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姨母在上:逆子,别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误遇王爷

姨母在上:逆子,别闹 涉世留名 2157 2016.12.28 12:55

  那个白衣公子进了一家客栈,二楼一个衣冠华丽的男子面色从容举止端正的坐在一间上房里下着棋,这男子面若冠玉,色如春晓花,鬓如刀削,眉如利剑,凤眼迷离,一身墨色,腰佩碧玉绸带,一眼就能看出此人非富即贵,听到推门声便头也不回的捏起一块黑子,放在棋盘上说道:“你就是玉琼堂的新堂主?“

  “始兴王殿下,有话直说。”白衣男子只是谨慎的望着那个在下棋的男子,那名下棋男子正是陈宣帝的庶子陈叔陵,为人谨言慎行,敬终慎始。

  “我就喜欢直来直去的人,交友贵在知心,本王希望能和堂主做个朋友!”说着这才正脸看向眼前带着斗笠的白衣男子。

  “这样说吧,本王也算和老堂主是莫逆之交,既然老堂主继位给你,你若是愿意帮我办事,本王定然不会少了你的好处!“陈叔陵盯着眼前不语的男子说道。

  此时那男子才开始发话道:“王爷美意,小人心领了,玉琼堂现今已不是为了利益而成为利刃的玉琼堂……“

  “堂主不妨先考虑下再做决定,现今玉琼堂老堂主一死,毒疯就把玉琼堂的人夺去了一半。若是我向圣上禀明,堂主私下藏毒祸害官僚,以乱我陈朝朝纲,你们玉琼堂现今剩下的人,怎么和我们朝廷作对?”陈叔陵早已做好万全之策,就不怕这个新玉琼堂主不听他的话。

  “玉琼堂,愿助王爷一臂之力!”戴斗笠的男子只是撇了一眼角落的熏香,没有丝毫的表情。

  这时陈叔陵的手开始发麻,便惊讶的睁着眼说道:“为何本王会……“

  戴斗笠的男子轻轻一笑,说道:”为何会手麻?这可是我们玉琼堂的招牌,万寿僵,不出三日就会全身僵硬而亡,还请王爷好好享受,小人告辞……“

  没人敢威胁他们玉琼堂,大不了就直接两败俱伤,若是能出其不意攻其无备那自然是更好的选择,他早在陈叔陵入住之前就串通掌柜,把有毒的熏香放进他房中,白衣男子出了客栈后回头望着一眼,然后提了下斗笠便扬长而去。

  姚梦玲提着一大包的米糕打算趁着天黑去多卖些,但是却被一人撞倒在地,米糕也洒在了地上。姚梦玲望瞪着那两个急忙离去的人影喊道:“喂!你们两个!撞了人就想这样算了吗?“

  等姚梦琳走进时发现是一个男的正扶着一个衣冠华丽的男子,这个男子脸色发紫有些不对头,便好奇的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少管闲事!走开,别挡着我们公子的路!”那个侍卫模样的人向姚梦玲喊道。

  “可是你们撞了我,还把我的米糕给弄掉了,你们得赔我!“这是她姚梦玲花了好长时间才做好的米糕,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怎么能就此了事。

  虚弱的男子正是中毒的陈叔陵,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于是小声的说道:“赔给她!“

  那个下人模样的人拿出了一锭金子给姚梦玲,吓得姚梦玲都不敢接:“不需要这么多得,我不想占你们便宜!“

  正在姚梦玲推脱的时机,这偏门巷角,杀出了一个黑衣人,拿着剑就想刺那个虚弱的陈叔陵,姚梦玲这时吓得只能闪到一边,倒是他的侍卫功夫不错,正在跟那个黑衣人刀光剑影的血拼,姚梦玲盯着虚弱那个靠在墙边的虚弱男子,正犹豫要不要救他,纠结了一番后直接上去把人扶起,再望向那个虚弱的男子道:“你现在这个样子需要快点去看大夫,就当是我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吧!“

  那个陈叔陵望了一眼还在血战的侍从,只能听由姚梦玲拉着他到了远一点的医馆,里头的大夫帮那男子把脉后,摇摇头道:“这位公子脉象奇怪,恕老夫医术不精,不知这位公子是何病状,但是这脉象缓慢异于常人,怕是不出三日便会暴毙而亡……“

  “你可是大夫啊!你怎会不知?”姚梦玲盯着正微微喘气,仿佛不行的陈叔陵。

  那个大夫也无可奈何的说道:“姑娘若是这位公子的亲人请节哀顺变,准备后事吧!”

  姚梦玲拉着那个大夫的手说道:“真的就无药可解吗?”

  “姑娘回去吧!”那个大夫扯回自己的衣袖,便再给别的人把脉诊病了。

  姚梦玲见此,只能把陈叔陵先带到米粮铺再作打算,由于路太远了,姚梦玲还扶着一个七尺男儿十分吃力,一路摔了好几跤,膝盖的皮都磕破了。

  到了米粮店才把陈叔陵安置在椅子上,觉得这个男子年纪轻轻就要离开人世,姚梦玲心中顿时开始同情起了这个男子,便道:“为什么会有黑衣人要杀你?你现在又不知道得了什么病,或许那个大夫是瞎说的,你三日后还会好好的,我们等下可以换一个地方再就诊就好了……“

  “咳咳……他说的是真的……“陈叔陵咳嗽的回道,现今十分虚弱。

  姚梦玲十分意外的说道:“你怎么知道?难道是有人故意害你成这般模样的?“

  陈叔陵点点头,眼睛闭起来,若不是看到他还在呼吸,面如白纸就像个死人一样。

  姚梦玲想故作轻松的说道:“本来我是想带你回府的,但是我已成家,不能带着一个男人进府里,不然就会被人说我不守妇道了……“

  这时那个男人才睁开眼说道:“你说府上?这城中的名门望族不会穷到要自家夫人出来做买卖吧?“

  姚梦玲听到他这么说便噗呲一笑道:“是啊,我们谢家真的很穷……“

  “谢家?这城中大户就剩谢嘏谢尚书府上了吧?咳咳!”陈叔陵一说话便又开始剧烈咳嗽了……

  姚梦玲帮他拍背顺气,尴尬的笑道:“正是,说起惭愧!”

  陈叔陵又道:“自从谢嘏大人死后,中庶子和卫将军都在京城恐怕谢府现今已无已为靠了吧?”

  “是的,所以我才到街上去做点小买卖……”姚梦玲抿嘴说道,说自家的没落是谁都不喜欢提及的,但是他又问了也不好不答,万一那个大夫说的是真的他就只能活三天,说与他听也无妨。

  这时陈叔陵说道:“若是我真能好,你可愿随我回京?我可以让你做我的人,衣食无忧你可以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姚梦玲惊讶的是这个男子为何会说出这般话,实在太唐突,她根本没反应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