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姨母在上:逆子,别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七去之条

姨母在上:逆子,别闹 涉世留名 2010 2016.12.19 18:28

  待入夜谢舒书帮姚梦玲把脉之时,姚梦玲问道:“舒书,我跟王大人说的那番话也并非我的本意,你可记得《大戴礼记》里的七去之条?”

  而谢舒书听到这里便有些疑惑的答道:“七去之法,不孝父母,无子,淫,妒,有恶疾,口多言,盗窃,但何故问此?”

  姚梦玲握住谢舒书的手慎重的说道:“对,就是这些,你找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约王大人之女来府上一叙,无论你有多讨厌她也要忍着,让她来寻我,其他的你什么也不用知道……“

  谢舒书本着怀疑的心理同意了姚梦玲的提议,至于是怎么一回事只能等到时便知。

  果然不出三日谢舒书带着王莺到了府上,正巧柳氏和郑氏都陪着谢老夫人去烧香祈福了,姚梦玲就在厅堂候着王莺,等着她进来便让谢舒书领到了面前。

  这谢舒书向王莺介绍道:“相信其他人你也都见过,而这位是我的姨母,按辈分你也得唤她做姨母……

  王莺也是错愕谢舒书居然会有比自己还小的姨娘,但是还是甜甜的叫了一声:“姨母!“

  而姚梦玲则是十分满意的点点头拉着王莺的手表现的甚是欢喜得说道:“哎呦这声音真好听,跟树上的黄莺似的,书儿,你先出去,你难得带钟意的姑娘回家,我要和她聊聊……”

  谢舒书行了礼后便离去,就剩下姚梦玲和王莹二人在这屋里,王莺心里想的是这女人到底要跟自己说什么,而则是淡定的姚梦玲按着计划行事……

  姚梦玲从自己的腰间上拿出了一枚精致的玉佩,这枚玉佩是父亲在她六岁生日之时送给她的,她一直带在身上片刻不离身,这样便能感觉自己的父亲还在身边,顿了会便把玉佩放到了王莺的手中,语重心长的说道:“以后我们家书儿还得你照顾,这东西就当是姨母给你的见面礼,我就是喜欢你才留你下来说说话的!“

  王莺望了一眼这玉佩成色透亮,一看便知是上好的玉石打造而成,也只是觉得这个姨娘只是欣喜自己而赠于自己的便没再多想,放入了囊中……

  当她走后便故意让下人寻那个早就送给王莺的玉佩,数日后又让谢舒书约其出来吃个饭,王莺自然不会拒绝,而且为了得到长辈的喜爱而下了点小心机,把姚梦玲送她的玉佩带在了身上。

  她不知姚梦玲已经料到王莺肯定会带着那块玉佩过来的,于是让谢舒书打听了王莺爱吃的菜,让厨房专门去做这几样菜,谢老夫人本是好奇,但是待厨房的人跟她说这是王莺喜欢吃的菜也不便多说。

  待王莺在饭桌上吃饭之时,谢老夫人还是问了一句:“小丫头,这些可是你平时所喜欢的菜肴?“

  王莺怎知这谢老夫人会特意让下人准备她喜欢吃的菜,便满是感激的说道:“谢谢老夫人特地为莺儿准备的菜肴……“

  谢老夫人摆了摆满是皱纹的手,伸手指了下坐在一旁的姚梦玲说道:“这并不是我的意思,而是姚氏的意思,看来姚氏也跟我一样喜欢这丫头,丫头还不快谢谢你姨母……“

  王莺点点头,感激的对姚梦玲说道:“谢谢姨母!“

  而谢舒书则是给姚梦玲和老夫人夹菜了以后便给王莺夹菜,便温柔的说道:“姨母一番好意你也多吃点……“

  酒足饭饱以后,本是该让谢舒书送她回去,但是谢舒书看到了王莺腰间有一枚和姚梦玲一模一样的玉佩,而姚梦玲这些时日也说自己的玉佩丢了,他便了然这姚梦玲要做什么。

  一侍奉姚梦玲的丫头看到了这玉佩便惊讶的说道:“这不是老夫人的玉佩吗?“

  王莺此时得意的说道:“是的,正是姨母的玉佩……“

  姚梦玲等人闻讯便都望向王莺,而柳氏最为公正此时也说道:“这的确是祖母的玉佩,前些时日不是丢了让下人寻了吗?为何会在莺儿姑娘的身上?”

  此时正是好时机姚梦玲便也附声说道:“好像前些时日是书儿带她过来过一次,那日后我的玉佩便不见了,这可愁死我了,这是我父亲的遗物啊!”

  而王莺见她这么说便解释道:“姨母你难道忘了那时是你说喜欢莺儿。所以才把玉佩赠与莺儿的吗?”

  姚梦玲却装作满是无辜的说道:“这是我父亲留给我唯一的遗物,我又怎会赠与你?如果是我送于你又为何会让人寻之?这难道不是你在狡辩?“

  王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中了姚梦玲的计,便不顾平日淑女形象的争执道:“哦……我知道了,是你故意陷害我!!这破玉佩还你!!“

  说完后把玉佩狠狠摔在地上以解气,玉佩摔成了两半,那清脆的声音,让姚梦玲心疼的皱了眉……

  姚梦玲此时硬是挤出几滴眼泪委屈的说道:“书儿说你喜欢吃这几道菜,我还特地让下人给你做,如今你却这么诬陷于我,这还让我怎么有脸面呆在谢家……”

  而谢老夫人本来是挺喜欢这丫头,虽然这件事会让她心中生一疙瘩,但是也不至于十分讨厌,而和气的说道:“只是一枚玉佩,姚氏,我让人给你从新打一枚一模一样的,赔你就是了,别伤了两家的和气……”

  这时的姚梦玲只是紧握双手,这一幕被谢舒书看在了眼里便过去,捡起地上破碎的玉佩,用袖子小心谨慎的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向老夫人说道:“毕竟莺儿是我的未婚妻,孩儿愿意为其将功补过,帮姨母再做一枚玉佩……“

  这时谢舒书,看了一眼姚梦玲,他望到了她漆黑瞳孔里的那一抹疼痛,他突然间好想抚平她皱成小山丘的眉头,抽却她内心的痛楚,因为她是为了帮自己才会这样的,现在只不过是弄巧成拙而已……

  送了王莺回去之后,谢舒书把她送回了房里,帮她撩起了耳边的碎发说道:“如果感觉难受就哭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