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玉簪是你的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591 2019.08.21 09:27

  沈云浅睁开眼,撑起身子,这是哪里?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昨天,她记得自己在喝酒,然后就不知道然后了。竟然喝断片儿?她环顾四周,这是陌生的环境。

  她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咦,这是什么?”她在被子里摸到一小块凸起的手绢,样子有些眼熟。

  她打开手绢,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根玉簪,这不是顾师兄上次买的吗?怎么在这里?

  “咚咚咚”外面传来敲门声。

  沈云浅将手中的玉簪包好,放在床头。她从床上下来,整理穿戴好衣服,去开门。

  “顾…”沐小云话还没说完,看到来开门的是沈云浅,有些愣住了。这不是顾师兄的房间吗?

  “是小云啊,你先进来,我去洗漱一下。”沈云浅拉着沐小云的手,示意她进门。

  沐小云记忆有些错乱,昨晚她明明看见顾师兄的剑放在桌上的,所以她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他的房间。

  沈云浅洗漱完,看见沐小云还呆愣在原地,“小云,你怎么了,怎么不坐啊?”

  沐小云回过神,可能是她弄错了吧,昨天晚上她并没有看清床上睡着的人。

  “云浅,你还记得昨天的事吗?”沐小云拉着沈云浅一起坐在位子上。

  说起昨天,沈云浅还觉得丢人,喝一点酒就醉了。“我还想问你呢,昨天我有没有做什么失礼的事?”

  “失礼的…事?”沐小云故作沉思。

  沈云浅看见她托着下巴思考,以为自己做出很多糗事,脸色立马阴郁起来。

  “逗你的,昨天你还没来得及对我做什么,就睡着了。”

  “对你,做什么?”沈云浅有些好奇,不知道自己喝醉酒什么样子。

  “我就嘲笑你酒量差,然后你就醉醺醺地朝我走过来了。我也不知道你要干嘛?”沐小云回忆了一下昨天的事。

  “.…..”

  “对了,昨天庭筠朝我笑了,真好看,可惜你没看到。”沐小云想到这儿,自己就乐呵呵地笑了。

  “庭筠,叫的真亲密。”沈云浅忍不住调侃道。

  “还敢说我?昨天你和顾师兄可比我亲密百倍。”她反击道。

  沈云浅刚起身,想去拿床上的玉簪给沐小云看,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是顾师兄的。她脚步一顿,又坐了回去。

  “啊?沐小云你别卖关子了,我和顾师兄又有什么事啊?”沈云浅对于她说话说一半,都快急死了。

  “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没有,快说。”

  “就是你睡着了,顾师兄抱着你去休息了。”沐小云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她盯着她的眼睛,生怕错过一个微小的表情。

  “抱我,大家都…看见了?”她脸上出现一丝错愕,呆愣愣地向沐小云问道。

  “是啊,四个人,八只眼,亲眼目睹。”沐小云戏虐地回道。

  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喝酒可真会误事。那昨天就是顾师兄送我回房的,所以玉簪才会不小心落在我的床上,她猜测道。

  沐小云看到沈云浅低下了脑袋,没再说话,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了,赶忙道歉。“云浅,对不起啊,本来你都喝醉了,不该嘲笑你的,你别往心里去。”

  “没事,我只是在想其他事情。”沈云浅抬起头,面对着沐小云说话。

  “说着说着,我就忘了正事,我本来想来告诉你们,昨天太子答应今天会将情报告诉我们,是不是很意外?”沐小云拍着自己的脑袋,责怪自己记性差。

  “是啊,太子看上去不是那么好说话。”沈云浅只是觉得他身为太子,必有什么过人之处,或者说城府深。

  “其实昨天太子提了要求,不过不是对我们,而是对庭筠。”沐小云将昨天他们离去之后的事一一说了。

  沈云浅听了之后,对南容祁的印象稍微好了一点,深宫之中,皇位相争,手足相残多得是,兄弟情就显得尤为珍贵,她虽没有知道过去发生的事,但这事总归能缓解他俩之间的关系。

  “小云,刚刚我听你说来告诉’你们’?”沈云浅听得很仔细,昨天不就只有她和顾师兄不在场。

  “哦,就是昨晚我看见顾师兄的剑在桌上,以为他住在这个房间,所以就来找他了。”

  “那你知道顾师兄现在在哪吗?”沈云浅还想着去还玉簪呢。

  “不知道哎,你可以去问问任师兄,他就在隔壁的房间。”沐小云说着就站起了身,“我先回房了,要好好打扮一下,待会还要见庭筠呢!”

  沈云浅笑了一下,目送她离开房间。

  她走到自己的床边,拿起那手绢,轻轻握在手里,去找他吧。

  “任师兄,你在吗?”沈云浅敲着门,门很快就被打开了。

  任天霖刚才换衣服的时候,从里面飘出了一条手帕,那是昨天苏梅给他擦眼睛的。他捡起落在地上的手帕,仔细端详了一下,没什么花哨的图案,只在边角看到了一朵红梅。他想找个时间还给她吧。

  任天霖站在门内,“云浅师妹,什么事?”

  “任师兄,你知道顾师兄在哪吗?”

  任天霖早上的时候和顾舒华一起练过武,他因为汗湿了衣裳,就回来换衣服了。

  “他大概还在珍宝楼的后院。”沈云浅听到任天霖的回答,道了声谢谢,就走了。

  珍宝楼的后院开阔敞亮。一棵参天大树耸立于庭院之中,四周种上了小花,还有一个小池塘,池塘中漂浮着翠绿的荷叶,沈云浅一走进来,就发现了顾舒华。

  顾舒华正在练剑,沈云浅踌躇着要不要过去打断。

  “云浅师妹,你怎么来了?”顾舒华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正当她想开口回答,顾舒华已走到跟前。

  “昨晚睡得好吗?”顾舒华又开口道。

  “嗯,睡得有点沉。”沈云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顾舒华看着沈云浅,没由来地感觉心情很好。早在天刚刚破晓,他就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他怕沈云浅醒过来会恼怒。

  沈云浅将掌心摊开,放在顾舒华面前。“顾师兄,这是你的东西吧?”她轻声询问。

  顾舒华看了一眼,“不是我的。”

  沈云浅诧异地看着顾舒华,“怎么会,里面就是你上次买的玉簪啊?难道是我记错了?”

  顾舒华见她一脸不可思议,突然之间笑了起来。

  “以前是我的,现在是你的了。”顾舒华拿起她掌心的手帕,将那玉簪取了出来,然后绕到了她的身后。

  “云浅师妹,我为你戴上。”他俯身在沈云浅耳边说道。

  沈云浅还没消化他一连串的话,他已闪身,回到了沈云浅的面前。

  “嗯,玉簪真好看。”人更好看。他嘴角微扬,评价着自己的成果。

  沈云浅下意识想取下玉簪,“顾师兄,这我不能要。”

  顾舒华握住她拔簪子的手,面露不快。

  沈云浅看着他渐渐变沉的脸色,忍不住地向后退去。

  “是谁昨天拉着我,偏要这个玉簪,今天就不要了?”

  “小云,不是说我睡着了吗?我怎么会…”话还没讲完,顾舒华就打断了。

  “她可没送你回房间。”

  “.…..”沈云浅后背抵着墙,无路可退。

  顾舒华没有说话,他猛地低下了头,眼睛与她平视,他的目光带有侵略性地,一寸一寸扫视着沈云浅的脸颊。

  两个人的脸靠的极近,呼吸都萦绕在一起,沈云浅觉得她的脸肯定红透了,当顾舒华的目光停留在她的嘴唇上时,她有那么一瞬间感觉他会亲上来,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有所期待,她紧紧闭上了眼睛。

  “不要的话,就扔了。”他放开钳制住沈云浅的手,说了这样一句话,就转身走了。

  沈云浅睁开眼,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顾舒华,我该拿你怎么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