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我走过的那些江湖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温柔乡

我走过的那些江湖路 秋月醉 2488 2018.08.11 00:11

  我向门外望去,整个人猛地呆住了。

  在正午灿烂的阳光下,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端着个木盆款款而至。她长发披肩,黑如锦缎,脸上肌肤如凝脂般亮丽洁净,泛出一层淡淡的光晕。她的眼睛大而明亮,清澈似水;小巧的鼻梁挺直而柔美,如同羊脂软玉雕刻一般;花蕾一样娇嫩的嘴唇略略带着微笑,让这天地霎那间充满了生机。她虽穿着一件又宽又大的男式长袍,却怎么也掩盖不住婀娜多姿的体态。

  正午灿烂的阳光,在她面前竟黯然失色。

  她走到近处,在我目光的注视下脸上显得有些绯红,低声说道:“我叫颐和。”说罢放下木盆,找来竹杆将盆中的衣服晾晒上去。

  我大梦初醒一般,手忙脚乱地捧出新买的衣物,期期艾艾地道:“我,我给你买的衣服,你试试看合不合身。”

  颐和幽幽地看了我一眼,自顾自晾好衣物,放回木盆,这才走到他身前,深深施了一礼道:“恩公急功好义,拯救小女子于水火,又为小女子不辞辛劳,往来奔波,颐和感激不尽。”说罢接过他手中衣服,径自入屋去了。

  不一会儿颐和换过女装出来,更见靓丽非凡。我长这么大,除了张仙子从未见过如此美貌的女子,只觉什么话也形容不出她风采之万一。

  呆了半晌,我没话找话道:“你的腿没事了吧?”

  颐和回道:“多亏了恩公的伤药,已经没事了。”

  我松了一口气,道:“没事就好,那,我去做饭了。”

  颐和微微一笑道:“做饭哪是男人干的活?”抢前一步,进了厨房。

  时候不长,饭菜已然端上桌来。虽只是平平常常的菜蔬,却被她烹制得精美异常。我吃在口中,赞不绝口。

  颐和一边吃饭一边幽幽地说道:“只怕饭菜做得不合恩公口味。”

  我忙放下筷子道:“这般精美可口的饭菜,我还是第一次吃,怎会不合我的口味?”顿了一顿,又道:“颐和姑娘以后切莫以恩公相称,些须小事,不必挂在心上。”

  颐和正色道:“于你是小事,于我却是生死悠关的大事。昨日若非恩公搭救,必被恶徒所辱,那时万死也……”说到此处,眼圈不由的红了。

  我见她又要掉泪心中慌乱,赶忙出声安慰道:“颐和姑娘吉人自有天相,若非在下适逢其会,也必会有他人施以援手。”

  “噗嗤!”颐和不禁破颜一笑,霎时间小屋内阳光明媚,充溢着勃勃生气。

  我这才想起还未跟她通报姓名,忙起身行礼道:“在下姓刘,草字朗生,颐和姑娘若不嫌弃,叫我一声朗生或者刘……刘大哥好了。”

  颐和低下头,轻声叫道:“朗生。”

  我忙回应道:“对,便是如此,这可比恩公什么的听起来顺耳得多了。”

  吃罢午饭,颐和自去厨房洗涤碗筷。

  我坐在椅中,看着窗明几净的小屋,心中只觉恬美舒适。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变故,让我突然之间像是成长了很多。以前我总是向往江湖,总是盼望着自己快快长大,快点学好武功,好到江湖上去闯荡一番。现在头一次感觉自己很累,对于闯荡江湖也失去了兴趣,只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一个人安安稳稳地生活。

  就像此刻一般,有一种家的感觉。

  转念想到颐和很快便会离去,这一切终究不过是幻象而已,又不禁有点黯然神伤。

  厨房里搅动水的声音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四周格外安静,只有窗外鸣蝉仍在“吱吱”地叫着。我忽然浮起一种不安的感觉。我快步走进厨房,只见颐和正痴痴地站立在锅边,秀美的脸庞上流着两行清泪,长长的睫毛被泪水打湿,如同带露的晨花。泪珠一滴一滴滴入水中,激起一层层涟漪。当此凄美绝伦的画面,让我感觉一阵阵心酸,暗自发誓,再也不让这仙子般的美女受到任何伤害。

  颐和发现了我,轻轻“啊”了一声,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强笑道:“朗生……”

  没等她开口,我便抢声问道:“颐和姑娘莫非有什么伤心事,不知能否讲给在下听听?”

  颐和道:“我自己的一些俗事,不敢有污刘大哥清听。”

  我又道:“刘朗生一介莽夫,原不该对颐和姑娘的私事多作打听,只是不忍见姑娘伤心落泪,这才鲁莽相问。得罪之处,还请姑娘莫怪。”

  颐和幽幽叹了一口气道:“你救我性命,保我清白,颐和还有什么事不可对刘大哥讲?只是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忽然对我深深施了一礼说道:“刘大哥,颐和有一事相求。”

  我忙客气道:“姑娘请讲,但凡刘某力所能及,绝不敢辞。”

  颐和道:“颐和流落江湖,幸得刘大哥搭救,才免致落入歹人之手,只是子曦已无家可归,无处可去,还盼刘大哥答允,许我借此间暂住一时,大恩大德,容后报答。”

  我忙笑道:“这事容易,姑娘想住多久都行。”

  当日下午,我找来些木材、毡布、稻草,在小屋前搭了一个凉棚,架了几块木板聊充床榻。

  我见颐和在一旁看着,神情有些不安。于是笑道:“房中闷热,我早想搭建凉棚,幸好你来了,才达成这个心愿。晚间你去房中休息,我在此赏花赏月,醉卧天地间,不亦乐乎。”

  颐和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鸠占鹊巢,岂非罪过?”

  我轻笑一声道:“我本练武之人,体格强健,餐风露宿也是常有的事。难道让你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睡在这露天地里?唐突佳人的事,才是罪过罪过。”颐和听完我的话不由“扑哧”一笑。

  这日晚间,我仰卧在凉棚内,回想这一日,宛若梦中一般,脑海里一会是颐和的音容笑貌,一会又是张仙子的绝世仙姿。二女如走马灯似的在我脑海中出现,挥之不去,逐之又来,直到夜色已深,这才昏昏睡去。

  刚睡着没多久,忽听颐和在房中尖声惊叫:“不!不要!滚开,你这混蛋!”我忙翻身跃起,惊道:“颐和姑娘,你没事吧?”奔到门前,听见门内似有打斗之声,这一惊非同小可,一掌震断门闩,直闯了进去。

  只见颐和身着小衣,坐在床上,满头大汗,两只脚犹在不停地扑打着,一见我闯入,一跃而起,扑在我怀中失声痛哭起来。

  我这一下呆若木鸡。怀中感受到佳人柔软娇嫩的肢体轻轻抽动,耳畔传来哀怨凄苦的嘤嘤哭泣,鼻中闻到淡雅怡人的盈盈体香,只疑身在梦中。

  好一会儿颐和才渐渐止住哭声,猛地返身急跳回床中,躲在被里轻轻地颤抖。

  我醉酒一般走到门外,坐在阶前石板上愣愣地发着呆,一颗心跳得如同击鼓一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