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莲花教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106 2019.08.15 09:37

  一阵莲花香气在空中弥漫。“南希国太子好大阵仗,南山派都出动了,这怎么少得了我莲花教。”

  顾舒华将沈云浅揽在身后,他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整个猎场中的人都深深注视着来人。

  莲花教地处北辽国与东风国边界,因为行事作风狠辣,被武林中人所忌惮。此次莲花教来人不多,以教主程曦为首,还有两人各站一旁。

  “哟,莲花教教主都大驾光临了。”南容祁看着眼前盛气凌人的女子。那女子看似不过二八年华,长发披肩,容色绝丽。

  “那女子可真美。”沈云浅容貌不俗,但也忍不住感慨道。

  “云浅师妹,你别看她美貌,她那年纪实际上可比师父还大。谁知道她练什么邪功?”顾舒华听见她的话,细细为她解释起来。

  “怎么,不欢迎本教主?”女子说话有些咄咄逼人。

  南庭筠不屑与莲花教攀谈,便自顾自地走下了高台。

  “当然不是,教主肯来,荣幸之至。”南容祁打着圆场,他可不愿得罪这么一个心狠手辣之人。

  “你是何人?如此大胆,敢无视我们教主。”站在教主程曦一旁的灰衣男子注意到南庭筠的动作,有些火大地开了口。

  “我是何人,还用不着你来问。”南庭筠本就不想搭理,说了这句话便坐定在原来的位子上。

  “你…”灰衣男子用手指着南庭筠,欲动手教训一下这无理之人。

  “哎,无情,住手,没看见教主都没说什么吗?”一旁的女子伸手制止了灰衣男子。

  女子在教主程曦的边上,自然是不太起眼,不过仔细一看,女子身穿淡白色锦衣,淡雅处多了一份出尘的气质,让人很难遗忘。

  无情看了一眼自己的教主,确实未见其生气,遂放下了手,乖乖站着。

  “想必,你就是南和玉的徒儿,南庭筠吧?”教主眼神注视着南庭筠,一副了然的神色。

  南容祁皱了皱眉,心想,这老女人怎么那么多事?偏偏要招惹自家三弟。

  “教主,说的不错。既然来了,我们还是先讨论正事吧。”南容祁挡住她看南庭筠的视线,慢慢开口道。

  程曦扫了一眼在场的人,叫了一声旁边的女子:“罗衣。”女子心领神会,她对灰衣男子说了什么,他点了点头。

  只见灰衣男子搬来一把椅子,罗衣从怀中取出手绢,用手绢将它擦净,然后分别立于椅子两侧。

  程曦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她坐了上去:“听说你们想要摧毁龙凤镯,而且已经选了保管之人。”

  沈云浅心里一紧,没想到摊上这么个大的麻烦。

  “是啊,不过摧毁之法还没想到,还是先等找到龙凤镯再议。”

  “人呢?”

  南容祁不知她心里在打什么算盘,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

  “教主,应该是她。”罗衣指着不远处的沈云浅,刚刚她发觉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人身上。

  罗衣心思细腻,才会受到程曦的重视。

  沈云浅被迫对上程曦的视线,那目光带着探究,她听到“噗嗤”一声,那教主竟笑了。

  “竟然选了这么一个黄毛丫头?本教主可不认。”语气中带着鄙夷之气。

  沈云浅无从反驳,她在众人面前,的确是那么微不足道,不过,被人说是黄毛丫头,她也忍不住涨红了脸。

  “听闻莲花教教主武功高强,在下想要领教一番。”顾舒华突然出声,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顾师弟,别冲动。”任天霖挡住他即将出手的长剑,轻声劝阻。沈云浅也拉着他的衣角,示意他别冲动,毕竟真的不好惹。

  “教主,要我去教训一下那小子吗?”无情最看不惯对教主出手之人。

  程曦看了一眼四周,到处是对他们虎视眈眈之人,她想,立威一下也好,便微微颔首。

  无情接到教主的指示,便一跃上前。“教主都不用出手,我来会会你这小子。”

  顾舒华见那人飞身而来,遂将沈云浅轻轻一推,自己抽出长剑迎了上去。

  “我们先去旁边看着吧。”任天霖带着沈云浅和沐小云远离了打斗场地。

  沈云浅看着一白一灰的身影纠缠在一起,剑光四射,两只手不经意间攥紧了。

  任天霖看着身旁一脸焦急的沈云浅,安慰道:“没事的,顾师弟虽比我晚入门,可武功上的造诣早远超于我,鲜有敌手,只要莲花教教主不出手,他就不会有问题。”

  好像在印证任天霖的话似的,那灰衣男子很快落了下风。

  “教主,无情打不过他的。”罗衣在程曦耳边轻语。她看着那白衣男子行云流水的剑式,挥舞起来毫不费力,无情显然不是他的对手。

  程曦忽然之间出了手,她以丝线为武器,将顾舒华的长剑紧紧缠住。无情退居身后,夹杂着一丝不甘心。

  两人僵持着,谁也没有先动手。

  “你是蓝城的徒弟?”程曦问道。

  “是又如何?”顾舒华从容不迫地回答。

  沈云浅看着场上突变的情况,本来放下的心又重新吊了起来。

  “哼,又是蓝城的徒儿,又是南和玉的徒儿,果然现在是人才辈出啊。不过回去告诉你们师父,龙凤镯,我势在必得。我们走。”程曦收回手中丝线,不欲与小辈纠缠。

  “教主,进了这个地方,还想安然无恙地离开?”众人有些愤恨地看着这个随心所欲的女子。

  “本教主想走,还没谁能拦得住我?”那口气实在是狂大。

  “这儿可是有毒的,中了毒的人还想怎么样?”往日看不惯莲花教作风的纷纷想落井下石。

  “哦?毒啊,本教主还偏偏不放在眼里,本教主敢来,自有全身而退之法,谁像你们这群不知深浅的东西!罗衣,无情,我们走。”三人飞身离开,独留一众人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好了,莲花教已走,大家冷静一下。”南容祁见三人离开,松了口气。这花毒确实罕见,但也不是没有解毒之法,只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相信也奈何不了莲花教教主。

  顾舒华回到沈云浅她们身边,沈云浅有些焦急地问:“顾师兄,你没事吧?”

  他看到沈云浅为他自己着急,心里忍不住窃喜,但表面上还是淡定地回道:“无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