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吃饭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215 2019.08.03 07:56

  “云浅,你跟我说说你生活过的地方吧。沐小云见她整理的那件衣服,非常好奇,跟这里的服饰完全不一样。

  她走了过来,比了一下胳膊和大腿。

  像这里就不会露大腿和胳膊,如果穿上她那件衣服出去,街上的人肯定指指点点,万人瞩目都是可能的。

  沈云浅将衣服放在床头,转身拉着她坐在床沿上。

  “那里的人思想很开放,在那穿成这样是普遍情况,不过你们这里的衣服也很漂亮啊。”

  沐小云好奇地追问,“还有还有呢?”

  沈云浅想了一下,正好看见桌上的烛台,“很多不一样的,比如我们会用灯代替蜡烛。”

  “灯?这是什么,会有火?”

  “没有火,但是会发亮,总之是照明工具。”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这样的东西。

  沐小云皱着眉头,显然没明白。

  “我们出远门会坐车。”

  “坐车我知道,马车对不对?”沐小云托着腮,一副我很聪明的样子。

  沈云浅看了她一眼,慢慢摇头,“不是哦,马车已经很少使用了,大多都是汽车。”

  “汽车又是什么?”

  沈云浅刚张嘴,又停下来了,还不如画下来让她自己看呢。

  站起身,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没见到能用的东西,便开口问。

  “没有纸笔吗?”

  沐小云也站起来,“这里没有,要做什么?”

  沈云浅:“画下来给你看看,省的我解释了,况且不是更容易理解嘛。”

  她笑了,“也对哦,那下次吧。”

  沈云浅点点头。

  聊天聊久了,就会容易肚子饿,是这个点该吃晚饭了。

  沐小云带着沈云浅来到了吃饭的地方,任天霖早已坐好了位子,沈云浅向任天霖微笑着示意。“快点,快点,上菜,我快饿扁了。”沐小云趴在桌面上,毫无形象地大叫着。

  “怎么,前辈不在吗?”

  “哦,师父他今天不和我们一起吃。”任天霖开口解释了沈云浅的疑惑。

  “师妹,别着急,今天是顾师弟亲自下厨。”任天霖像已经习惯了沐小云的做派,没有多加斥责,偏些无奈。

  “啊?顾师兄,他不是很久没下厨了吗,平时都吃不到,怎么今天心血来潮?”沐小云立马精神起来,目光朝厨房里望去。

  沈云浅也有些好奇,那个谪仙一般的男人竟会做饭。说来惭愧,这一比较,还真是有差距。

  顾舒华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有条不紊,炖汤、炒菜、蒸鱼……不在话下。那来来去去、忙碌的身影,令人异常安心,沈云浅看的有些呆了。

  直到顾舒华端着菜从厨房走出,菜的香味顿时充满了整个饭堂。

  “好香啊!顾师兄你快点,我要开吃了。”沐小云被菜色迷的眼花缭乱。

  “你这小馋猫,慢点吃,没人和你抢。”顾舒华落座后,大家纷纷用起餐来。顾舒华看了一眼对面的沈云浅,沈云浅正在给鱼挑刺,她最喜欢吃鱼了,但也最不会吃鱼,夹了一块鱼肉却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吃完,她不再去夹鱼肉,抬起头,想找其它菜。

  不料正与顾舒华的目光交汇,沈云浅不知道他到底看了她多久,只是感觉这目光有些炽热,脸颊微微有些发烫。

  “咦,云浅,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沐小云本来想夹些菜给沈云浅吃,却发现沈云浅脸颊发红。

  沈云浅听到这话,越发窘迫了,她活了二十年,从没怎么尴尬过。

  顾舒华看着沈云浅越发红润的脸庞,他的心上就好像被挠过似的,痒痒的。

  “沈姑娘可能只是烫到了,小云你别大惊小怪的,吃你的饭吧!”顾舒华见沈云浅窘迫的不行,便出声帮她解围,毕竟是自己的过错。

  “顾大哥,你不是说食不言吗?还有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竟然亲自下厨,平常我总想让你做好吃的,你总拒绝我?你到底怎么了,不会是被什么附体了吧!”沐小云缠着顾舒华问这问那,显然沈云浅脸红的问题已经被沐小云遗忘了。

  “你啊,只是想做罢了。”顾舒华轻笑着,不理会沐小云的纠缠。

  沈云浅看了一眼嬉闹的沐小云,又看着顾舒华,觉得这个人的笑容真好看。

  任天霖一直看着沐小云,像兄长对妹妹一般,带着宠溺,“好了,师妹,别闹了,在吃饭呢。”既然任师兄都发话了,沐小云只好不再追问,安静下来埋头吃饭。

  任天霖夹了一个肉丸在沐小云碗里,“师妹,你不是最喜欢吃这个嘛!”

  沐小云抬起头,腮帮子鼓鼓的,“谢谢任师兄,你最好了。”

  沈云浅望着饭厅里的大家,眼眶有些泛红,这温馨的场景有些久违。

  家人,这个词,好久没提起了,沈云浅以为自己不再需要这些,但没想到再次经历的温暖令人如此不舍。

  沈云浅其实是有家人的,曾经她也是被爸妈宠爱,哥哥呵护的,只不过,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个风水大师,说沈云浅是不祥之人,会带来灾难。当时,他们都以为这是个骗子,不以为然,却不料,在那之后,在她过生日的时候,她央求哥哥带她出去玩,哥哥太心软,便答应了。

  她只记得,那天天气很好,她坐在车子后座,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哥哥在驾驶,时不时也会接上几句话,“我家浅浅真聪明,哥哥最喜欢…”这句话她不知道已经听了多少次,只是一瞬间,“砰”地巨响,哥哥还没说完,她便感觉到天旋地转,没了意识。是的,出了车祸,哥哥当场便去世了,而她经过艰难地抢救,活了下来,这还是爸爸妈妈对她说的。

  沈云浅的爸妈伤心欲绝,一下子像老了十几岁。她也有些怨恨自己,却更想起了那不祥的预言,沈云浅主动提出搬出去住,除了每年寄来的生活费,她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家人

  沈云浅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不让大家看到自己的异样,努力想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回忆赶出自己的脑海。

  “任师兄,丫头,师父今晚还没用过饭,你们吃完之后,送些饭菜过去吧!沈姑娘,不介意和我一起收拾一下?”顾舒华放下碗筷。

  “我吃好了,我先去厨房收拾。”沈云浅还没来得及放下捂着的手,急匆匆地向厨房走去。

  顾舒华看着沈云浅匆忙的背影,若有所思。

  “我也吃完了。”顾舒华站起身,用手指点了点一旁事先准备好的饭菜,“这是师父的。”

  “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我和师妹会叮嘱师父及时用饭的。”任天霖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