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义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时代序曲(1)

不义侯 相思玲珑子 4894 2019.07.16 11:43

  无水客栈。

  时间快到傍晚,客栈内的客人不多。二楼只有一桌上有点吃食,两个男子坐在椅子上,一年轻一年迈,正在喝酒吃饭聊天。

  年轻男子说“我这里还有一副上好的易容皮子。现在这会儿也该送来了。”

  年迈男子说“辛苦你了。”

  年轻男子说“无妨。现在这时候,他们也要出来了。”

  两人看向远方,文丰戏馆的方向燃起熊熊大火。

  年轻男子说“真正的时代开始了。”

  两人沉默不语,齐齐地望向远方。

  “等会儿,你藏在我们中间。”

  “不,为什么?!”

  “听话,你自小孤苦无依,我们养你用你,现在正是你回报我们的时候。”

  “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您是九五之尊,您才应该活下来。”

  “我是本朝太子,我说的话,你们谁敢不从?”

  “风骨,你,就是元磐最后的火种!”

  “不!我不是!”

  余风骨猛地惊醒,发现周围只有残断的木梁,和燃烧的火焰。

  剧烈的浓烟让他不断的咳嗽,剧痛难忍,一下子能出声后,十二岁的孩童便号啕大哭。凄厉又毫无依靠。

  他看着郭爷爷的方向,他喊着“爷爷!郭爷爷!你醒醒。”

  没有人回应他,只剩下滋滋滋的火焰燃烧木头的声音。

  余风骨再一次陷入无尽的绝望当中。

  他挣扎着起来,向门口走。但越来越多的倒下的木梁阻挡住他的去路。

  他无助的大喊“有没有人啊!”

  “孩子!你在哪里?!”

  余风骨突然听到人声,惊喜地大喊“我在这里!前院!”剧烈浓烟呛的余风骨很辛苦才能说清楚话。

  “你在哪里,别动,我们马上到!七风,快进去救他!”

  余风骨听到七风,像是抓住救星,心中顿时觉得有活下去的希望。

  为了能等到救援,余风骨开始撤向火势低的地方,尽量保持住呼吸畅通。

  但是木梁一根根的倒塌,还是给余风骨蒙上一股阴影。

  火势眼看着要蔓延到这里,余风骨认命一般地闭上眼睛。

  “把手给我!”

  余风骨猛地睁大,看到王七风向他招手。他铆足最后的劲道,搭住王七风的手。

  戏馆前门。

  已经围起一群看热闹的百姓,城里负责灭火的军队,很快的进行工作。

  王七风、何楚楚和谢俊三人在暗处看了一眼燃起熊熊烈火的戏馆。王七风怀中抱着的余风骨昏睡过去。

  谢俊问“为什么这孩子会被带回来?”

  王七风说“不知道,戏馆的追兵把我们打散之后。很多情况我也不知道了。”

  两人一同看向何楚楚。

  何楚楚说“我见追兵追得紧,我就赶紧让他服下我的药,有假死之效。就把他藏在一客家里。我确定我引开所有追兵了。”

  谢俊说“等孩子醒来,估计会有更多的信息。眼下,我们是分道扬镳还是做什么?”

  王七风说“谢俊,帮我们安排一个住处。暂时先给余风骨治疗,等他醒了,可能知道当时戏馆发生什么。那时,我们再做打算。”

  谢俊说“也好。”

  他看一眼何楚楚,对王七风说“这位小姐...”

  王七风说“我救余风骨时,见着里面都是尸体,也许鸢尾镇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了。你去留自便。”

  何楚楚有点哭腔的说“你不要我了吗?这人生地不熟的,再者我们的合约还没结束。你,你要送我出城。我跟你一起去。”

  王七风说“好吧。我们走,谢俊。”

  鸢尾镇城北。

  这片区域,几乎都是闲置的屋子,破败不堪。

  谢俊把三人引到最深处。有一座屋子,上面立着牌匾“神医”,他向三人介绍说“这屋子里的,是当世的吴庆慈神医在北地的住所。如今便是为我们虎贲军所用。”

  谢俊领着三人进去。他说“庆慈先生,我是谢俊,今日带病人前来拜访。”

  许久,里面出来一位身材矮小,脸上皱纹遍布的小老头。

  谢俊对王七风说“这位就是吴庆慈,吴神医。”

  吴庆慈说“小老见过几位,那位客人怀中的就是病人?带进去,我看看。”

  王七风就在吴庆慈的带领下,进屋子里。他把余风骨放在床上,又麻烦吴庆慈为余风骨医治。

  何楚楚看王七风出来,问“哥哥,这神医怎么样,交流怎么样,平易近人吗?好相处吗?”

  王七风没有回答,坐在屋前的亭子里,等待医治结果。

  星星越现越多,月亮越来越圆。

  吴庆慈推门出来,王七风上前问“先生,怎么样?”

  吴庆慈摇摇头,说“本是寻常的情绪波动过大引起的疾病,然后吸入过多的浓烟,导致现在的身体很虚弱,我给他上了几服药,针灸一下。现在好多了,今后要多加开导,好生照顾。”

  王七风说“谢过神医。”

  吴庆慈说“无碍,我本就欠李相人情,为他做点事情,没什么的,快进去看看吧。”

  他感慨地说“孩子才十二岁的样子,就受这般灾难,苦命啊。”

  王七风三人进屋走到余风骨床前。

  只看到余风骨一脸平静地望着他们,不发一言一语。

  何楚楚说“孩子,你要吃些什么吗?我去给你买。”

  余风骨没有回答,缓缓开口说,特别微弱“郭爷爷死了。”

  王七风如遭雷击,定在当场。何楚楚见状,对谢俊说“快把他带走,不然会影响到孩子的精神状态。”

  谢俊自然明白其中利害之处,马上把王七风带离屋子。

  余风骨继续看着何楚楚,说“姐姐,人死了会去到哪里?那里会有郭爷爷吗?会有黄大娘吗?会有关哥哥吗?会有吗?”

  何楚楚沉默看着余风骨,说“姐姐不太确定的。但是你那么喜欢他们,他们一定会待在一个很漂亮的地方。默默地看着你,守护着你。”

  余风骨说“可是,他们都死了,我却还活着。”

  何楚楚温柔地抚顺余风骨的头发,说“孩子,你活着,不就是他们梦想或者希望的延续吗?他们也许累了,倦了,乏了。才想着要找一个地方好好休息也说不定。”

  余风骨抬头望着房梁,小小的脸蛋上,大大的眼睛中,饱含着坚定,他轻声说“我该怎么做?”

  何楚楚保持着姿势,说“比如活下去。比如,复仇。”

  屋内陷入沉默当中。何楚楚仍然温柔看着正在思考的余风骨。

  余风骨侧身,望着何楚楚,问“姐姐,你帮我好不好?”

  何楚楚惊讶一会儿,笑着说“我帮人要收钱的。”

  余风骨泄气,说“我只有一个金子,够不够啊?”

  何楚楚莞尔一笑,说“我不收金子的...但我又很想帮你,又不想破坏自己的规矩。”

  她说“这样吧,你帮我做三件事情。”

  余风骨问“现在吗?”

  何楚楚说“当然不是现在啊,傻孩子。自然是你的将来呢。”

  余风骨说“好,我答应你。为你做三件事情。但是你要帮我。”

  何楚楚说“帮你什么?”

  余风骨回“当然是复仇。”

  他说“所有的,一切的,跟郭爷爷、黄大娘、关哥哥的死有关系的人。一个不留的,杀光他们!”

  孩子的眼神爆发出摄人的光彩。

  谢俊这时走进来,何楚楚悄悄地对余风骨比了个不要说话的手势,余风骨心领神会地不说话。

  何楚楚问谢俊“七风哥哥,怎么样?”

  谢俊说“风七前辈的逃跑功夫本就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我拦不住他,他跑去报仇了,为郭老。”

  何楚楚叹气说“哥哥好像就是为复仇而生的人,要杀尽南越国指挥史的残余。如今碰到郭老才安分下来,不那么紧张于复仇的事了。现在...郭老一死,他反而又陷进去了。”

  谢俊迟疑着问“姑娘,是什么人?为何这么了解风七前辈?”

  何楚楚说“我正式介绍一下,本人隶属于捉蝶郎第十三席凤肃,执密令,现在代表捉蝶郎全体,你们李相与我们有约,接下来劳烦你带我去见李相。”

  谢俊决定对方的密令是真的之后,他作揖说“大人,请随我前去。”

  谢俊拿出一张面皮,说“但在那之前,我希望风骨能带上这张面皮,不然后面的事情,无法开展,不知道风骨你。”

  余风骨说“我带。”

  谢俊为余风骨带上面皮,严丝合缝,十分完美,他忍不住说“真的很漂亮。”

  余风骨对何楚楚说“姐姐,有没有镜子?”

  何楚楚马上找出来铜镜,被谢俊眼神示意,不要过早拿出来。

  余风骨说“我现在是不是很像太子?”

  谢俊沉默看着余风骨,说“嗯。”

  这一日,不义山脚下的客栈被官府永久封存。

  这一日,鸢尾镇的文丰戏馆在一场火中,消失殆尽。

  这一日,天下一等一的戏班子班主于声死讯开始扩散到大江南北。

  这一日,辽地成为席卷整个大陆的风暴正中的眼睛。

  这一日,有孩童带着面具走向他的命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