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姨母在上:逆子,别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郑母来访

姨母在上:逆子,别闹 涉世留名 2237 2016.12.22 12:55

  三日后,王府的一堆嫁妆便随着车马队伍风风光光的踏上了回京的路途,谢家和王家的事情才告一段落。

  这些时日,二房的郑氏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时常过来看望姚梦玲,让下人沏了一壶上好龙井,望着冒缕缕青烟,碧如翠玉的茶水,郑氏端茶杯和颜悦色道:“祖母和我同龄本应嫁个好人家却不料没入谢家,难道没有所抱怨?”

  而姚梦玲则是点点头开口道:“俗语不是有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非有意冒犯,但却事实如此……”

  郑氏拿了些外头买的的桂花糕给姚梦玲尝,便说道:“味道怎么样?”

  “甚好……”姚梦玲是很久没有吃过外面的桂花糕了,离上一次吃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

  郑氏望着吃的津津有味的姚梦玲道:“祖母若喜欢我让下人多去买些,听闻祖母以前也是官家之女,但为何沦落至此呢?”

  “沧海难为水,过去即是过去,官家的和普通老百姓又有何不同,有时候我倒是妄想过些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姚梦玲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郑氏是懂非懂的点点头,继而说道:“是啊,身在官家身不由己,其实我的际遇跟祖母也不分上下,我本是家中嫡女,父亲为了讨好尚书大人才嫁于谢云华,自小我就喜欢邻家的哥哥,只是他家官职太小,父亲并不看得上,屡次求婚都被回绝了,当媒人踏进我家门槛时我发现我已经无法回头了……”说着郑氏急忙用手帕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姚梦玲只是把茶杯放下,说道:“这些话就当做你我之间的秘密,深埋烂死在肚子也不要跟任何人诉说,知道吗?”

  “其实我知道祖母仁慈,会帮我瞒住的……”郑氏点点头转而尴尬的笑着说道。

  姚梦玲却只是有些言之过重的说道:“谢家祖制家规量是我也很难而为之,希望你也别做他想,如果想要诉苦倒是可以私底下和我说上几句,若是让府上的其他人听见了,你就不会有好果子吃的,你可明白?”

  郑氏点点头,又道:“我知道祖母菩萨心肠,自然不会害我,那日你救起娄氏我便知了几分……”

  姚梦玲大惊,刚拿起桂花糕的手都停在了半空,她不知这郑氏,言下之意是什么,本以为那时只有谢舒书和她二人在场,谁知却被这郑氏瞧了去,这让人不由的担心起来。

  郑氏只是嫣然一笑道:“祖母不必担心,只有我一人看到了,仅此而已,郑儿也没必要把这事告知他人。”

  姚梦玲才安稳的吃起了桂花糕,但是却味同嚼蜡,没到片刻郑氏便走了,但是她不放心让自己的一个贴身丫鬟跟了郑氏去,直到晚些才见那丫鬟回报:“老夫人,郑氏今日就去了锦绣阁,快一炷香的时间才出来。”

  “锦绣阁?”她也只是知道这锦绣阁是名门常去添置衣物的地方,这也不稀奇,看来这个郑氏应该也不会把她救了娄氏的事情告知谢老夫人。

  数日后,郑氏的母亲来探望郑氏,本以为姚梦玲只要唤声亲家母便能了的事,却不聊这郑母在门口直接进来了,连看都没看门口笑脸相迎的姚梦玲,两母女你依我浓,家长里短,简直把她当成空气!

  但也见晓这或许是郑氏还没有告知她的身份才如此,既然是这般那她也不必太过于计较。

  只是这郑母聊完以后直接把这一大包沉重的行囊扔姚梦玲手上就忍无可忍了,郑氏见到便尴尬的跟郑母悄悄说道:“她是女儿的祖母,是祖父之前娶的侧室,并非丫鬟,母亲!”

  这郑母听到假惺惺的笑道:“原来是亲家,没想到这谢老爷子年到花甲还如此精力旺盛,让人不明觉厉啊!”

  “故人已去,请亲家也放尊重些,这毕竟还是谢府,不是郑府!”姚梦玲最听不得的就是污蔑已故之人的话语。

  郑母把行囊一扔便指着姚梦玲道:“谢家已经落寞,你们谢家人的口气还不小,难道你们还指望那两个京城当官的,来帮你们撑腰吗?远水救不了近火!”

  这让刚出来接客的柳氏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不过见是柳氏出来了,这郑母又换了一副嘴脸说道:“这不是柳儿吗?你爹近来可好?“

  “劳您费心了,爹在宫中尚好,您这初来驾到,我都忘了给您上茶了,快屋里坐!”柳氏虽不喜郑母的嘴脸,但又不能当着长辈面失了礼仪,郑母说什么她也只管点头称是。

  姚梦玲被人扶在谢老夫人的一边,这郑母刚喝完茶的功夫便又开始挑衅了:“哎呦我说亲家这三白眼可是克夫眼,难怪听郑儿说刚嫁过来,这谢老爷子便两脚一蹬去了!”

  姚梦玲听着就来气,忍不住说了句:“那我是不是得把眼珠子挖出来亲家看着两眼空空才觉得不晦气?”

  “行了!都少说几句,姚氏只是眼疾,难得亲家大老远来此,我们谢家难得来客,应该以礼相待才是,姚氏这便是你的不是,你今晚就别吃饭了,算是惩罚……”谢老夫人深知这郑家现在势力人脉都那样都比现今的谢家要强,这硬碰硬只是以卵击石。

  郑母见得了甜头便卖乖道:“还是亲家你通情达理,哪像这些小丫头片子,只会顶嘴!”

  郑氏只能劝解道:“娘风尘仆仆过来,一路上车劳马顿的也累了,等下我带你到客房歇下脚……”

  “还是我这女儿贴心,那像谢家的人啊,老爷子死了,孙子和儿媳妇都没过来跪拜的!”但是这郑母仍喋喋不休的说道。

  再次犯了姚梦玲的底线,于是有说道:“养儿或许不防老,养女不见得有人可送终……”

  “你!黄毛丫头还三番五次顶撞我。你知道我是谁吗?“郑母叉指着姚梦玲的鼻子破口大骂。

  姚梦玲也只是笑笑道:“我只知道你是个女人!往细了讲就是个老女人!既然饭也吃不成了,那亲家多吃点,气坏了身子汤药还得花钱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