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姨母在上:逆子,别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天大误会

姨母在上:逆子,别闹 涉世留名 2041 2016.12.29 12:55

  姚梦玲拒绝道:“梦玲知道公子是一番好意,但是没有谢家就没有今日的我,虽然囊中羞涩,但自足温饱。”

  只见陈叔陵不知何故的大笑了起来,片刻后便对姚梦玲道:“你是第二个拒绝我的人,不过你比他仁慈……”

  “此话怎讲?”姚梦玲不解的问道。

  陈叔陵望着瘫在椅子上,望向房梁,无奈的笑道:“我并非生病,只是中毒而已,便是拜他所赐……”

  姚梦玲忽然想起了家中谢舒书留有一本医书给她,不知道能不能死马当活马医,眼前的男人明显已经是奄奄一息的感觉了……

  于是她把自己的外衣盖在陈叔凌的身上说道:“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

  姚梦玲见他不语便回去,拿到了那本医书后,又拿了谢舒书放在房中的针,就匆匆忙忙的又赶回了米粮铺,推了下眼前一动不动的男人,见他依旧不为之所动于是伸手探了下鼻息,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说道:“我还没死……”

  听到他这么说姚梦玲便放心了,于是拼命的翻医书,然后问道:“你现在感觉哪里不舒服啊?你千万别睡着啊!”

  “全身发麻,使不上劲……“陈叔陵觉得她在做无用之功,但是还是回答了她。

  “有没有觉得头晕目眩,胸口发闷?“姚梦玲看到一章写着毒字,下面就是这个症状,但是具体什么毒却没有明细的说明。

  但是陈叔陵已经失去意识了,姚梦玲把头放他胸口停到心跳才放心下来。

  “怎么办?他都晕过去了,怎么知道他是不是中那个毒?”姚梦玲急的自言自语道。

  万一错了,把他给医死了,自己也脱不了干系,而且他的随从功夫如此高,若是他以为自己蓄意杀害他主子,自己可百口莫辩,毕竟是她带走他主子的,而且若是人死在这,就更加罪责难逃了。

  但若是不及时医治,此人也是一个死啊,姚梦玲经过一番思想的斗争后决定先救人再说。

  于是按着那个方子去外面药方抓了药,但是这药材都是十分稀有自己连听都没听说过的,所以也十分昂贵,刚到手的银子又要白白送人了。

  给他用慢火熬一个时辰再用中火熬了两个时辰,好不容易把药熬好,才发现这里没有汤勺!

  于是她突然想起了之前谢舒书嘴对嘴喂她汤药的时候,刷的一下整张脸都红扑扑的,于是决定还是去买个勺子吧,这男女授受不亲,除了喜欢的人,对陌生的男子实在恕她做不到啊!

  她刚迈出门的时候觉得好像自己忘了什么,于是拿起医书望了一眼后整个人都崩溃了!需要半个时辰内喝完???她出门到集市都要半个时辰了,再回来这个人会不会死了?那买了勺子也浪费银子啊!

  于是姚梦玲无奈的喝下那乌漆墨黑还奇苦无比的汤药,扶起他的头正准备喂,只见陈叔陵突然睁眼,让姚梦玲措手不及,两个大眼瞪小眼,而陈叔陵迷人的丹凤眼此时正在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她,虚弱的说道:“你在作甚?”

  “那个……我怎么跟你解释呢我正打算给你喂药,我说没汤勺你信吗?“姚梦玲望着他那一副摆明了不相信的表情。

  “姑娘既有家室何必轻薄于我?还是说你是在欲拒还迎?”陈叔陵眼眯着眼魅惑的望道。

  “我都说你误会了,这方子上说,你得半个时辰内喝完这药,我见你晕过去了,既然你醒了,这药你快喝了!“姚梦玲把药递到他的面前。

  陈叔陵先是嫌恶的看了一眼那汤药,但还是单手拿着喝完了,突然他瞪大眼睛,双手握拳,十分难受的全身颤抖,说道:“你给我喝的什么?“

  “药……药啊!”姚梦玲心想这下完了,或许真的吃错药了,若他真的死了可怎么办?于是拉着他的手打算带他去看别的医生却被他推到了地上,屁股一阵刺疼。

  过了好一会他才缓过来,面色仿佛好了些许,陈叔陵动了下麻了的手,可以动了,身体虽然虚弱但是好在已经有知觉了,便打量着眼前的姚梦玲,总觉得这个女人行径古怪,于是试探的问道:“你可知玉琼堂?”

  “是药铺吗?”姚梦玲不解思索的问道。

  但是陈叔陵依旧继续说道:“是药铺,专卖毒药的药铺!”

  姚梦玲先是惊讶,然后又笑道:“怎么可能会有专卖毒药的药铺?你说笑的吧?”

  陈叔陵知道,这玉琼堂的毒药样样奇毒无比,并且城中无药可解,解药只有堂主一人才有,这便让他不得不怀疑这女子是不是玉琼堂的人了,想起方才这女人还妄想轻薄他,难不成是那个人故意取得他的信任,然后再把这女人安插在他身边?

  但是这玉琼堂也太小看他了,既然他们这样那便依着这些人,给他们点甜头,然后找个时机,连着他那皇兄一并产除算!绝不姑息!

  “姑娘当真不愿随我回京?”陈叔陵依旧在试探的问道。

  姚梦玲摆摆手笑着说道:“不用了,我不能放下谢家不管,我既然嫁入谢家,那生是谢家的人,死是谢家的鬼!”

  而陈叔陵的心中想的则是这个女人究竟是在打什么鬼主意,但是想了一下决定先跟着她,看看她说的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姚梦玲望着漆黑的夜不知是什么时辰,急忙对陈叔陵说道:“公子既然你好些了我就先回府了,不然就没法跟他们交代了……“

  然后急匆匆的走了,回到谢府敲门后发现开门的是谢云华,盯着姚梦玲,有些许不悦道:“祖母夜深人静才回,难不成是在外面做了些见不得人的事?”

  “没有!我在米粮店里不小心睡着了才晚归的,没有下次了!”姚梦玲心虚的不得了,实在没办法把她救了一个男人的事情说出来,如果说出反而会被误会。

  “那祖母身后之人又是谁?“谢云华此时脸上全是怒意的盯着姚梦玲!

  姚梦玲听闻便吓了一跳,她身后什么时候有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