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不义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时代序曲(4)

不义侯 相思玲珑子 3557 2019.07.18 18:23

  何楚楚说“你不是要找我说什么吗?”

  余风骨回“其实没什么可说的,就是想让姐姐先休息一下,暖一下身子,再去办事。”

  何楚楚默默看了一眼余风骨,说“怎么?关心我?”

  余风骨脸红着,说“算是吧,主要是姐姐一路上都在照顾我,我想着抓紧机会回报你。”

  何楚楚说“回报完了就想撒手不管了?”

  余风骨急忙回“不是,不是的。我什么都不懂,你看李爷爷说我是太子,我怎么可能是太子呢?但我知道他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而且我相信你把我推出去有你的意思。如果我不同意或者向前走,我根本没有办法做成我想做的事情。”

  他与何楚楚对视,说“我就希望身边能有一个姐姐这样的人。能...照顾我。能...帮我出谋划策。能...让我笑。”

  何楚楚惊愕地看着没炉火的光映的红红的余风骨,笑着说“我不是答应了要帮你完成你的愿望吗?怎么还不相信姐姐吗?要不咱俩拉钩。”

  余风骨毫不犹豫地伸出小拇指,何楚楚笑着回应,两个小拇指勾在一起。

  余风骨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骗,谁骗谁就是坏蛋。”

  接着两个人的大拇指盖章一般触碰在一起。余风骨笑着对何楚楚说“姐姐。”

  何楚楚回“怎么了?”

  余风骨说“姐姐。”

  何楚楚看着他,他喜不自胜地说“姐姐。”

  何楚楚说“你个小傻子,行了,我暖也暖够了。我要去找李相,你待在这里,我等会儿就回来。”

  余风骨说“嗯。”

  乾龙宫主殿,李清正在调度所有的事情。

  主殿门卫小跑穿过李清属下的办公区,在殿前半跪说“李相,门外有女子求见。”

  李清说“快让她进来。”

  门卫见李相态度急切,他便大喊说“宣见!”

  何楚楚走进主殿,发现主殿两侧是早些时候见过的那中间的一批人。他们紧张有序的四处奔走,手上拿着文稿,每个人都各司其职,精密有效的进行运作。

  她走到殿前,说“李相,民女何楚楚参见李相。”

  李清说“姑娘,你上来说。”

  何楚楚走上殿,李清说“我们两家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何楚楚回“拿到了,足够开展下一个阶段的计划。”

  李清说“那明日就开始吧?我这边已经给你做好了预案,随时都可以用。”

  何楚楚说“时间上倒不是问题,只是我想带着一个人走,不知。”

  李清说“恕老臣无法应允,把他诱导到我们需要的状态,我们倾尽很多资源,谋划了很长时间。”

  何楚楚沉默,说“他...活下来,不是偶然?”

  李清转过身,看着挂在中央的巨幅画像,那是元磐最后一位皇帝,战死在不义山。

  他说“这个,不值得现在说。”

  何楚楚问“那他难道一辈子就固封在这乾龙宫里?听着你们的差遣?做着一辈子的傀儡?”

  李清说“他是一个符号,图腾,我们需要他,元磐的未来需要他。不然我们所有的计划都是白费,那四十几个亡魂将无法获得安息。”

  他说“何姑娘,感谢你愿意在鸢尾镇配合我们。但是在一切未稳定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答应你,放他出去。”

  何楚楚质问“那么,在一切未稳定之前,在大业没有完成之前,天下谁认识他?谁知道他是谁?带他出去,看一看这天下又何妨?”

  她说“让他知道这世道还是有冷暖的,知道人间不是炼狱,不是火场,他才十二岁。到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再让他回来,做一个铁了心的魔头。”

  李清说“只怕。”

  何楚楚说“不,他忘不了的。他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他知道地狱是什么样子。他喜欢的关哥哥是,黄大娘是,就连郭沉也是。每一个人都是在他面前死去的,他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他比谁都想要逃避,但是他比谁都要不甘!我们给了他能复仇的希望。为什么仍然要把他固封在这里?等着你们的时机?消磨自己的血性?”

  何楚楚的连声质问,问住李清。李清沉默好一会儿,才缓缓说“好吧。”

  他对何楚楚说“为此计划有做些方向上的调整,你和风骨,就要多待两日,等计划合算完成后,你们再动身。”

  何楚楚说“谢过李相。”

  李清说“无妨,不应该为了我们这些老臣的私欲,就限制一个孩子长大。”

  何楚楚说“嗯,在下先行告退。”

  自何楚楚离开主殿后,李清继续看着画像。

  他永远忘不了,在东躲西藏,没有任何力量对抗曦朝的日子里,收到太子的信的时候。

  上面写着,不要愚蠢的表达忠诚,要保留所有的力量,暗中积蓄,到壮大的时候去卷土重来。

  上面还写着,世道艰难,母亲已逝,不愿苟活下去,已经找好了作为火种的人选,如果觉得合适,就用下去,觉得不合适,就自立为王。

  十二月五日傍晚。

  大雪在晚上这一刻,戛然而止。

  城中的客栈开始营业。马夫拉着马车到客栈一旁,对着车里面的人说“温公子,我们到客栈了。”

  温六郎从车里走出来,对马夫说“青儿,一路上没有人跟着吧?”

  青儿说“没有发现,这次路途,很保密的。只有辽地的粘杆处长官和属地的长官知道这件事。”

  她说“再者,我们这次路赶得急,比预定的时间短了有一天多。”

  温六郎说“那就好,走,我们进去,开一间房去。”

  青儿说“是。”

  路人见到这种公子哥加丫鬟的配置,便觉得只是寻常公子出游而已。

  但是自温六郎进城,两波暗哨便启动了对温六郎的计划。

  到了晚上,温六郎总算在青儿的服侍下吃饱喝足,躺在床上,对青儿说“青儿,你说咱们来的这么早,会不会有人知道啊?”

  青儿说“奴婢觉得不会。”

  温六郎转过身,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青儿,说“且看吧,今天晚上还是比较安全的。”

  青儿回“奴婢去忙殿下交给我的事情了。”

  温六郎眯着宴请说“去吧,万事小心。”

  同一时刻,粘杆处执事休息的屋子里。

  执事的桌子上摆着两份文稿。一份写着公子已进城,下榻此处客栈。

  另一份是八百里加急快报,来自京城。

  他忧心忡忡地看着两份文稿。

  稍晚一会儿,乾龙宫主殿。

  李清在案几前奋笔疾书,旁边摆着一张纸,上面写着“羊已进城。”

  不一会儿,李清写完书信,交给一旁等候的下属,然后对下属说“把太子和何姑娘请来。”

  十二月六日,雪后初晴。辽地的冰雪风光这时才显露的明明白白。

  街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集市也变得热闹起来。

  按照夜里的约定,何楚楚和余风骨在街上玩耍。本来没有计划,何楚楚看天气这么好,也会带余风骨出来走走。

  何楚楚问余风骨“我基本上都是在南方活动,这还是我第一次到北方,风骨,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吗?”

  余风骨说“当然有的啊,走,姐姐,我带你去玩。”

  何楚楚好笑地看着余风骨小大人的模样,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后面。

  按照李清的计划,现在在他们周围至少有五位专司暗杀的杀手,保护他们。

  但是对方有多少,现在还是未知数。何楚楚想起来昨天夜深见李相的时候,开头一句就是“你们被盯上了。”但被谁盯上,李相也不说明,只是让他们当诱饵引诱敌人。

  何楚楚两人在街上已经走了一个时辰,什么异动都没感受到。

  眼前就是集市,反侦察的难度会逐渐加大,甚至安危都可能无法保证。何楚楚看着在前面走着正开心的余风骨,不免想着李相昨天还说这是个符号,是个图腾,转眼就敢把人当诱饵抛出去。

  大鱼上不上钩还不一定。

  余风骨说“这是谁家放的烟花?还是绿色的,姐姐。”

  何楚楚抬头看,绿色的烟雾在天空涨开,许久才消散,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说“哪家无趣的小孩吧。”

  大鱼上钩了。何楚楚能放心带着余风骨玩耍。她说“风骨,快走,我还要感受感受辽地有趣的地方呢。”

  余风骨指着前面,说“就是那里呀,姐姐,我们走。”拉着何楚楚就往前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