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虚幻世界之奇幻山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兽袭

虚幻世界之奇幻山海 一万张 2286 2019.07.12 14:58

  然而,在撤离的时候,众人都没有注意到落在后面的玉芜霜,等到他们发现玉芜霜并未跟上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到了五十多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慌张,玉芜霜往前摔了去,而野兽的吼叫声也从旁边的通道传来,这回可以确定野兽的声音是来自距离玉芜霜摔到的地方极近的通道内!

  来不及了,当时齐司命把背包扔给齐司启示意他们先行离开,他则去救玉芜霜。他只知道,此刻玉芜霜是他的队员,他不能将她丢在这里!

  齐司启脸上的神情同样焦急,玉芜霜是他们小队中的伙伴,而他也视玉芜霜为妹妹的存在,绝对不能让玉芜霜发生危险!一脸严肃的将齐司命的背包甩给旁边有点发愣的墨临沭,让他先带着样品离开,他必须先去救玉芜霜。然后他就这么义无反顾地往回跑。

  兽吼声离玉芜霜越来越近,她知道她不能坐以待毙,她必须远离那个通道口!可是该死的生理反应只能勉强让她站起来,却怎么也跑不动,像是脚下被施了魔法一般的。她的余光中扫视到了一团暗红色的东西在向她靠近,她认命的闭上了双眼,静静地等待野兽的吞噬,然而等待的结果并没有来。她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着,往另外一边倒去。

  小九是很早以前就一直跟着齐司命的兽宠,说得更确切些,小九实际上是齐司命可以生死相依的伙伴。那次的冒险,小九其实是跟着去了的,但是齐司命却让小九在距离山洞口的一定位置等着他们。主要原因就是齐司命直到小九腹中怀着的孩子在近期有了一些异动,这对于处于几十年孕期的小九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不仅意味着九尾一族的希望,还意味着小九千百年来想要达成的愿望,很可能在不远的将来能够达成。

  小九在距离山洞不远的地方匍匐着,观察山洞周围的异动,就在齐司命身处危险之中时,小九敏锐的感应到了齐司命的危险,它不顾齐司命之前的叮嘱,毅然奔向山洞内。

  而彼时,躲在齐司命怀中的玉芜霜耳边能够听到的却是远去的野兽的脚步声和兽吼声。

  她不可置信的睁开眼,第一眼就看见齐司命微蹙的眉头,虽然并不雅观,她却被齐司命压倒在地上。万幸,她并没有被野兽吞噬,她还活着;万幸,救她的是他,那个值得她仰望的男人。唯一并不美好的是,齐司命因为救了她,而被野兽的利爪抓伤了肩膀。

  野兽似乎觉得仅仅是抓伤它藐视的人类完全不够,等它准备再次发起攻击的时候,它的对手变成了一只能瞬间变大一倍的狐狸,而这只狐狸的身后张牙舞爪的长着九条尾巴,这是九尾一族战斗时的状态。

  最后的结果是,他们所有人都安全的退出了山洞,而齐司命被抓伤,小九则是因为过度使用战斗形态而动了胎气。

  齐司命命令所有人带着小九回到别墅修养,自己则到了自家开的医院治疗身上的伤。

  “所以,我会在医院碰见你。”姬海杉点点头,故事到这就接上了。

  “他们带小九回去没多久,小九就感觉到了自己要生产的苗头……”齐司命看着姬海杉脸上没有显露出来的表情,心理暗暗猜测她此刻的情绪。

  “所以,他们会去医院‘绑架’我。”姬海杉依旧是点点头,她对她自己此刻的心情是相当复杂的,若是没有这些前因,她可能不会碰见他们,可是真的不碰见他们,她的生活还会是这样的嘛?

  但是也只不过是片刻的时间,姬海杉就哂笑自己的脑回路,不管如何,他们还是遇上了,故事还在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

  “英雄救美。”回过神来的姬海杉哼了一声,暗想,齐司命说的这个故事的这桥段可真够落俗的,不过她开口却问了另一件,“那只野兽后面怎么了?”

  齐司命悻悻地摸了一下鼻尖,“它的速度极快,和小九打了一架后,在知道没有竞争力后就迅速返回通道里面。”

  “为什么这次进来后发现的山洞和上次进来的山洞布局如此不同呢?”姬海杉看向齐司命,问出了心里的问题,“也才一周而已呀。”

  “确实,地裂出现可以解释为地壳的运动,可是能造成如此地裂的地壳运动是很可能发生至少五级以上的地壳运动,这么大动静的活动住在惜月山的村民不能会没有感觉。”齐司命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还有那条凭空出现的通道,都透着不可思议。”

  听了齐司命的话,姬海杉鬼使神差的开口:“难道我们进入的不是上次进入的那个溶洞?”

  另一边安佟娜在知道这次探险的溶洞和之前齐司启他们来的时候溶洞内发生的极大的不同,也问出了和姬海杉相似的问题。

  “这不可能。”齐司命摇摇头,“所有的记载,还有当地村民都表示惜月山的溶洞只有这么一个,而且,经过我们上次的探索和这次探索搜集的数据现实,是一样的,这也同时侧证了两次进入的溶洞就是同一个。”

  在没有任何线索和科学依据的前提下,任何假设都是被允许的,齐司命笑了笑,姬海杉能提出这样的假设问题不可谓不胆大。

  “那按照你之前说的,这个溶洞是为了合作伙伴开发的,可是之前这个通道如此危险,若是被不明就里的人知道,随意进入山洞,会不会引发更大的祸事?”姬海杉想到了之前杀死怪兽的那个不可能存在的科学怪相。

  “现在也只能看看我们这趟能不能有什么收获了。”齐司命摇摇头,表示这也是他没办法解决的,万一最后实在不能解决,那他会将这个事情上报,然后让更为权威的专家过来。只是到时候怕是会引起整个学术界的震动了吧。

  姬海杉点点头,齐司命所说的学术界的震动其实和她的关系不大,她有预感,按接下来这样的故事发展路线,想要解决这件事的可能性并不大,可是这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姬海杉发现她其实就是这么平凡的一个小小心理医生,当不了现实版的美国大片那样的女主角,甚至是女配角都没有她的戏份。心中隐隐决定,如果安全的从这里出去的话一定要好好上班,距这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件离远些。

  姬海杉想的这些,齐司命都不可能知道。

  他带着姬海杉转了一个又一个的弯,直到最后伫立在一个分岔路口的面前。

  看着这个分岔路口,姬海杉强忍住了骂人的冲动,怎么又来一个分岔路口?这是要他和齐司命分开走的节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