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黑衣人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301 2019.08.27 10:07

  他们的目标从来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南庭筠非常清楚这一点,他朝着相反的方向奔去。黑衣人也都紧跟不舍。

  南庭筠在一处山谷处停下了,黑衣人也停在不远处。带头的黑衣人心里想,那皇后娘娘说的果然不假,这南庭筠还真难对付,看来得请人来了。

  他从怀里掏出一枚血玉阁特制的信号弹,朝着天空发射了出去。

  南庭筠冷眼看着他们,“想杀我,看看我的剑答不答应?”

  “哎,不急,我们对付不了你,还真怕没人对付不了你吗?”带头的黑衣人总算说了一句话。

  不过这话却让南庭筠停下了攻击。“难道还有人?”

  僵持了一段时间,也让南庭筠稍微喘了口气。

  不过接下来一幕,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黑暗中,走出一个男子,那男子身形修长,撑着一把伞,缓缓走来,与周遭所有湿哒哒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

  “三弟!”他那一出声,南庭筠的身躯不由自主地晃动了一下。

  原来他真的是帮凶,不,他应该是主谋,我不该还对他抱有什么期望。

  “怎么,二哥,想亲自来取我人头?”那一声二哥,充满了悲怆。

  那撑伞之人往前走了两步,将伞丢弃在一旁。“本来我不该出手,只是,到这一地步,还是我亲手送三弟上路吧!”

  大雨淋湿了他的脸庞,没有伞的遮挡,南庭筠很轻易看到了他的面容。还是那张熟悉的脸,嘴角带着不达眼底的笑意。

  “为什么?”为什么要故作忏悔,为什么要提那条件,为什么对我笑,到底为什么?南庭筠以为十一岁那年他已经遭受了最大的伤害,没想到今天,还是同样的人,这伤害远比那年还要痛彻心扉。

  “三弟,难道还需要我来回答你吗?”语气有些轻佻,似是把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那人很快地出手了,南庭筠也迎了上去,不知道是不是南庭筠受到的打击过于沉重,他那出剑的速度越发快了,似是要把人千刀万剐。

  那男子显然很吃惊,面色也变得不太好,本来想乘着这小子悲伤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的,没想到他越挫越勇。

  一步没接上他的招,胳膊就被轻易地划了一剑,掌风袭来,他一把被打倒在地,脖子上架着明晃晃的剑,眉头皱起。

  “你我从此恩断义绝!”南庭筠没下杀手,他看着他倒在自己的脚下,心里觉得无比悲凉,转身便飞走了。

  “少主,还追吗?”带头的黑衣人扶起地上的人问道。

  那男子摆了摆手,黑衣人们都没有继续行动。他捡起地上的伞,走在来时的路上,是我错了吗?

  他招来带头的黑衣人,“回去复命吧,就说人已死。”

  “是。”

  这样的夜,是血色的。

  “顾师弟,快来,看看沐师妹。”任天霖抱着浑身是血的沐小云出现在房子前的时候,沈云浅险些晕过去,不好的事果然还是来了。

  任天霖将人放在拼接好的桌子上,大家都围了上去。

  “小云,你可千万别出事。”沈云浅看着她的伤口,暗自祈祷。

  苏梅虽跟着师父练武,但平时没事的时候也会自己看看医书。她见沐小云情况不妙,摸了摸她的脉搏,“脉搏非常微弱,很危险。”她看了一下伤口,又开口道:“中暗器?”

  任天霖都来不及擦掉脸上的雨水,点了点头。

  顾舒华一直神色凝重,他忽然想到什么,从自己的包袱里翻出了一药瓶。紫色瓶身,颇为小巧。

  他从里面倒出一粒药,急忙给沐小云服了下去。“这是师父给的,救命的,不知道有没有用。”

  任天霖慌忙地拉着苏梅的手,“你再看看,好点了没。”

  苏梅嘴上说着:“药效没那么快的。”但还是摸了她的脉搏。

  “咦,这药真神奇,她的脉搏比之前好多了。”苏梅的眉头稍松,“但不可掉以轻心,暗器还在她的体内,必须取出来。”

  顾舒华看着外面的雨,好像变得有些小了。

  苏梅又问:“南师兄呢?”任天霖刚想回答,门外走进了一人,衣裳潮湿破旧,还带着鲜血气味,那不是南庭筠吗?

  他脸上一片灰暗,搞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南师兄。”苏梅喊了一声。

  “小云,她怎么样?”南庭筠还是没有忘记那个为他挡暗器的女子,他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这么做?

  “刚刚给她服了药,不过必须马上取出暗器,不然还是有生命危险。”沈云浅回道。

  南庭筠放下自己的剑,凝视着正在昏迷的女子。“恐怕没那么容易。”

  沈云浅听得云里雾里,不是去找医生就好了吗?

  “我现在立马抱她去医馆。”任天霖说道。

  “最好不要再移动她了。”苏梅拦住任天霖的动作。

  “我去请大夫来吧。”顾舒华说。

  “这方圆好像没什么医馆?” 沈云浅坐在马车里的时候,很仔细地观察了周围。

  “最近也就洛城了,我脚程快,大概很快就能回到洛城。” 顾舒华轻功一向不错。

  南庭筠轻微皱了一下眉头:“顾兄,那你快去快回。” 

  “我与你一同去。” 任天霖跟着顾舒华走出了屋子。

  沈云浅一直看着沐小云,特别为她心疼,原本应该活蹦乱跳的女子却躺着昏迷,觉得很不适应。

  苏梅虽然也很担心沐小云的状况,但在这种情况下,也是束手无策。“南师兄,你身上的伤不要紧吧!” 她想到了南师兄。

   “没事。”南庭筠淡淡地回道。

  沈云浅也注意到了南庭筠身上的伤口。很多又杂乱,血迹早已干涸,显得有些触目惊心。配上潮湿的衣物,必定难受的很。

   她忍不住开口:“南公子,还是先处理一下伤口吧,万一伤口发炎就不好了。”

  南庭筠很意外地听见沈云浅开口说他的事, 发觉这次竟然是他们两个头一次对话,“沈姑娘,叫我名字便好,你我以后还要多相处,总不要显得如此生疏吧。”

  沈云浅觉得也有道理,其实她很怕自己不小心失了礼。她点了点头。

  南庭筠也站起身 ,拿起一旁自己的包袱,走去了另外的房间,毕竟男女有别。

  苏梅见南师兄走后,看着正低头蹙眉的沈云浅。“云浅,你别太着急了。小云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会没事的。” 

  沈云浅抬头与苏梅对视,“嗯。” 她心里乱糟糟的,她不想自己在这个异世看到的第一个人离她而去。何况小云应该算是她两世以来最好的朋友了。

  “云浅,你的话还真管用,不管平时我说什么,南师兄都不放在心上。”苏梅见她还是郁郁寡欢,便找了一个话题。苏梅指着南庭筠离去的方向笑了笑。

  沈云浅也瞥着那个方向,在她眼里,南庭筠与人相处和善,完全看不出他有任何让人不满意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