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古武机甲 龙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奉仁

龙城 方想 3596 2019.05.18 12:05

  奉仁光甲学院。

  校长室位于山巅最高点,徐柏岩站在落地窗前,俯瞰整个校园。他穿着黑色西装,国字脸棱角分明,头上是干脆利落的板寸,指间雪茄烟雾缭绕。

  今年是他买下这所学校的第三年。

  他身边是教务主任林南,晃动手中酒杯,威士忌里冰块撞击杯子发出清脆的声音。他的身材微胖,笑眯眯的看上去很和善,是学校有名的“笑面虎”。

  远处学校大门方向,不时有大大小小的飞船飞车降落。大门口更是人满为患,停满了各种型号的光甲。

  校长室内的光幕上,闪过一张面孔。

  林南嘿然:“何玮,常升集团董事长何勇最小的儿子,今年十六岁。性格火爆,之前在霍夫曼学院,短短两年参与并制造各种斗殴26起,受伤人数超过44人,其中三人重伤,何玮便是其中之一。伤好之后,更加变本加厉,行事肆无忌惮,被霍夫曼学院开除,据说霍夫曼学院甚至拒绝了何勇五百万的捐款。”

  徐柏岩吸了一口雪茄问:“何勇给我们捐献多少?”

  林南伸出一根手指:“一千万。”

  徐柏岩吐出烟,露出满意之色:“很好。”

  光幕上出现另外一个神色阴冷的银发少女,脖子带着黑色皮圈,皮圈上的金属三棱铆钉寒光闪闪,颈后可见青红相间的刺青。她身边站在一位贵妇,满脸宠溺地叮嘱着什么,少女满脸不耐烦。

  林南又笑了:“聂小茹,三山星地方警备司统领聂继虎的掌上明珠,今年十五岁。性格叛逆,最著名的事件,是以一人之力,把整个班都揍了,打伤六名老师,还顺便把学校教务处给拆了。”

  徐柏岩哈哈笑道:“那你要小心你的办公室。”

  林南无所谓道:“最好拆了,我好建个新的。有赔偿协议在,就是警备司司长,也得给我吐出几块肉出来!”

  徐柏岩问:“她的赞助费多少?”

  林南:“五百万。”

  徐柏岩不置可否。

  林南嘿然:“还有一块地,我去看了,位置还不错。”

  徐柏岩点头:“那还差不多。”

  他忽然注意到人群中一架蓝色的光甲,不由眯起眼睛:“那架蓝色光甲是谁的?”

  林南露出佩服之色,赞道:“校长好眼力!”

  他调节光幕,上面出现一个耷拉着八字眉少年,满头红色头发引人注目。

  “屈笑,十六岁,超级师士屈胜之子。我专门调查了一下,屈胜有七年未归,不知下落。不过屈笑到底是名门之后,实力不错,超出同龄人不少。他从小跟着母亲长大,比较懂事。”

  “怎么来我们学校了?”

  “据说是师生恋,被学校开除。”

  徐柏岩啧啧:“看不出来啊,长得挺老实,比他老子厉害,赞助费交了没?”

  林南:“交了,前科不太严重,按照一般学生标准,五十万。”

  徐柏岩点头:“很好。赞助费这个口子不能开,就算是屈胜儿子也不行。”

  林南笑道:“是,开了这个口子,以后咱们不得喝西北风去?”

  就在此时,忽然校门口人群一阵骚动,引起两人注意。

  龙城站在报名处。

  他拒绝了根叔陪同,训练营很危险,他不确定自己有能力保护根叔的安全。

  报名遇到了麻烦。

  工作人员上下打量龙城,从衣着来看似乎挺穷,他问龙城:“你说你要报名?”

  龙城说是。

  工作人员职业素养很高,扮猪吃老虎的事情不常见但也不少见,他露出职业微笑:“好的,请填一下表格。我们将查询你的档案资料,如果没有记录,您只需要缴纳赞助费五十万,便可以入学。如果有比较严重的过错记录,赞助费将酌情增加,会有专人与您对接。”

  奉仁光甲学院的招生简章,龙城研究过,每个字都能背下来。对于这个危险的训练营,他必须全力以赴。按照招生简章内容,申请入校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缴纳赞助费,另一种是通过入学考核。

  龙城说他申请入学考核。

  他没有五十万的赞助费,奶奶的积蓄也没有这么多。而且龙城觉得缴纳赞助费这条太没道理,谁会花那么多钱去训练营这么危险随时可能没命的地方呢?

  工作人员呆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您、您说申请入学考核?”

  龙城说是。

  工作人员顿时慌乱起来,他负责招生工作三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第一反应是对方在和他开玩笑,但是他突然想起来,招生简章上的确有写了这条。

  但是他们这些负责招生的工作人员,从来没有把所谓入学考核当一回事。这是什么学校?被称为“疯人院”、“死亡学校”、“垃圾集中营”的地方,汇集了附近七个星球最危险最暴虐最垃圾的学生。除非实在没有学校去的学生,没有人会跑到这里来上学。

  工作人员看着一脸认真的龙城,愣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

  周围的学生和家长注意到异常,有些好奇地看过来。

  衣着朴素的龙城,在人群中十分扎眼。来奉仁光甲学院报名的家庭非富即贵,高昂的赞助费几乎把绝大多数家普通家庭都拒之门外。恶劣散漫的校园气氛,打架斗殴事件频发,受伤挂彩如同家常便饭,随之而来的便是高昂的治疗费用。当今医学发达,只要没有当场死亡以及有钱,再重的伤都能治愈。

  以前奉仁光甲学院还有一些当地学生,但是许多人因为受伤之后,无力支付高昂的治疗费而落得终生残疾,使得学校恶名远播,再也没有当地学生申报。

  奉仁光甲学院从此彻底把赞助费模式发扬光大。

  “入学考核?哈哈,这家伙脑袋没问题吧?”

  “没听说奉仁有什么入学考核啊。”

  “没钱还想混进去呗,还能怎么样?”

  “有意思。”

  低声议论如同潮水钻进龙城的耳朵,他的听力很敏锐。他有点诧异,难道他们都缴纳赞助费吗?花钱进一个可能没命的地方?真是奇怪的一群人。

  他必须入学,否则就得离开奶奶离开农场。也许他还能逃回来,但是那只会给大家惹麻烦,他不想给大家惹麻烦。

  龙城盯着工作人员,眼睛微微眯起来。

  他的姿势没变,重心却微微前倾,他在考虑要不要一路杀进去。在训练营,杀多少人杀了谁都不会受惩罚,只有弱小才会受惩罚。

  工作人员在低头接电话,没有注意到异常。而本来在看热闹的学校安保总管,突然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他不由皱起眉头,仔细打量龙城,分明是个随处可见的普通少年。

  估计自己最近有点操劳过度,看来得节制一点,他轻咳一声,手掌下从腰间的镭射枪挪开。

  工作人员抬头,重新露出笑容,他刚刚接到校长室的电话,心里有了底气。校长的指示很明确,这么多学生家长围观,学校不能言而无信。

  反正招生简章上面可没有写入学考核内容。

  他对龙城挤出笑容:“是的,我们是可以申请入学考核。我们是光甲学院,学校不提供光甲,需要学员自备,请问您带了光甲来吗?”

  似乎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有意刁难,他连忙又补充了一句:“招生简章上面有专门提醒。”

  龙城说他带了光甲,指了指停放在光甲泊位的【铁耕王】。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龙城的手指望去,短暂的安静之后,全场轰然大笑。

  “卧槽,这是什么鬼?”

  “哎呦妈呀,报个名都能有惊喜,这个学校来对了!”

  “可怜的孩子,他来错了地方。”

  轰然声浪让龙城有些不适应,在训练营里他学习都是如何在夜深人静之时悄无声息杀人,而不是众目睽睽之下表演。

  教官说,杀手要行走在阴影之中,不能暴露在阳光之下。

  在人们眼中,龙城的不适,看上去就像是懵懂少年的手足无措,他们笑得更厉害。

  工作人员也是目瞪口呆,他是在新校长入主之后入职,负责新生登记工作三年,从未遭遇眼下如此令人哭笑不得的场面。

  他表情古怪:“这是光甲?”

  龙城反问农用光甲不是光甲?

  听到龙城的回答,四周口哨声顿时此起彼伏,这群学生可不是什么安分守己之辈,立即鼓噪起哄。

  “农用光甲怎么了?农用光甲也是光甲!”

  “就是!咱们这是光甲学院,可没说是战斗光甲学院!”

  “哎呦,不说我还不知道这是农用光甲啊,我还以为是哪位大神改造款呢。”

  “哈哈,兄弟露一手,教教学校这群蠢货老师怎么种地!”

  龙城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四周,心中有些奇怪,难道训练营自己的竞争对手是这些人?看上去并不是很强,比起他逃出来的训练营学员差的多。嗯,也许是他们的伪装,龙城暗自提醒自己,不能放松警惕。

  工作人员哭笑不得,他确定眼前就是场闹剧,耳边传来校长室的指示,他仔细倾听片刻,方道:“选用什么光甲是你的权利,但是我需要提醒你的是,你只有一次考核机会,如果失败了,就失去入学资格。到时候,你再想入学,就要缴纳双倍的赞助费。”

  龙城说好。

  四周人群停止议论,他们同样很好奇入学考核内容是什么。

  工作人员深吸一口气,郑重道:“入学考核的内容很简单,注意到远处山峰的建筑吗?那是校长室。从学校大门,前往校长室,你可以选择任何方式。只要时间在六分钟以内,就通过考核。注意,校区内安防设施已经开启,所有低空飞行,都会遭到袭击,请注意规避。如果受伤,学校不负责治疗。另外,如果破坏沿途建筑,请原价赔偿。我们已经全程开启录像,一旦选择开始,就代表同意这些条款,请问有没有问题?”

  四周人群一片哗然,看热闹的学生愤愤不平。开启安防的校园,撕开它宁静祥和的伪装,各种狰狞的炮管伸向天空,密密麻麻让人心底冒寒意。

  “这是故意刁难人啊!怎么飞得过去?”

  “卧槽,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

  “黑校!这学校心黑手辣,开学以后老子得小心了。”

  龙城一言不发转身就走,就在大家以为他要离开的时候,轰隆轰隆,【铁耕王】大步流星走到学校大门前。

  铁耕王的外放设备老旧,声音有些失真带着滋滋电流音。

  龙城说他已经准备好。

  全场安静片刻,轰然声浪冲天而起,有觉得他不自量力的,有觉得他勇气可嘉,也有觉得滑稽可笑不过一场闹剧。

  声浪正中心,老旧的铁耕王就像沉默的农夫,无声矗立,岿然不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