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姨母在上:逆子,别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弑母之罪

姨母在上:逆子,别闹 涉世留名 2069 2016.12.20 13:42

  谢舒书此时望了一眼此时的姚梦玲便扑通跪地,对着老夫人说道:“母亲,总是教我仁义礼智信,百善孝为先,如今王莺却做出弑母此等大逆不道之事,母亲仍然要做事不管吗?”

  听到谢舒书这般说词,谢老夫人心中的疙瘩便又让她开始反思,这小洞不补,大了得尺五,如今姚梦玲却也是家中的长辈,这王莺却三番四次的针对一个长辈,这万一以后看她不顺眼是不是也会以此法除之后快,便说道:“你还未过我们谢家的门,就不睦高堂,言语怠慢,实属不孝!自相屠戮,绝弃人理,实属大逆!枉你还是名门之后,做出此等坏你们王家脸面之事,看在王大人的份上,我便不追究此事,但我们谢家容不下你这样的人做我们的儿媳妇!“

  谢老夫人气得又开始烦咳,谢舒书帮倒水给谢老夫人,然后走到依旧跪在地上的王莺跟前说道:“你回去吧!“

  王莺带着泪,冲出了谢家,一路哭哭啼啼,她没想到谢舒书没有了前几日的温柔,更多的是冰冷,冷的她害怕。

  于是便在夜晚偷偷独自出去喝酒,喝道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倒在了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那男人见王莺也有几分姿色便带到了客栈中,迷迷糊糊的王莺把这男子当成了谢舒书便说道:“怎么是你?你不是不愿意娶我吗?你怎么会在这儿……“

  那男子见她把他误认成他人便正好,顺着王莺的话说下去:“我怎么会不愿意娶你,你知道我是有苦衷的……“

  “我就知道你不会真的不要我,你知道我多喜欢你吗?”王莺晃着醉得昏昏欲坠的脑袋抱着那陌生男子。

  陌生男子见她如此投怀送抱便顺势抱着她把她压在身下,安慰道:“对,我不会不要你的,我也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啊!“

  说着手上也不老实的在王莺的身上乱摸一通,吻上了王莺柔软的唇,继而解开她的腰带,粉色的桃花在他手指尖颤抖,他的吻让她意乱情迷紧紧抓着他的手臂,直到他感觉她身体上的阻碍,并且她轻呼疼的时候,那男子惊喜的安慰道:“宝贝儿,会有点疼,但是一会就会很舒服了!”

  床上缠绵的二人,加之床上渐而越发猛烈的摇曳之声,红烛罗帐,春宵无限好……

  但是等到早上的时候那个男子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王莺揉着散落的青丝,望着赤身果体的自己,掀开床单望见那一抹鲜红的印记,于是想起昨夜的风流韵事,她误以为是谢舒书,便羞涩的低下头轻咬着手指,既然她都已经是他的人了,那她自己便可以以此来让父亲跟着谢家说理,她就不信郎情妾意之事这谢家还不承认了不成。

  斜眼还还望见了地上一个护身符,上面用金丝绣着谢这一个大字,看来昨日那人一定是谢舒书了,看这个谢家还能怎么说。

  这时在花街柳巷玩够刚回谢家的谢云季,打了一个呵欠,便准备回房再睡一觉,昨日居然让他遇到了一个雏儿姿色虽然是自己这个小祖母之下,却也迷人,害的他昨日狂欢得都有些腰酸了,现在想了下昨日之事还觉得意犹未尽。

  而王莺这边,笑面如花的回到了家,王克等着她回来,于是质问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偷偷溜出去了,去了哪?”

  王莹羞涩的说道:“莺儿……昨日已经是谢公子的人了!”

  王克听后大喜,马上站起来问道:“当真?“

  王莺拿出了袖中的护身符,给王克看,然后走到王克的身后一同望着这有着谢字的护身符说道:“如今我也是谢家的人了,父亲我希望早些设宴,免得他人议论……”

  “莺儿你说的有道理啊,择日不如撞日,今日你随我一同去谢家,爹给你主持公道。”连自己的女儿都这么说了,那谢家那小子不娶也得娶了,况且人证物证都在谅他那小子也不敢否认。

  于是二人火急火燎的坐着轿子到了谢家,听到是王大人和王莺二人一起来了,老夫人也只能先出来一探所为何事,让下人给王克端上了茶水。

  王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便开门见山的说:“亲家母,有些事情做了就得认,不知世侄有没有跟您说,关于小女的亲事……”

  这让谢老夫人更加糊涂了,昨日还说着让她识趣离开,今日怎么就又提及亲事了?

  于是直接说道:“莺儿昨日差点毒死姚氏,您也知道弑父杀母罪应杖毙,此事难道莺儿没跟王大人说吗?”

  熟知王克听闻后,狠拍桌子,望着王莺质问:“果真有此事?”

  王莺只能点点头,不敢多说,看到自己的父亲已经发火,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能低着头。

  但是王克没一会便又换了副嘴脸说道:“小女尚且年幼无知,回去我定当教训她,至于亲家母惨遭毒手我王某让下人明日把家中珍藏的百年灵芝给亲家母补补身子,只是这一码归一码,我们莺儿昨日已经和世侄私结连理,难道你们谢家打算不认账吗?”

  而老夫人听后觉得蹊跷,但又不确定的,让下人唤谢舒书出来,待谢舒书出来后对着王克还有老夫人行礼后便不解的问道:“母亲让我出来有何事?”

  谢舒书望了眼羞红脸的王莺还有有些愤怒的王克,而母亲也显得十分气恼,说道:“书儿,你是不是昨晚和王莺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枉我教你圣人礼仪你却如此败坏我们家风!”

  而谢舒书更不解了疑惑的问道:“母亲我昨日整夜在房中看医书,又何时做了不苟之事?”

  谢舒书的下人也证实道:“昨夜少爷真的一夜都在房中未出去。“

  王莺见谢舒书还不承认便拿出那个护身符说道:“你看看这东西是不是你落下的?你现在还想狡辩吗?“

  看到那护身符这时老夫人便明了了,说道:“还的确是我们谢家对不住你啊!“

  因为那个护身符是她专门给谢云季做的,今日才听闻他回来的消息,那除了他便再无他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