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最美是人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流光-等一个人

最美是人间 烟白酒旗青 2018 2019.05.16 21:05

  “第六天,和好友一起出行游玩,看山看水看风景看看人间,偷偷的去看看那个跟自己订了娃娃亲的女孩到底长什么样子。”

  我听到了一个大八卦,一个从来没有听流光提起过的八卦。

  “那个女孩呢?”

  “后来我家出事了,她许给了另外一户人家,没多久就嫁出去了。”

  我大概是戳到了流光的痛点,一时之间不敢大声说话甚至不敢大口喘气。

  “第七天,与父母待一整天,一起吃完早中晚三餐,晚上的时候留一封家书离家出走。我将会告诉他们我厌倦了被困在这小小的地方做他们心目中的好儿子,我想要自由,想要浪迹天涯想要无拘无束。”

  我记录了流光说的所有文字,当我从头开始看的时候,流光沉默了。我并不知道当时他在想什么,当我后来重复看这段的文字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个时候的流光安静极了。

  当我看完全部再抬头看流光的时候,流光又恢复了我熟悉的样子,吊儿郎当。

  “以你现在的身份,假如你的生命之剩下七天,你想做什么?”

  我翻了一页纸,在开头的地方写下了流光的名字后面加了破折号,破折号后面跟上了流光的种族鬼。

  “第一天,回想一下以往数千年我都做了些什么,缅怀一下自己逝去的生命。”

  “一天不够吧。”

  我自认语气中带了几分调侃意味的。

  “肯定不够啊,这么些年,人间变幻,朝代更替,值得记住的事情太多了;我在人间待了这么多年,光是断断续续送走的好友都够一个排的了,一个个的缅怀肯定是缅怀不完的。”

  “那你人生中记忆最深刻的是谁?”

  我咬着笔抬头看流光,流光的神情有一瞬间的悲伤。

  “我未过门的妻子。”

  呆愣了片刻之后,我从嘴巴里把笔拿出来,笔杆上清晰的两枚牙印。

  “我去地狱的时候在奈何桥上看到了她,形销骨立,面容苍白如纸。孟婆说,她早早的就下来了死在了一个女孩最美的时候,守在奈何桥边不肯离开。哪怕无数来往的鬼魂都告诉她,那个比她死的还早的丈夫早就过了奈何桥饮了孟婆汤,她仍旧不肯离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守在奈何桥头,等着那个灵魂来。”

  “一开始我不敢去见她,也不敢问她她等的是我还是她的丈夫。直到后来我离开地狱,从奈何桥边走过,她仍旧站在那。她的身影单薄的很,好像一阵风就能吹散,她仍旧不肯投胎,孟婆怕她孤单让她帮忙盛汤。我走过去,问她在等谁。”

  流光的声音有些恍惚,好像是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她说,我在等那个与我指腹为婚的男人。”

  “那个时候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面孔狰狞恐怖,我自己都不认得自己。她却跟我说,你长得跟他好像尤其是这双眼睛。我没有哪一刻比那时候更加狼狈,更加难堪。我甚至不敢多看她一眼多说一句话,便匆匆的离开了。”

  流光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他应该是不喜欢那个女子的,却在千百年后因为她的坚持而产生了怜惜。

  “后来,我会把每一个好友送往地府看着他们喝下孟婆汤走过奈何桥。她仍旧跟在孟婆身边盛着孟婆汤,在来往的灵魂中寻找她记忆中的那个人。直到百年前,我才敢告诉她我是谁。我看着她心满意足的喝了孟婆汤入了轮回,而在你来之前我刚刚送走了她的转世。”

  我有点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流光,看着他强颜欢笑的样子就感觉心里有点难受。

  他们都很好,却并不能在一起。而且流光不爱她,更多的是怜惜;她也不爱流光,只是坚持。

  流光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下去。

  “第二天,我要购物,尽可能的花费,毕竟这么多年我赚了那么多的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我就是想做个简单的访问而已,至于这么戳我的心吗?让我这种为了奖金疯狂码字的穷苦码农怎么过?

  “剩下的就分给周围穷困潦倒的小鬼,现在这个世道没钱寸步难行啊。”

  抬头,一眨不眨的认真盯着流光的眼睛,试图让他从我的眼神中读懂我内心真实的想法。

  “你?切~”

  流光从上到下打量我好几遍,一脸鄙夷的轻嗤了一声。

  呵,男人。

  “第三天,去地府和三殿阎王聊聊天,好歹我们也一起共事了千年。我跟娇美的女孩子都没待过那么长的时间,竟然跟一个大老爷们待了千年的时间,你是不知道那千年有多么难熬。”

  我知道,但我并不想让你知道我知道并且装作我不知道的样子,那么他到底知不知道我其实知道这件事。

  “我在地狱的时候认识一个女鬼,比奈何桥边的彼岸花还要美艳,我们之间还开始了一段短暂的恋情。”

  呵,三殿阎王醉酒之后说过。

  隔三差五就撩一下女鬼妹子,把未接触过人间花花世界的妹子撩的心动了,自己二话不说就跑地狱深处了,等妹子追过去就告诉人间自己心里有人了,住不下第二个人,把鬼妹子感动的呦。

  呵,渣男。

  就是可惜了三殿阎王,听说自那以后,鬼妹子比以前更难追了。都千百年过去了,连手都没牵上呢。

  每次凑一起喝酒,喝醉了就大谈自己的追求史,并大骂那个伤了鬼妹子心的男人。

  “第四天,找判官聊聊天套套近乎然后查查生死簿,看看曾经的知己好友现在是早已投胎还是在等待轮回,等待轮回的话就拎几坛好久去和他们大醉一场。”

  “你就直说吧,是想去看看你未过门的妻子还是去看看地狱那个鬼妹子?”

  真心控制不住自己的嘴,看着流光目瞪狗呆的样子,内心愉悦的很,让你刚刚都不知道考虑一下我,我好歹也是你的好友。

  “!!你怎么知道鬼妹子?”

  “你认为我怎么知道的,好歹我也认识大佬的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