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混元仙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赛前斗法(上)

混元仙王 乌星.QD 3569 2005.02.24 18:07

    

  谷里家的大宅在平康里的街尾,街头第一家,与谷里家朴实的古典建筑风格截然不同,从富丽堂皇的院墙和大门,一直到露出院墙的金碧辉煌的黄瓦红墙,高楼箭堡,无一不显示出整个建筑的皇家风范和气宇森严。

  这就是天森第国第一家族,雄鹰家族模仿皇家宫廷样式建筑而成,几乎占了平康里半条街的豪宅。

  晚饭时间,雄鹰家宽敞的饭厅里,巨大的白色长形餐桌旁,密密麻麻地坐满了雄鹰家所有的男性成员和军中亲近的将官。饭厅望板和四周的墙壁上,珍贵无比的高能魔法晶石经过改造后,散发出柔和的粉红色光芒,照得大厅明亮无比。

  餐桌主位上,雄鹰家族的家主,雄鹰军团军团长,三星元帅云无影轻捊虎须,和颜悦色地对坐在他旁边的小姑娘说道:“阿鲁芸,天森学院在停战期放假三十天,你接受清扬的邀请到我们家都快十天了,怎么还是这样拘谨?呵呵,你和清扬一战成名,成了民族英雄,当上了二星将军。只怕谁也想不到,当时冒着生命危险冲出虎族大军到黑狱堡垒报信的红粉英雄,竟然是这么一个喜欢害羞的小丫头!呵呵呵……今晚餐桌上都是久经沙场的元帅和将军,这么小的将军,云无影从军四十年还是是第一次见到啊!”

  被云无影一调侃,本来就红云满脸的阿鲁芸连脖子都红了,几乎已张不开口:“元……元帅,我……我……我当时吓……吓慌了,都是风清扬学……学长的主意,我哪……哪里是英雄了。”

  坐在她下首的风清扬双眼放光,含情脉脉地看着满脸绯红的阿鲁芸,站起身来,在云无影和阿鲁芸面前的裴翠酒杯里添上一点果酒,毫不排饰他对阿鲁芸的热烈眼光:“阿结,当时情况危急,我不可能不管魔法班队员的死活,独自逃命去报信。如果不是你有五级魔力,能够使用空间魔法,只怕我和你都战死在死亡腹地了。所以,你是当之无愧的民族英雄。”

  阿结红着脸辩解道:“风……风清扬学长,你……你用魔法晶石制造出地裂,消灭了虎族搜索队,救了魔法班队员的命,你……你才是英雄。”

  听她话里的意思,风清扬竟然恬不知耻地将斯林制造出来,吞没了虎族搜索队的巨大地洞的功劳据为己有,成为他邀功的资本!

  二星元帅,雄鹰军团副长,镇守黑狱堡垒的雄鹰家族的老二云无暗哈哈大笑:“大哥,你看看他们,你捧我,我捧你,都是那么谦虚。呵呵,真是天生一对。”

  阿鲁芸不满的眼色一闪而过,红着脸低下了头。看在得意洋洋的风清扬和其它人眼中,却好象是害羞地默认了云无暗的调笑。

  坐在对面的风林火猛地低下头,呼噜呼噜喝起甜汤,借以掩饰眼中幽怨和狠毒的目光。

  话题一转,不知谁提起了明天的魔法武技大会。前天还在黑狱堡垒值勤,在斯林“绑架”龙海时有过一面之缘的一星将军抿了一口面前的果酒,沙哑着嗓子道:“元帅,不知道你们听说没有,谷里家的独苗,和阿鲁芸小姐一同到过死亡腹地的斯林并没有死……”

  “什么?斯林大哥没死?”阿鲁芸面前立刻现出一张长发覆额,随时笑嘻嘻地,让人觉得既搞笑,又亲切的面孔。冲动之下,她猛地站起来,打翻了桌边的酒杯。

  在大家惊讶地注视下,阿鲁芸紧张地坐回座位,等着被称作科亚的那位一星将军的进一步消息。风清扬疑惑地看了一眼激动的阿鲁芸,提高嗓门道:“科亚将军,那个魔法武技都是零级的废物,你提他干什么?也不知道当时在歼灭战里,是不是当逃兵了……”

  阿鲁芸满脸涨红地瞪着风清扬,让他再也说不下去。

  科亚皱着眉头道:“清扬说得不错,我查过资料了,那小子确实是魔力零级,武技零级,当时还是靠国王亲自为巴林卡兄弟开了条子,才破例进入天森学院的。令人奇怪的是,那个叫斯林的小子一回到谷里家,马上就报名同时参加明天的魔法和武技两项比赛。而且,谷里家族在今天下午悄悄成立了谷里财团。谷里财团的第一笔生意,就是在各大明盘、暗盘同时购买斯林独蠃的彩票,有多少买多少。据我属下赌盘的估计,谷里财团至少在斯林身上下了一千万金币的重注,很可能是谷里家族世代积攒的所有财富!”

  云无暗第一个笑出声来:“哈哈哈,巴林卡和门别发疯了吗?居然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废物身上。”

  风清扬和风林火也同时放声大笑。风清扬一转身,对身后的管家道:“这个废物也想拿冠军?爱说笑。这一千万金币不是白送吗?云伯,谷里财团给我们家的盘口送了多少钱?”

  云伯马上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单子:“少爷,盘口刚刚结算,送来的汇总上显示,独买3453号选手斯林独蠃的只有一单,是一百万金币。”

  “一百万?”那些将官顿时将羡慕的眼光看向得意洋洋的风清扬。以一个中型盘口来说,只怕所有的单子加起来也没有一百万。更何况,这一百万是铁定稳蠃不赔的死单。

  一时间,饭厅里议论纷纷,都在议论谷里家族发疯的举动背后的用意。

  突然之间,大家同时想到了十天后的大选,顿时心照不宣地闭上了嘴:谷里家莫不是借此机会向各大家族行贿?巴林卡失去固定议员席位,肯定是想参加十天后的活动议员席位的选举,从政治深渊里重新爬起来。这种不动声色的贿选方式太高了,真亏谷里兄弟想得出来!

  正准备参加议员选举几个人立刻顿足不已:自己怎么就想不到呢?笨死了!

  云无影却一直在皱眉沉思,好象没有注意到餐桌上的变化,他抬起头来问云伯:“云伯,斯林的赔率是多少?”

  “主人,单子上说,最新资料表明,斯林选手魔法、武技都是零级,所以,他在每个盘口都是赔率最高的选手。我们定的是一赔一千。”

  “一赔一千?单子是一百万,如果斯林蠃得冠军,我们就要赔10亿金币?”云无影粗壮的身子猛地向后一靠,顿时觉得一股凉意从头到脚,迅速凝固了全身的血液。

  众人一见云无影失神的样子,顿时觉得形势不妙。以谷里兄弟的精明,怎么会不事先得到云无影的默许,就将百万金币送到盘口?谷里家如果不是贿选,那……那些单子背后的阴谋就太恐怖了!

  开得有赌盘的人顿时觉得冷汗涔涔而下。一比一千的赔率,如果是活单,任何一个没有封顶的赌盘都要赔得倾家荡产!

  风清扬和风林火同时站起身来。风林火抢着大声道:“父亲,不管谷里家搞什么名堂,我不相信,以我已经练到六级的武技,还斗不过一个靠走后门进入天森学院的白痴。”

  风清扬一把拉起阿鲁芸:“父亲,我的魔力也已经跨过五级大关,进入第六级水平。我和阿结一定会联手对付斯林小子,打得他满地找牙!”

  阿鲁芸生气地甩开风清扬的手:“学长,比赛的时候完全靠实力,又是单独比赛,我们联什么手?斯林大哥也是我们的学友,他蠃了,也是天森学院的骄傲啊!”

  风清扬一愣,喃喃道:“当然,当然,我不是这个意思,比赛当然靠实力了。”眼中忌恨的寒光越来越浓,紧紧攥着双拳坐回椅子上。一仰头,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风林火不动声色地看着对面两人的表现,略一迟疑,也拿起面前的酒杯,轻呷慢咽,悠悠喝完杯子里的果酒。

  谁也没有注意到,站在阴影里的云伯看看两兄弟面前空荡荡的酒杯,嘴角露出一丝笑纹,摄手摄脚地退出饭厅。走过饭厅转角,云伯身子一动,典型的空间魔力磁场一闪,从静悄悄的院子里消失。

  饭厅里,谁也没有心思再继续逗留,大家匆匆对付完面前的食物,连忙向云无影兄弟告辞,回去检查自己盘口接到谷里家那不知吉凶的赌单没有。

  云无影站在饭厅门口,目送那些惊慌失措的亲信从视线里消失,他歪过头对身边的云无暗轻声道:“无暗,等清扬送走阿鲁芸小姐后,你马上让他和林火一起到密室里来。看来,我必须向‘他’屈服,乞求‘他’的帮助了!”

  云无暗双眼剧烈地一跳,强自镇定的声音仍然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大哥,你想好了吗?你只要一开口,我们就……就要受制于人了。大哥……”

  “别说了!你真以为魔法阵是谷里家偷偷送给万兽王国的吗?老二,你错了,大错特错了。如果万兽王国偷袭成功,我们失去黑狱堡垒,雄鹰家族将成为千古罪人!得益的绝对不是谷里家族,得益的是谁你还不明白吗?我们可以故意忘记,那个家族可不会忘记这一千来的屈辱呀!从魔法阵事件来看,他们准备不遗余力对我们下手了。哎,本来还指望清扬两兄弟成为冠军议员,让他们投鼠忌器,帮助雄鹰家渡过这个难关。可现在,谷里家族又在后面发招了。哎,也怪不了谷里兄弟,他们也是为了家族的利益才使了这个怪招。我敢肯定,乌丹一定有重要的研究成果,那个斯林经过她的训练,肯定有把握击败清扬和林火!如果我不向‘他’屈服,清扬和林火就蠃不了明天的比赛,我们又怎么对付那个家族和谷里家的前后夹攻呢?”

  云无影无力地挥挥手,阻止还想说什么的云无暗:“别说了,联系‘他’吧,说我马上要见‘他’!”孤独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斑驳的树影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