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义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文丰戏馆(4)

不义侯 相思玲珑子 3162 2019.07.13 22:08

  她无心台上的戏剧,一回过神时,发现戏剧演到第三幕。

  第三幕。

  他意气昂扬地走在凯旋路上,他远远看过去,发现与将领攀谈的正是当年的主刑官。

  第三幕谢幕。

  台下观众无不拍手叫好,称赞死的好,死的漂亮。

  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是沉默的。

  郭沉是一个、陈先生是一个、王七风是一个。

  余风骨也是一个。

  孟月无心于戏剧剧情,她发现老人和孩子周围的人变多了几个。

  事情的走向越来越奇怪。

  在隐蔽的地方,王七风说“你在这好好坐着,不要乱动,没人能认出你。我等会儿就回来。”

  在陈先生的近处传来鸟叫声。

  戏馆外有无数人马包围整座戏馆。

  戏馆内的包厢,吴山说“大人,真正的好戏就要开始了。”

  第四幕。

  与第二幕戏有异曲同工之妙,表演者是青文社的班主于声,春秋之时便是天下一等一的角,戏馆中一部分人是从千里之外乃至于万里之外赶来的,大多都是为了这个男人才愿意不惧路途遥远。

  于声唱着。

  于声面无表情,带着阅尽世事的沧桑,直直跪在地上,无数只鸟由后台向外飞,飞出戏馆。

  情感充满张力,众人沉默。

  剧情演到这里,观众有些预知性的猜到主人公接下来的命运。甚至能想到他的死法,谁都在期望,不要印证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的道理。他活下来就已经十分不容易了,就不要让他接受相同的命运。

  就算只有十二岁的余风骨,也能猜出剧情的下一步是什么,他问郭沉“爷爷...叔叔,你坐的是别人的位置。”

  鸟叫的更为猛烈,余风骨无心的发言,触发所有的链条以这座小戏馆为中心启动。

  孟月在走动的时候收到不知是谁递来的纸条,上面写着,速去后山林中屋救关隘。她四处张望,只看到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正在定睛望着这边。她看向一老一少,发现没什么变化。放心不下后院可能发生的事情,顾不得找出是谁送的纸条,便向后院走。

  所有的观众都听到戏馆外发出声响,惊诧地四处观望,甚至有些孩子已经发出哭声,因为那声响很让人烦躁,就像是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还没有看到人就感受极强的危机感围住了整座戏馆。

  包厢内的吴山显然陷入慌乱,对陈先生抱拳说“先生,情况有点变化,我要去看看。”

  陈先生说“我和你一同去。”

  吴山说“也好,先生往这边走。”

  两人通过一个秘密通道,极快的就到达能观察到戏馆外面的隐蔽位置。两人看到戏馆外聚集着一群人,他们整齐划一,身上穿着统一的服饰,气势昂扬。行伍习惯,却精于一般行伍。为首一人却穿着格格不入的长衫,玉树临风,气质儒雅。对方像是感受到远方的监视,抬头望着陈先生和吴山这里。

  使两人下意识躲避,吴山说“先生可曾见过那样的服装?”

  陈先生说“没有,不知道是敌是友。会不会影响你的计划?”

  吴山说“会。”

  陈先生说“好,我下去周旋,这一片区域的武力有多少?”

  吴山说“五支。”

  陈先生说“权限给我。”

  吴山说“这是一枚哨子,吹哨即可调遣,我都训练过,瞬息之间即可到位。”

  陈先生接过后从另一个通道下去。

  吴山继续隐蔽地盯着远处的情况,心中仍在思量着。

  余风骨说完疑问后,只见到那位叔叔一动不动,仔细观察后还发现头是垂下的。

  他这回问郭沉“爷爷,那位叔叔为什么不动啊。”

  郭沉说“戏演到这里,差不多也该走了。风骨,走吧。”

  他没有回答余风骨的问题。想要拉着余风骨的手。却发现没有拉到,他看着余风骨。他指着对面,说“我看到乞丐叔叔了。”

  郭沉说“不是说,你的招式除了南越钱家开创的法子,无人能破吗?为何还被一小孩破了去?”

  “郭老,你也知道的,我为了报孩子的救命之恩,便让他能看见我了,是我疏忽。”王七风出现在死去的人旁边。

  郭沉说“这个人,为什么不审一审?”

  王七风说“我也是看他想要对郭老施以手段,没有办法,我只能先动手。至于审不审的。”

  “虎贲军已经在外面候着了。”余风骨旁边又有一人说。

  郭沉单臂以极快的速度把余风骨拉起。王七风以看不见的速度突袭到那人身后。

  台上的戏仍然再演。

  郭沉说“你又是何人?”

  那人说“城门令谢俊。”

  谢俊又说“现虎贲军鸢尾镇联络处总长。特来护郭老周全。”

  郭沉见四处无人,问“虎贲军?”

  谢俊说“虎贲军是元磐遗老伙同南夏建立的军队。”

  郭沉愤怒说“这是与虎谋皮!为何我不知道?!”

  谢俊回“请郭老息怒,只是当初您被国外势力策划,难以脱身,当时主持这项活动的大人统一口径就没有告诉你。”

  郭沉这才沉静下来,有些无奈地说“主事的人是谁?”

  谢俊回“本朝太傅,赵无涯。”

  他说“郭老,我们要快些出去,唯恐生变。”

  郭沉说“也好,风七,你看着风骨。”

  王七风说“好的,阁老。我发现一位可能是捉蝶郎的人,要不要带上?”

  郭沉说“有行动能力就带上,没有行动能力就放弃。”

  王七风说“是。”

  郭沉对谢俊说“需要你为这件事多付出些了。”

  谢俊说“自小领略过郭老一等一的风采,逃出鸢尾镇,是在下的职责所在,定当万死不辞!”

  郭沉回“职责?”

  谢俊说“自青文社消息传出月余,李相便做好计划,差我赴鸢尾镇上任。更多的,等逃出鸢尾镇,属下定当全部奉告。”

  郭沉说“李相...看来我越来越孤陋寡闻了,走吧。”

  谢俊回“是。”

  台上的戏没有停止,但是郭沉在内的一行人谁也听不进去讲了什么。余风骨仔细听着大人们讲着他听不懂的话,他顺从地跟着郭沉离开戏馆。

  在他们离开位置的时候,台上的人唱着“好走!且好走啊。”

  余风骨惊诧地看着台上的人,他从没见过那么悲切的眼神。

  “走?!今日谁也走不掉!”

  王七风说“郭老,不能让你动手,不然就是我们失职了,你带着余风骨走吧。”

  谢俊说“为什么虎贲军还没有进来?难道出问题了?!”

  郭沉说“好,你们小心。”

  郭沉一心一意地带着余风骨向前冲,直到要出去戏馆的时候。两旁的花卉突然应声炸裂,瓷片应声破裂。四散飞起。郭沉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极大的力量,单手弹破飞来的瓷片,另一只手护住余风骨。

  王七风说“主公!小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