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破房子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300 2019.08.22 09:27

  “你们看,这情报上写的颇为详细。”南容祁拿出纸条,放于桌面上。

  沈云浅看着那一行行小字。

  龙凤镯,一为龙吟,二为凤鸣,两者作用相同,形状不似。向龙凤镯许愿时,天降一缕红光,极其闪耀。到目前为止,红光只出现过一次。

  “红光?”沐小云疑惑地开口问道。

  “嗯,上次出现红光所在地方正是东风国国境内。”南庭筠当时山顶正在练武,正巧看见了那景象。

  “大概什么时候?”南容祁看向南庭筠,仔细询问。

  南庭筠沉思片刻,“应该是半个多月之前的事了。”

  半个多月?沈云浅想了一下,那不正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难道与龙凤镯相关?

  “大会上,天玄门掌门不是说被一银发男子拿了去吗?难道那个时候他许了愿?”任天霖将心里的猜测说了出来。

  苏梅瞥了一眼任天霖,没想到这个呆子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我觉得很有这个可能,我们必须马上采取行动,寻找龙凤镯。”顾舒华点了点头。

  沈云浅用手指了指那纸条,“上面不是说只出现过一次,为什么那银发男子没有再许愿?”

  南庭筠向她看了过来,他没想到沈云浅会发言,昨天看她还是醉醺醺的状态。

  “有没有这种可能?一个人只能许一次愿望。”顾舒华开口回答了这个问题。

  沈云浅见大家都沉默下来,好像有些赞同顾舒华的想法。

  “暂且这样认为,但我们还是要以实际为主,你们决定接下来怎么办?”南容祁收回桌上的纸条,缓缓问道。

  “我和苏梅与你们同行,前往东风国寻找龙凤镯。”

  今天早上,苏梅来找南庭筠。大会上,南庭筠因为不了解在场的大多数人,让苏梅暗中去调查每个人的底细。

  苏梅却对他讲了这番话。

  “当时我躲在暗处,还没来得及调查,就听到了一个秘密,关于你的。”苏梅看了一眼四周,小声地说道。

  “什么?”

  “皇后雇了血玉阁里的杀手,要杀你。我听了,立马就就赶回来找你了。”

  血玉阁是当今江湖上第一的杀手组织,只要肯下重金,目标人物大都是难逃一死。

  南庭筠不在意地笑了笑,那笑略带伤感。她终究不肯放过我?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帮凶?

  “小梅,你师兄的功夫,你还不放心吗?”

  “是,你是厉害,可总归是我们在明,他们在暗,还是小心为上。”苏梅不放心地说了一句。

  南庭筠没有说话,他看着茶杯里的水静静地出神儿。

  “好啊!”沐小云听到南庭筠的话,开心极了,本来她还想这次与他分开,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

  “也行,路途凶险,也好有个照应。”任天霖答应了下来。

  “我也去。”南容祁见他撇下自己,有些着急地开口。

  南庭筠皱了一下眉头,“皇后娘娘不会答应的,她怎会让你去冒险?”

  “我自会说服她,三天后的午时,我们就在此地集合出发,怎么样?”

  顾舒华没有反对,他们正好也要准备一下行装,三天刚刚好。

  任天霖想了一下两月之期,去东风国大概一个月,剩下的时间也绰绰有余。他与顾舒华对视一眼,便点了点头。

  苏梅见自家师兄没说话,便替他回答了。“行啊!”毕竟是皇后娘娘的亲生儿子,有他在身边,师兄可能就安全一点。

  三天转瞬即逝,沈云浅会跟着沐小云一起练练武功,任天霖和顾舒华则在准备干粮和行装。

  当六个人聚集在这个屋子里时,却没有南容祁的身影。

  南庭筠早该想到的,他怎么可能说动得了自己的母后?

  “我们先走吧,他大概不会来了。”午时已过一刻钟,南容祁还是没有出现,南庭筠率先开了口。

  顾舒华也觉得他不可能来了,“走吧!”大家都离开了那个地方。

  那天天气阴沉,狂风大作,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一辆马车,两匹马正在路上行进。

  “顾师兄,快下雨了,要不要找个地方先避避。”沈云浅注意到外面阴沉沉的,撩起门帘,有些不安地对外面驾车的顾舒华讲道。

  顾舒华朝前望着,不远处,似有一座房子,他见旁边骑着马的南庭筠,向他转达了自己的想法。

  南庭筠看了一眼探出头来的沈云浅,转又对前面一同骑着马的任天霖说道:“任兄,我与顾兄提议,先去前面的房子里避避?”

  任天霖看着天色确实阴沉,恐怕赶不得路,就转头对后面的人喊:“先去避避吧!”

  狂风呼啸,路边的小花饱受摧残。他们很快赶到了之前说的房子,雨顷刻像倒水一样“哗”地下了下来。

  “还好,我们及时进了屋子,不然,可会变成落汤鸡。”沐小云摸着自己胸口,长舒一口气。

  沈云浅看着这房子,这房子很大,却很破旧,好像很久没人住过的样子,到处是灰尘,墙上还挂着蜘蛛网。

  “看这雨,估计得在这歇一晚了。”任天霖看着外面的雨势,叹了一口气。

  “你看这破屋子,能住吗?”苏梅早就转悠了一圈,这个房子年久失修,房梁上还有木屑掉下来,她小心翼翼地避开。

  南庭筠知道苏梅爱干净,但实在没有办法,“小梅,别任性,这样的雨,你还想怎么样?”

  “是啊,苏梅姐,将就一晚吧。”沐小云挽着苏梅的胳膊,亲昵地靠在她的肩膀上。

  苏梅不自在地将自己的胳膊抽回,她实在是受不了沐小云的热情,刚刚在马车上就一直与她聊天,虽然大部分都是在问南师兄的事。

  “嗯。”

  任天霖看着两人的互动,怎么回事?沐师妹和那女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密了?

  沈云浅对沐小云的举动见怪不怪,肯定是沐小云爱屋及乌了。

  “云浅师妹,你过来一些。”顾舒华的声音轻轻地从身后响起。

  沈云浅愣愣地看着他,我为什么要过去?

  “云浅姑娘,上面在滴水,你看你肩膀这都湿了。”南庭筠用手指了指,好意提醒道。

  沈云浅看着自己湿了一大片的肩膀,才反应过来,她退开几步,向南庭筠道了声谢谢。

  顾师兄刚刚也是想要提醒我吗?她又去看顾舒华,顾舒华却不在了刚才那个地方。

  苏梅看着脏乱的一切,都不知道坐哪里休息?她取下自己的包袱,将自己的衣裳拿了出来。

  “嘶嘶”几声,她将衣服撕成了很多半,将一些递给任天霖,“喏,你们拿去擦。”

  “多谢。”他接过,转头给了沐小云和沈云浅。“顾师弟呢?”他没见到顾舒华的身影,有点担心。

  “不知道,没看见。”沐小云拿着手上的布料,擦拭着桌椅。

  任天霖刚想去找找,沈云浅拦住了他,她将布料递给他:“我去其它房间找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