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混元仙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骨折事件(上)

混元仙王 乌星.QD 2564 2004.06.22 11:00

    

  五天后,天森学院院巨大的操场里,整整齐齐停着十辆大型魔法传送车。在闪着蓝光的魔法车前面,是十支列成方队,一身黑色战甲,英姿飒爽的新生队伍。

  按惯例,天森学院的学生在正式上课前,都要到前线去实习一百天,感受真正的军人生活。经过血与火的考验,他们才会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发掘出自己的潜能,在三年的学习期间取得最大的成就。

  战场实习对这些从未上过战场的新生来说,既充满了紧张刺激的期待,也有少许的恐惧和不安。

  听高年级学长说,虽然他们这些实习校官在战场上受到特别保护,从来不安排他们和敌人正面作战,但是战场形势瞬息万变,还是有很大的机会与敌人交上手。有作战,就有伤亡,就有人倒在战场上,再也不能回到学院的课堂。

  这时,一星元帅,天森学院德高望重的坎比院长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一泯,和蔼可亲地道:“同学们,刚才我已经讲了七个大点,二十个小点,四十个小节的注意事项,那就是我对你们在实习中的所有要求!”

  “啪啪啪……”,脚都已经站麻,还没见到敌人,先被这干瘦老头打败的新生拍响震天般的掌声:两个小时了耶,终于熬到头了,要上前线了!

  掌声停止,瘦瘦的坎比笑眯眯地开了口:“谢谢同学们的掌声,既然大家听得这么高兴,我也心情不错,就破例再教你们几招在前线的保命绝招。嗯,时间不多,就大概讲讲吧,有四个方面,十个大点,四十个小点,八十个小节……”

  一千张嘴巴张成塞得进拳头的漏斗,每个人都恨不得砍断刚刚拍掌的双手。

  “报……报……报……报告!”一句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喊突然打断了坎比的演讲。一只手搭上主席台的台面,慢慢地,一个头扎小辫,乱发覆面的小子从主席台后面爬上来。弯着腰,“嘶嘶”地抽着风箱,努力平息喘得一塌糊涂的呼吸。

  坎比吃了一惊,看着这怪物,不知他要干什么。

  台下第一方阵里的阿鲁芸惊叫道:“斯林大哥!他……他不是逃学了吗?所有考核都没参加,寝室也敲不开门,大家都以为他回家了呢。”

  每一个百人小队的小队长都是学院的导师,副队长是毕业年级最优秀的学生担任。

  阿鲁芸所在的第一小队的副队长正好是风清扬,听到阿鲁芸连那怪物的名字都叫得出来,不由恼怒地回头瞪了她一眼,厉声道:“注意纪律,不准交头接耳。”

  阿鲁芸一吐舌头,咕哝道:“知道你厉害,是雄鹰家的人嘛,用得着这么凶吗?”身边一直紧盯着阿鲁芸的男生都纷纷点头,女生却红晕上脸,被风清扬威武的风姿和气势迷得七晕八素。

  台上只有孤零零的一张小讲台,坎比老头一个人站在后面。一见那怪物也不开口(其实是气还没顺过来),喘着粗气,“凶狠”地眼光直直地盯着他(其实是累得翻白眼),坎比马上对着台下大叫:

  “唐巴总教官,这是你的学生吗?为什么跑到台上来了?快,将他赶下去。他好可怕!喂,小子,你要吃人吗?告诉你,几十年前我可是七级武技高手,现在虽然八十八岁了,也还是有两下子的。看招,哎哟,我的老腰!”

  “咔嚓”,所有人都清楚地听到骨节错位的声音。坎比双手虚张,一个起手势还没比完,就僵在台上一动也不敢动。

  台下的一千名新生顿时在心里笑翻了天,却又不敢表现在脸上。

  院长为新生送行,全院不得不来再一次经受坎比折磨的一百多位教官、教授也古怪地涨红了脸,纷纷将头埋在胸前,害怕真的笑出声来,在学生面前失去仪态。

  就这样,庄重严肃的送行大会,被斯林小子破坏无遗。

  斯林站得最近,他就是白痴,也知道那“咔嚓”一声意味着什么。

  “呃”,斯林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气喘竟奇迹般治好了。

  “啊……亲爱的院长大人,院长爷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在房间里睡着了,迟到了。一着急我就爬上了主席台,直接向你报到。院长爷爷,你没事吧?”

  凶神恶煞的唐巴总教官,此次新生实习的总队长跳上主席台——此时也是大脸涨得通红,肌肉扭曲,显然在强行压抑着什么——低声对斯林怒喝道:“小子……呃,快松手,呃,不然院长……呃,真的没救了。”

  被唐巴一喝,斯林不知什么时候抓到坎比胸前的双手吓得一松。

  唐巴没想到斯林反应这么快,救援不及,“咕咚”,坎比院长四脚朝天跌到地上。

  唐巴狠狠地瞪了斯林一眼:“蠢货,回头才收拾你。”立刻显出临危不乱的本事,回头向台下怒喝道:“救护队,上来救人。现在就是很好的实习机会。你,还有你,按住院长双脚,不准他动……你,还有你,按住院长双手,不准他乱抓……对,腰椎错位要先用光系魔法将它复位……院长,是有些痛,他们都是新手嘛,你再忍一忍……好,上夹板,缠绷带,将院长固定在担架上……好,很好,表现还不错。嗨,嗨嗨,先别跑呀,院长后脑勺也摔破了一个洞,你们也得将它补上呀。”

  一通忙乱之后,对着躺在担架上,被绑得粽子样的坎比院长,斯林欲哭无泪,手足无措。

  “小子,你到底是谁?说!”担架上的坎比院长还真坚强,被这些毛手毛脚的实习救护队员一通乱搞,居然还没昏过去。他双眼射出恐怖的绿芒,好象要生吃了缩成一团的斯林。

  唐巴大吼:“你学号多少,什么名字,分到哪个小队,为什么迟到?说!”

  “我叫斯林•谷里,不知道分在哪个小队。我报到的那天晚上,被那个什么木公死老头东搞西搞,就昏死过去,现在才醒来。嘿,黑脸教官,我刚才问了守宿舍的大爷,你猜怎么着?老天,我竟然睡了十五天耶!这可破了我的纪录,以前在谷里,我最多也只睡过一天半。有奇有怪……”

  唐巴脸色一沉,决定为可怜的院长做点什么,让这回答长官问话都乱没规矩的小子知道“恶魔唐巴”的厉害:

  “小子,这么说,你连新生考核都没参加罗?”

  “没有。”

  “那好,没有参加新生考核,就是没有取得入学资格。我宣布,驱逐斯林•谷里……”显然,唐巴是要将斯林驱逐出天森学院。

  “驱逐斯林•谷里到实习营第一小队,接受最严格的军事训练,让他好好学学什么才是真正的军人!”担架上的坎比院长突然打断唐巴的话。

  唐巴差点被坎比的话呛死,眼睛鼓成铜铃:“院长,第一小队可是这一届新生的精英,他……这小子,他可连考核都没参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