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义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文丰戏馆(2)

不义侯 相思玲珑子 3205 2019.07.11 15:33

  关隘生性玩不来文人喜欢的事物,比如焚香,比如饮茶,便在亭外守着倒下的两女。他觉得恼火,选来的地方没有一处屋子能好好安置两位姑娘。

  一下又看到亭子中央焚香的陈先生和另一位男子,这男子先前介绍说自己是吴山。

  他们的对话又听不清晰,关隘有些无聊,只能闭目休息一番。

  陈先生与吴山相对而坐,他有些想笑,看着曾经的部下文绉绉的样子。

  他说“你,太装了。”

  吴山笑着“伍长,你这就埋汰人了。”

  陈先生说“你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吴山回“今日,便是收官之时。”

  他确定的说“还有半个时辰。”

  陈先生问“你确定他会来?”

  吴山说“确定,这次演出的覆盖面之广,几乎是全北地都为之轰动。”

  他说“而且,伍长在一个月前派给我的斥郎,已经安插到位。”

  陈先生说“你没让他们跟踪?”

  吴山回“属下不敢妄为,怕打草惊蛇,吩咐他们就当是寻常百姓一般的活动方式,是定桩。今日,便有了消息。”

  陈先生问“在哪?”

  吴山说“此刻,就在前院。”

  陈先生说“好,这件事情你做得好,我回去便向上禀报,让他嘉奖于你。”

  吴山听到这番话,明显激动,立马站起来,跪在陈先生旁,说“谢先生!属下必当万死不辞!”

  陈先生眼疾手快扶起吴山,让他不要跪下。他说“你我早年是战友,是一起杀过敌的。你不要拘谨,不然我也难受。”

  吴山坐回位置上说“是我太激动了。”

  陈先生说“我理解,但事成之后,那份嘉奖是你应得的。”

  吴山说“伍长,那三位是怎么一回事?刚才只是匆忙就介绍一番,还未问清,你们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先生说“这事目前只能长话短说,很可能我们还有一个敌人,但是他在暗处,我们没有办法发现他。我急需你的力量。”

  吴山说“谢伍长信任,虽看我们是低贱的戏馆,但我还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粘杆处的好郎儿。”

  陈先生说“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快去把他们安顿好,叶四单独安排一间,给她找一个信得过的郎中。我来之前传书发给我从京城带来的手下,我们跟你一起调度眼前的事。”

  吴山一听又能跟从军时的伍长共事,开心的说“是。”

  陈先生说“关隘。”

  关隘精神了回“在的,先生。”

  陈先生说“我们还有另一件要事去做,等安顿好了,你把叶青弄醒,审问出来她是来干什么的。”

  他说“但是不能用私刑,尤其是这种身份神秘的女子。”

  关隘抱拳说“是!”

  陈先生看着四人离开亭子,到吴山安排的住处。

  他喝了一口茶,等着吴山安顿好之后同他一起拿下,春秋时代,元磐赫赫有名的高手,郭沉。

  戏馆前院,不大的剧场座位很快就坐满了人。郭沉和余风骨没办法,找了一个最隐蔽的角落,观感效果不至于太差。

  戏馆台子主事说“各位,不要急,要有序就坐。今儿青文社来文丰演出是我镇喜事,切莫因座位伤了和气。”

  孟月穿着戏馆小二的服装在戏馆内四处走动,佯装为客人服务。本来戏馆的工作人员就没多少,今天又对戏馆上下来说都是一件大事,所以没谁在意谁变了相貌。

  孟月就有意识的在一老一小的周围晃动,但四处走动的时候看见两个见过几面的人。

  早些时候在城门时见到明显是官员的男子。

  还有一位是在馄饨摊吃馄饨的一对夫妻中的男子,怀中抱着一只玩偶。

  孟月心生疑惑,尤其是第二位,但首要任务还是一老一少,意外情况她也准备好好注意一番。

  吴山带着陈先生坐在戏馆二楼唯一的包厢,一路无人打扰。

  陈先生说“你小子什么时候有这般雅兴了?”

  吴山笑着回“生活所迫。再者,台上演的戏不重要,台下的戏才有趣。”

  陈先生笑着指着吴山说“你呀。”

  包厢门响起敲门声,吴山说“谁?”

  门外的人回答说“老爷,青文社的当家找您。”

  吴山对陈先生说“伍长,你先吃点东西,兴许是需要什么道具,我去谈谈,处理处理。”

  陈先生说“去吧。”

  陈先生留在空无一人的屋子里,这块视野极佳,能一览无余整个戏馆内部的风貌,他四处观望。一名女子引起他的注意,行动间有粘杆处的底子。经验判断出她在观察一对老少。

  陈先生顺着看过去,只能看到背影,但老人引起他的注意。

  因为他很少见过身姿挺拔的老人,隐隐间还有种肃杀的氛围,对于在黑暗中征战的陈先生,真的很少见到这般的老人。

  一时间陈先生也判断不出,这位明显有粘杆处风格的女子为何要盯着一对老人孩子。他准备等会儿让吴山把关隘找来,看认不认识楼下的女子。

  除此之外,陈先生也想好好看一场戏。因为吴山似乎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让他暂时找不出纰漏,一瞬间使得陈先生感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他又想到在客栈的那把弩箭,制式考究,绝不是普通的大梁战弩,很像南越国改造的那一版本。

  这使他想到了一个恐怖的男人,王七风。

  王七风在他的资料库里极其稀少,除了少一只耳朵,最明显的特点就是他极善偷袭。哪怕守卫森严、固若金汤,他总能找到口子,钻进来,撕裂它,直到血流不止。

  陈先生有些不敢想,他向来小心谨慎,在寻常,他早想办法逃之夭夭、明哲保身。

  但眼下,有最大最大的一条鱼,郭沉就要上钩了。陈先生不想放弃这次机会,直接走进长生殿的机会。

  陈先生只能无奈的盼望,王七风来的晚一些,文丰戏馆的防御坚固些。

  不一会儿,吴山回到陈先生身边,他说“就连大剧团,也有一些让人头疼的琐事。”

  陈先生说“你是使了什么手段才让青文社屈尊到这演出的吧。”

  吴山说“什么都瞒不过伍长,哈哈。看戏,看戏。”

  戏馆后台。

  青文社主要演职人员在梳妆台紧急的筹备,青文社班主于声则在门口站着。

  这与他以往每次都要为班底打气的习惯不同,这次他出奇的安静。

  在他的身后出现一个男子,打扮是家丁装扮。他小声对于声说“前院有些琐事小人不得不去,对不起。不过班主,票我送到郭先生手上了。他们坐在下面了,现在。”

  于声这才说“你做的很好,你去忙吧。”

  家丁回“是。”

  于声精神的对所有人说“各位,这场戏,要好好做!”

  他眼下所有人,代表着青文社迄今为止的最强班底,异口同声的说“是!”

  虽然很多人不知道于声为什么把这等小戏馆作为他的谢幕演出,不过也没人问就是。毕竟于声一直以来就是他们所有人的向导,他的话,就是明灯。

  戏馆台下,余风骨吃着桌子上的糕点,吃一个后说“没黄大娘做的好吃。”

  郭沉面如平水的心境,又一次泛起波澜。余风骨口中的黄大娘。

  是太子的母亲。

  “但是,跟黄大娘一样,不喜欢放糖。”余风骨咬下一口糕点说。

  郭沉心中瞬间柔软下来,抚摸着余风骨的头。他没有抗拒,仍然吃着糕点。

  戏馆主事又一次出现在台前,谁都有预感,好戏要上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