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姨母在上:逆子,别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上门乞财

姨母在上:逆子,别闹 涉世留名 2043 2016.12.24 13:00

  不知这谢舒书是从何处得来了三千两银子,给贴补了家用,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就仿佛谢家就没有这号人一般。

  谢家的人除却了郑氏走了,这家还有一个拖家带口的柳氏,肚子越渐变大,才让她姚梦玲心急,因为这个谢云华,也并无工作,还得靠家中补贴补银两给他。

  姚梦玲把谢舒叔的医书放进了自己的小匣子里,想起的时候便翻翻,这医术上望,闻,问,切,都是一番学问,让姚梦玲劳神伤脑了好久。

  其实姚梦玲已经够省的了可是府上工人还是多了,便只留了一个厨子,郑氏的丫鬟也被姚梦玲给了些碎银打发了,人都不在这了,还要下人作甚?

  若不是每天还得翠儿送汤药,姚梦玲就想让翠儿也拿些银子回去,让她嫁个好人家了,这府上的所有开支都是钱,一不小心就会像之前那般财政赤字,这是很可怕的!

  至今她还能记得自己跪地求郑母给的施舍,那几个巴掌如今还能在耳边回荡响起!

  为了能卖到便宜又好的补药,姚梦玲走遍了大街小巷的药馆,还被人以铁公鸡美名,这还反而衬托了她姚梦玲勤俭持家,为了这个谢家这些无需理会的头衔不理便可。

  这些时日姚梦玲想了许久这偌大的谢家不能她一个人操着祖母的心,做的比下人累啊!这家里个个人都比她舒坦多了,她找了谢云华,望着他那身裁剪合身的绸缎衣衫,在望着自己这身朴素外衣,简直就两个世界的人,但是她还是语重心长的和谢云华说道:“谢家现在需要穷则思变,我就拜托你出去找份事情做吧?谢公子!你难道想过没米粮下锅的日子吗?”

  “鸟欲高飞先震翅,人求上进先读书!祖母怎能如此肤浅?”谢云华此时有些嫌恶的望着这蓬头垢面,为了谢家忙的团团转的姚梦玲。

  姚梦玲当即夺走了谢云华手中的书,边撕烂边说道:“读书,读书,你这穿的用的吃的喝的都用花钱吗?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是说给那些本就有颜如玉本就有黄金屋的有钱人听的!”

  看见姚梦玲撕毁了他的书,谢云华先是恼怒,后而是哼了一声,又回了自己的房中,姚梦玲这下没说服人反倒让自己窝了一肚子火。

  今日本是去厨房看看这柳氏的补药好了没,但是让她惊奇的发现自己明明买了一大包补药,怎么这么快就剩下这么一点了?

  于是她决定在厨房那里蹲守,等到差点犯困倒地在急忙往里头看,只见那厨子把补药自己拿了个小布包了半小包,难怪她怎么觉得这药无缘无故的少这么多。

  她当时也没有直接戳穿那个厨子,毕竟现在谢家落寞,工钱都是推迟给的,能留在谢家的都是和谢家有一定交情的老人了。

  每日她除了帮下人晾衣,还得自己打理家中的杂务,谢云华见到她都是避之不及的,生怕她又抢了他的书,她听过读书让人聪慧,现今怎么读书还能让人走火入魔呢?

  三千两着实不多,虽然他们也知道谢家很快就会财政赤字,也依旧我行我素的照着以前谢家快活的日子那般度日,因为这些钱都是从谢老夫人那领的,自己虽然领的多点,但是钱花在府上杂七杂八的也就一下花光了。

  姚梦玲打算放弃了,无论她怎么做怎么努力的省钱,也总有人会把钱花出去,别人不会感激你,没人会透过你寒酸外在去看你朴实无华的内心,这些天忙这府里府外的跑,她第一次感觉这么累,是来自心里的。

  直到夜里姚梦玲放下账本,便问翠儿:“翠儿你说我们谢家有没有什么亲戚,就算非富可敌国但也算贯朽粟陈,能表里相济之的?”

  翠儿歪着脑袋想了会,突然灵光一闪,说道:“还真有那么一家!“

  但是没到片刻,翠儿又失望的垂下小脑袋摇了摇头道:“但是不可能的……“

  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得去试试,姚梦玲问道:“你但说无妨!”

  “是谢老夫人家的五弟,在城中做买卖,但是老夫人以前非常看不起他,早已断绝了往来,若是这番过去,指不定会被那家人奚落一番,劝老夫人您还是别去为妙!”翠儿望着姚梦玲满眼都是无奈与失落。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既然怎样都是一个难,到不如孤注一掷试试看,现在姚梦玲已经越发觉得自己不太像这谢家的人了,谢家繁华的时候不仅是言之以礼,行则有态,如今谢家没落了她哪里还有心思去顾及那些?

  次日姚梦玲便问了路,去谢老夫人五弟的家,听翠儿说谢老夫人的五弟姓袁,名邵荣,不得不说这袁家的大门气魄虽不比谢府,但也雕梁绣户,门前的石狮也彰显霸气,轻敲了几下门才有一下人出来问候:“谁啊!“

  姚梦玲礼貌的说道:“能不能去通报你们老爷,我是谢家的人找他有点要事!“

  但是那个下人听到谢家这两个字刚打算闭门不见客,就被眼疾手快的姚梦玲拦下道:“麻烦通融下,十万火急!“

  但是那个下人又道:“老爷吩咐了,只要是谢家的人敢过来他就敢让她们吃闭门羹!“

  姚梦玲没想到谢家和袁家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但还是笑脸迎人道:“事关重要,让我见下你们家老爷,若是通报了他还不愿见客,我就不再做纠缠,你看可好“

  那个下人想了片刻后于是说道:“那好吧,你先在这等着,我去通报老爷!“

  没片刻那个小厮便又回报:“你进来吧,老爷在厅堂等你!“

  终于到了厅堂,只见一个其貌不扬身材肥硕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绫罗绸缎,手上戴着一枚翠绿色的扳指,一看就是商人的模样,这人应该就是袁邵荣无意了。

  袁邵荣见她进来不说话愣着看他便开口道:“如果是谢家那老太婆的丧事我倒是愿闻其详,但若是别的事,那我可得关门送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