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男女授受不亲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205 2019.08.20 09:09

  曹勋没想到这美人还会武功,他将椅子翻转,银针直直射在板上,入木三分,可见力道之大。

  他见已错失攻击任天霖的最佳时机,还有一个会武功的美人在旁相助,这样下去迟早会吃亏的。他想,好汉不吃眼前亏,以退为进。

  他朝苏梅深深地看了一眼,好像要把她拆骨入腹。“美人,等我。”

  “小宝,撤。”小宝早就从地上爬起,一直暗中观察着情况,他也秉持着“打不过就跑”的原则,两人灰溜溜地逃出了门口。

  苏梅没有搭理他,最好赶紧滚出她的视线,别污了她的眼。

  掌柜看那小霸王走了,他和店小二一起走近,对着这群看热闹的人说道:“散了散了。”

  外面确实已经很晚了,而且应该也没什么好看了,众人纷纷起身,相继离开了珍宝楼。

  苏梅缓缓走近任天霖,他还在擦拭着双眼。他在想这白色粉末是什么东西,竟如此厉害?到现在还没缓过来。

  “任公子,你眼睛没事吧?”女子略带担忧的声音传入任天霖的耳朵。

  “无事,只是现在有些看不清。”他实话实说道。

  “小二,可否为我打些热水来?”她唤来正在与掌柜谈话的店小二,语气中带着请求。

  小二正在与掌柜盘算着今天的损失,一时之间呆愣了一下。“好好,姑娘请稍等。”他反应过来,就往后面跑去。

  “任公子,我先扶你到那里的椅子上坐坐吧。”

  任天霖比较保守,始终觉得男女授受不亲,对于自己师妹而言,是例外,他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疼。

  他开口拒绝:“不用,姑娘,我可以自己来。”

  说着,便凭着微弱的视线向前摸索。他走走停停,时不时用脚探一下脚下的路。

  苏梅看着任天霖像盲人一样,行动不便,与他之前握剑的模样天差地别,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任天霖听见那女子突然笑了,有些好奇。他刚刚下楼的时候,就看见了那女子的面貌,妩媚妖艳,是他对她的第一印象。不知笑起来是何模样?

  “没什么,到了,椅子就在你前面。”苏梅止住自己的笑意,开口提醒道。

  任天霖顺利坐上了椅子,他用手背揉了揉眼睛。

  “别动。”苏梅出声。任天霖立马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客官,您要的热水。”小二端着盆向苏梅走来。

  “谢谢,帮我放桌上就行。”小二依言将盆放在了桌上,他见苏梅没什么吩咐,就离开了。

  “让我看看你的眼睛。”苏梅俯下身,温热的呼吸打在任天霖脸上,他有些不自在地别过脸,“不用了,我再缓缓就行。”

  苏梅头一次遇上这样的男人,多次拒绝她的好意,别的男人都巴不得对她献殷勤,而他却不屑一故。

  她伸出手,捏着他的下巴,将头扭过来,“千万别动,不然我可亲上来了。”

  任天霖没对付过这样的女子,他僵硬着身体,只能任她在他脸上为所欲为。

  苏梅见他没动作,就松开捏着的手,用两指将他的眼睛撑开,仔细观察。

  白色粉末不见了,大概已经被溶解了,她也不知这是什么东西,没什么味道。她放下手,思考片刻。

  “现在什么感觉,会觉得刺痛吗?”她开口询问。

  “没什么感觉,也不痛,就是看不清。”任天霖觉得没什么大碍,没必要小题大做。

  她觉得应该只是普通药粉。

  她走到桌前,从怀里取出一条手帕,用水将它浸湿,再把它拧干。

  “喏,给你。”她将手帕放在任天霖的掌心。

  湿热的触感,一下子任天霖没反应过来。

  “怎么,还要我帮你擦?”苏梅见他愣在那里,忍不住调笑道。

  任天霖终于明白这是什么了,他拿着手帕,轻轻擦拭他的眼睛,不知是药效过了,还是受温热水的刺激,擦拭几遍后,他能看清了。

  “怎么样,现在看的清吗?”苏梅凑近他的脸,认真地注视着他。

  一下子放大的脸,在任天霖的视角里,无比清晰,清晰到她脸上细小的绒毛都看的到。

  “看清了。”任天霖不自觉咽了咽自己的口水,他有些着急地站起身,手中紧握着手帕,与她拉开了一点距离。

  苏梅长舒一口气,还好没事,毕竟跟她有关,她可不想欠人情。

  “两位客官,认识?”掌柜看两人亲密的动作,如果认识,那女子想入住,也就好办多了。

  “认识。”

  “不认识。”

  两人同时说道。掌柜被两人弄糊涂了。

  任天霖与苏梅对视,他说:“姑娘,我何时认识你了?”

  苏梅都快被这个迟钝的男人气炸了,明明他们白天在大会上就见过。

  “白天,大会,你不会不记得了吧?”苏梅咬牙切齿地说道,她觉得她良好的教养都快消失殆尽了。

  “大会上……”任天霖仍然在冥思苦想。

  “小梅,你回来了啊!”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苏梅有些激动地看着自家师兄,“南师兄,终于等到你了。”

  南庭筠正巧在外练武归来,他有些意外地看着苏梅出现在这儿。

  “南师兄,先别说了,你先让我去睡一觉,我快困死了。”

  南庭筠确实在她脸上看到困倦的神色,他朝掌柜道明了身份,掌柜连说几声“好的。”

  “好了,我带你去三楼找个空房间休息吧。”他轻声对苏眉说。

  苏梅“嗯”了一下。

  任天霖看到南庭筠的出现,又听见他唤她“小梅。”原来是她,他终于想了起来。这不能怪他,他从不特别留意一个与他不相干的女子,而且她在大会上又很快离去,这让他怎么记得起她呢?

  “诶?这不是任兄,你在这干什么呢?”南庭筠注意到站在一旁的男子。

  任天霖刚想回答他的疑问,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

  “南师兄,别理他,这个呆子。”苏梅很快大力地拉着南庭筠上楼了。

  “.…..”她这是生气了?

  “这位客官,是和小娘子吵架了吗?男人嘛,要忍让,多哄哄就好了。”掌柜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开始教育起被抛下的任天霖来。

  任天霖感觉有种有理也说不清的样子,“掌柜的,你想错了,我们不是一对。”

  “哎,年轻人,别等到失去了才后悔。”掌柜意味身长地说着。

  任天霖没说话,看了一眼手上的帕子,转身也朝楼上去了。

  “这样才对嘛,要好好道歉。”掌柜在背后喊着。

  任天霖脚步一顿,谁要去找她了?我可是去睡觉的。不过他没回头,继续上楼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