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大会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213 2019.08.13 09:23

  大会吸引了各方势力,洛城的街道比之前更加拥堵了。沈云浅他们早早地起床,前往皇家猎场。

  猎场门口被禁卫军们层层把守,有些人想要看热闹,统统被拦截在外。沈云浅他们刚到,就有人前来盘问身份,原来此次大会参加的人需要被筛选。任天霖报了蓝城的名号,那小卒似乎没听过此人,遂去回禀上层。

  他们在门口等了许久,一个身穿太监服饰的人走了过来:“诸位久等了,请随咱家来。”沈云浅心里想,原来师父这么厉害啊。

  猎场里面很大,他们沿着小路一直走,“哎,云浅,你看那里有花,你见过这种花吗?”沈云浅朝沐小云指着的方向望去,果真看见了花,那花长得有些奇怪,是黑色的,没什么味道,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

  顾舒华和任天霖自然也看到了那花,他们也不认识,只不过出自本能,觉得很蹊跷。绕来绕去,才到了目的的。

  “到了,诸位请稍等。”那人说完便走了。

  他们面前有一张台子,有一把椅子。沈云浅环顾四周,见其他地方也是如此,一人坐于椅子上,多人站在其身后。不过其中有一个地方有所不同,地处中心,有禁军守卫。

  “任师兄,你坐。”顾舒华开口。任天霖没有推辞,跨步坐了上去,将剑放在台面上,手轻搭在上面。

  “你看,那个穿白衣服的就是南庭筠。”沈云浅被旁边人的窃窃私语所吸引,她朝那人所指方向望去,一人身着白色长袍,腰间挂着玉佩,旁边随行一名女子,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风情。

  他们同样被人带到一样的地方,正好是沈云浅他们的对面。中间隔着一个大圆台,很像是比武的场地。沈云浅收回自己的目光。

  “哎,云浅,你看,那个穿白衣服的男子长得真好看。”沐小云看的有些入迷。

  沈云浅似非似笑地瞥了一眼沐小云,“这傻孩子,犯花痴了啊。”她心想。

  “太子驾到——”一声高呼,禁卫军们纷纷跪倒在地,前来参加大会的人也礼节性地朝太子方向低头抱拳行礼。

  沈云浅随大家模样低着头,只是她有点好奇,古代太子什么样?

  她忍不住悄悄抬头望了一眼,那男子头戴玉冠,身着金丝蟒袍,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那笑却不及眼底。

  “诸位免礼。”

  “此次大会主要是关于探讨龙凤镯,大家远道而来,不必拘礼。”男子开口道。

  “太子名唤南容祁,是南希国的二皇子,此人深不可测。”顾舒华轻声对沈云浅说。

  她看向顾舒华,有些疑惑,“嗯?二皇子?”

  “大皇子早年因与大臣私下结交甚密,触犯龙怒,被罢黜了储君之位。二皇子从小就深受宠爱,很快就继位了太子。”

  沈云浅不懂宫廷里的事,只是点了点头。“南?那南庭筠是何人?”

  顾舒华眯了眯眼,目光望着对面。“他是三皇子,不过在十一岁时,被送去南山派习武。”

  沈云浅听了,很快便释然了,怪不得那两人眉宇之间有些相似。

  “太子此次召我们前来,不知有何打算?”一个身形健硕,膀大腰圆的男人说道。

  “大家都知道,现在龙凤镯引无数人争相抢夺,我南希国不愿看到三国为此开战,所以特别请诸位英雄想想办法。”南容祁语气略带谦卑,他的眼神投向了南庭筠。

  南庭筠没有抬眼,也没有开口说话。

  “现在龙凤镯在何处?”青衣男子问道。

  “没有仔细的说法,不过小道消息称在东风国。”

  “东风国?蛊毒之地。”

  “此地必定凶险。”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太子殿下,我代掌门之命前来,本就是要解决此事,我看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找到龙凤镯,将其销毁,以免落入歹毒之人之手。”南庭筠站起身,在众人注视下走到了太子的面前。

  “庭筠,说的不错,不过龙凤镯可以销毁吗?”南容祁眸子暗闪。

  “不知,一切等寻到龙凤镯再说,但是一旦寻到,必须得交到一个可信之人手中。所以我们可以先推举一人。”南庭筠朝众人说道。

  “太子啊,我看他一表人才,又是他召开的大会。”一个小厮状打扮的人喊道。

  “不可,太子乃是未来国君,如果龙凤镯在手,不免会遭遇危险。”顾舒华很意外地开了口。

  “是啊,是啊。”众人觉得说的有道理,纷纷附和。

  南容祁将目光看向出声之人,原来是他。

  沈云浅立于顾舒华旁边,只觉得他浑身上下散发着寒气。

  “既然推举不出,要不,比武论高下,赢者可以有持有资格。”南容祁建议道。

  他的建议获得了大多数人的支持,谁都想有要一争高下的想法。

  “面前的大圆台就是比武之地,谁想比就上。”南容祁吩咐下来,又见他唤来随从,低声私语,便有一个身形矫健之人跃上高台。

  沈云浅对古代比武很感兴趣,伸长着脖子往高台看去。

  高台上,两个人打的十分激烈,刀剑无眼,很快,一个人的胳膊被划伤,血浸湿了衣衫,但他却丝毫没有想要放弃,仍然坚持比武。

  另一个人也是没有退让,步步紧逼,看的沈云浅心惊肉跳。

  “别看,这场面有些血腥。”顾舒华抬手,将手挡在她眼睛前。

  沈云浅偏头,朝他“嗯”了一声,就低下头,不再看台上的比武情况了。

  情况似乎是越来越激烈了,底下的高呼呐喊声也不断加强,只是沈云浅的兴趣点被地上的小东西吸引了。

  是小蚂蚁在搬食物,爬的很慢,但有一群蚂蚁朝着同一个方向而去。

  沈云浅后退一步,怕挡着它们的路。

  “尽管你这次让开路,放了它们走,可你想过没有,你退开的那一步,会不会将它们带入更痛苦的深渊。”顾舒华轻声说道。

  沈云浅抬头看他,虽明白他的意思,但不知道他说这话的意图,“我知道,但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顾舒华移开了看她的目光,是啊,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太子殿下,住手吧,这样的赢者似乎野心也极大吧。”南庭筠朝看的认真的南容祁开口道。

  “三弟,你这样说,我也没办法,你看他们为争夺那个位子,多卖力啊。”南容祁转头看他,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两个人的说话声很轻,并没有其他人听见。

  “你…”南庭筠见劝不动,立马飞身上了高台。他大喝了一声“住手”,将二人分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