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义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时代序曲(5)

不义侯 相思玲珑子 3060 2019.07.19 14:50

  集市另一处,卖些女孩喜欢的装饰物的摊位。

  温六郎拿着一只镯子,问青儿“青儿,这个好看吗?”

  青儿说“公子是要送给心上人吗?这个挺好看的。”

  温六郎说“对啊,送给心上人的。”他对摊主说“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全要了。”

  摊主一看,来笔大生意,自然高兴,三个都小心装上,问温六郎“这位公子,小店还有刻字服务,原本是花钱的,但是看公子出手阔绰,我自作主张,免费帮你刻字,不知公子需不需要。”

  温六郎说“自然是好的啊。就刻‘青儿快乐’‘青儿幸福’‘青儿开心’”

  摊主看了一眼呆滞在一旁被叫作青儿的女子,说“公子在这稍等片刻,马上就好。”

  温六郎说“快去快回,我们还有事情要去做。”

  摊主说“得嘞。”

  温六郎和青儿两人在摊前等着,青儿怯生生地问“公子,那些,是送给我的吗?”

  温六郎说“难道,这世上还有第二个人叫青儿吗?”

  青儿脸红的不知道说什么,温六郎看在眼里,说“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从小到大没有送过你什么像样的礼物,每次都是我自己手工做的,今天正好给你送些好的,因为接下来可能会比较忙,有可能没有时间给你过生日。”

  青儿说“嗯,谢谢公子。”脸上的红晕仍未消除。

  温六郎说“只是,青儿你昨天查到的那个人,不是应该快出现了吗?”

  青儿说“按理说,就应该快到了。”

  她四处张望,找寻目标,不一会儿对温冬说“公子,就在那里。”

  温六郎看过去,看到一个小孩和一个女子在摊前笑的很开心。

  他对青儿说“你确定是那个凤肃的何楚楚?”

  青儿说“我曾经在暗处见过那位姐姐,不会有错。”

  不一会儿,摊主一路小跑过来,把刻好字的饰品交给温冬。

  温六郎说“那就先收着吧,青儿大小姐。”

  青儿羞红脸收在怀里,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温六郎觉得好笑,温冬说“谢谢店家。”

  摊主说“没事,没事。祝你们百年好合。”

  温六郎笑着拉走想要跟摊主理论的青儿,到了一个鲜少有人的角落。

  他注视着何楚楚的方向,问青儿“你怎么引出来的?不会打草惊蛇吗?”

  青儿说“殿下放心,天下有一地下帮派,青天堂,遍布天下主要的大小城镇,是当年家父的追随者,我一表明身份,他们就把奴婢奉为座上宾。想要查城中有什么异动,是很简单的事情。借此我查出来何楚楚当天和一个男子一个小孩停在一处老宅子前,而且当地的粘杆处之后一直关注那个老宅子,我便觉得可疑。当即准备好把粘杆处跟踪的事情,捅给老宅子相关的人,当然不是奴婢出手,交给青天堂的帮众去做。”

  温六郎问“青天堂不会暴露?”

  青儿说“青天堂成立之初,便闭门不接任何活,只是自己经营发展,但他们只听我家父的差遣。如今差遣的权利便到我手里,他们自然是不会引起别人怀疑,只会觉得是普通帮派罢了。”

  温六郎说“那老宅子相关的人不会觉得这是计?”

  青儿说“会,但他们八成会去做,因为何楚楚他们到辽地是人最少的时候,证明他们是想秘密进城然后不被发现,想要隐藏踪迹的人,会对着被追踪的事情很敏感。我去过老宅子,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在老宅子后面发现了另一条路。我不确定那条之后,会是什么,不敢妄加查探。不过我知道的是,城里肯定还有一股势力属于你我粘杆处青天堂都不知道的势力,但可以肯定的是跟何楚楚有关。”

  青儿说“自我们在鸢尾镇住宿,当地的青天堂分支便告诉我,他们往这边走。青儿当时有预感,他们会到辽地,我当即写信,传到辽地的联络处。所以,至于他们接收到我们传过去的信息,会不会有动作,我们不能很确定,只能去赌,我们赌对了。”

  青儿看着玩得开心的何楚楚和余风骨,对温六郎说“公子,你看,现在那两人身边,就有两个好手在旁边装模作样。”

  温六郎顺着看过去,当然看不出什么。他对青儿说“你能打过他们吗?”

  青儿说“一对一,不算太难,但是一对二,可能就会棘手。”

  温六郎说“那就让计划继续走下去,一定要从她身上拿回我们的东西。”

  青儿说“是。”

  温六郎说“等等,那个孩子,是谁?”

  青儿说“问过,谁也不认识,但能跟何楚楚走在一起,怎么都不会是一般人。”

  集市,游玩的摊位前。

  余风骨问何楚楚“是不是感觉超有意思?”

  何楚楚说“风骨果然有眼光,我将来一定要复刻一份放在家里。”

  余风骨笑着说“对吧!”

  余风骨对何楚楚说“走,姐姐,我们去下一个地方。那里的吃食味道最好,当年美名那是流传北地。”

  何楚楚说“好啊,我的小风骨,走吧。”

  余风骨说“嗯。”

  何楚楚跟着余风骨走,发现人越来越多,她对余风骨说“风骨,抓住我的手,别走丢了。”

  但猛地,越来越多的向这边冲击,乱到极点,吵扰声不断。

  何楚楚大喊“余风骨!你在哪里?!给我让开!”

  因为她再也看不到余风骨的背影,她们被人流冲散,在突然多起人的辽地集市里。

  何楚楚有点绝望,她早该拉住余风骨的手,不然也不会被冲散。

  她如同随波逐流的浮萍,被人流挤来挤去。她抬头望着天,看到又不知哪里放出来的红色烟雾。

  何楚楚猛地冷静下来,李相的诱饵计划,到底是什么?

  冷静之后的何楚楚下意识地回头看,看到一个文静的女子。那女子站在不远处,目光直直又带着灵动劲头,就这么看着她。

  何楚楚猛地感受到后脖颈被人痛击,接着她当场晕倒。

  “你是谁?”

  “叶青。”

  “再问一遍,你是谁?”

  “叶,青。”

  在一处狭小的屋子里,两个女子发生的对话,其中一位被绑在椅子上,另一位站着审问她。

  自称叶青的女子,有些昏迷不醒,但能发出微弱的气音回答审问的人的问题。

  “你当年在温府,偷的东西,在哪里?”

  “我是叶青,我没偷东西。”

  青儿对眼前明明不是叶青的女人不知该怎么审问下去,正一筹莫展,犹豫要不要动私刑的时候。

  门外响起敲门声,青儿警惕地问“谁?”

  “我,快开门。”是温六郎的声音。

  青儿开门,让门外的温六郎进屋,然后查看四下无人之后把门关上。

  温六郎问“审的怎么样了?”

  青儿说“这人一直说自己是叶青。”

  温六郎说“叶青,不是死了吗?当年春秋不义战,不是被梁国的战弩穿心而亡吗?”

  青儿回“是的,所以才觉得这人可疑。”

  温六郎说“你去外面戒备,我来审。”

  青儿说“是。”

  叶青猛地清醒,问“你是谁?”

  “温六郎。”

  叶青问“你想问什么?你问吧。”

  温六郎看着反客为主的叶青,说“当年,你在温王府偷走的书信,我希望你能归还。”

  叶青说“不好意思,那跟我没关系,我叶青就从来没有偷过谁的东西。”

  温六郎说“其实这很好查出来,我有个办法,不是跟你一起的,有个半大的孩童吗?”

  他说“他现在就在旁边的屋子里。”

  温六郎说“想见见吗?”

  叶青看着靠近的温六郎的脸庞,茫然的问“孩子?是...谁?”

  温六郎观察到叶青除了表露出的茫然,眼中还爆出血丝。

  温六郎笑着鼓掌,拍了两声后。

  屋外传来孩子大哭的声音,哭的凄惨,如同杀猪一般。

  叶青眼神极快的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