定了,明天我们进山,收集完资料后即刻回程,大约四个小时。”

  齐司命一锤定音,用眼神扫视了众人,警告的看了眼安佟娜后说道,“你们必须在村里等候,随时准备离开。”

  小会以齐司命强势霸道的总结和警告声结束。

  小团子这会还没有醒,似乎它睡的时间有些长了,小九自从回到村子里后就一直陪在小团子的身边。

  姬海杉有些魂不守舍的站在小院子里面,看着月色发呆。

  “在想什么?”声音温柔,是齐司命。

  “你说月亮上面真的有嫦娥么?”

  “神话传说中嫦娥偷吃了不死仙丹,飞升而去,被玉皇大帝封为太阴星君,可是这也只是一个神话而已。”齐司命与姬海杉并肩站在院子中,同样仰望着皎洁的月亮,“现在的航空科技已然发展进程迅速,即使是人类也是可以登上月球,而那些登上月球的家伙并未和嫦娥有过亲密的接触,由此可见,嫦娥应该并没有飞升成功。”

  姬海杉感觉到齐司命语调略带戏谑,转头看他,才发现,齐司命不知何时也在看着她。他们就这样静静对视。

  良久,姬海杉“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齐司命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雅痞。”姬海杉一脸笑意,亏他想的出来登上月球的航空员和嫦娥‘亲密接触’的梗。

  “我以前看起来就一本正经?”齐司命发现姬海杉有时候还是挺逗的,用着一种“快用力夸我”的表情对着姬海杉道,“你感觉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严肃,还是不好相处?”

  “嗯,觉得你挺……外冷内热的。”她想起了在山洞中齐司命不管不顾去找她的事情,顿时脸上刷上一层绯红。

  她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只和外婆相依,家庭亲情也仅仅是来自于外婆,同一辈的没有可以保护她的哥哥姐姐或陪伴她的弟弟妹妹。

  “是吗?”齐司命有些诧异,似乎自己并不知道他的行为已经成为了一种标签。

  姬海杉静静地看着齐司命,并没有说话。

  她感觉齐司命似乎太压抑自己了,总是有很多事情等待他去完成的样子,他的心应该是很累的吧。

  “可能是从小上天就赋予的异能的因素吧。”齐司命有些感概的看向天,“大概是五六岁的时候,第一次发现自己能暂停时间,很慌张,那种全世界都是静止的,只有你自己是活动的感觉,很不好。”

  “后来呢?”

  “后来……就慢慢习惯了,然后十八岁的时候加入了项目研究组……”

  齐司命似乎并不愿多谈他的过往,姬海杉也没有探听别人隐私的癖好,也只是静静的与他并排而立,看着漆黑的夜空。

  “偷偷告诉你,替我保守秘密哦,我并不是齐家亲生的孩子,齐家亲生的孩子只有阿启。”齐司命语带轻快,侧过身子对着姬海杉的耳边说道,似乎他说的秘密并不是什么秘密一样。

  许是因为齐司命的太过亲近,姬海杉有些许的不适应,耳根因为齐司命对他说话时靠的太近而微微泛红。

  她欲躲闪,随即想到如此躲闪岂不是更显心虚?随即强迫自己的站直身子,直到齐司命笑着扬长而去。

  姬海杉则后知后觉的发现,难道她是被他一直以为的正人君子调戏了?

  尽管她知道了他心中的小秘密,可是姬海杉决定,直到回去都不会再和这个男人说一句话!

  却不知,姬海杉和齐司命的互动全程被站在不远处的齐司启看了个全场,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了些什么,可是那一刻他们之间的那种和谐的气氛却像是刻录机一样映在他的脑海中,心中莫名有一种老怀安慰的感觉,并发誓回去以后一定要讲给爷爷听。

  深夜,寂静无声的惜月山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就像黑夜中的惊雷。

  细山村的人以为变天了,纷纷辗转后继续陷入沉睡,直到第二声巨响传来才惊醒了所有人。

  他们纷纷披上衣服走出自家的院子,欲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良久,却没有感觉到任何动静,山还是静静的,偶尔从不远处传来几声虫鸣和不知道哪里来的犬吠。

  仿若之前的惊雷声都是大家臆想出来的。

  齐司命则和众人在回到屋子后眉头就没有舒展过,他总觉得,那座山上,那个溶洞,或许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变动。

  “明天去看看就知道了。”齐司启拍了拍齐司命的肩膀,示意齐司命放宽心,同时打了一个哈欠,告诉齐司命他也要进去休息了。

  齐司命点头,余光看到姬海杉往厕所的方向而去,嘴角不自觉地微笑,也转身跟着齐司启回房了,只是心中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看见她就会很安心的感觉。

  姬海杉并没有往厕所而去,而是去了小院的后门。说是后门其实也不尽然,只是一个用篱笆围成的围栏。

  就在惊雷响起的第二声,姬海杉和其他人一样被惊醒,她起来的较迟些,站在众人的身后,未知的黑夜把人的视线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纱,她拉紧外衣,准备回到房间继续做未完的梦的时候,熟悉的“吱吱”声让她四下张望。在夜色的衬托下一抹灰白的影子往墙角一闪而过,同行的还有一个女人的身影,隐约间似乎是伊秘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