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把她当妹妹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331 2019.08.30 10:06

  “顾师兄,你们终于回来了。”沈云浅一早就待在门口,左东西望地期盼他们归来。

  “嗯。” 顾舒华心疼地看着沈云浅脸上焦急的面容,本想摸摸,却有所顾忌,始终没有抬起手。

  “这是大夫,让她看看沐师妹吧。” 任天霖指着身后那名女子,对大家说道。

  众人都自觉的让开了路。

  “姑娘请。” 沈云浅带着她去看沐小云,让在场的男人都退避在外,毕竟伤的地方是心口。

  沈云浅与苏梅在一旁看着,时刻准备打打下手。

  邢宛心仔细检查了沐小云的伤口,暗器进的有些深,还好稍微有些偏离心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她从药箱中拿出各种器具,又要求沈云浅她们准备热水和蜡烛。

  这些早在顾舒华他们出去的时候,苏梅便已准备好了,她觉得应该会用到。

  医治的过程很漫长,整个房子里充斥着一股血的气味,直让人作呕。

  豆大的汗珠从邢宛心的额头上流淌下来,沈云浅小心地为她擦去,苏梅也仔细听着她的吩咐。

  “行了。”当邢宛心取出暗器,又细细缝上伤口,撒上药物,包扎完的一刹那,沈云浅才觉得自己的心回到了原位。

  因为这里条件简陋,邢宛心担心伤口会受感染,所以要求她们最好寸步不离,熬过三个时辰,就可以了。

  沈云浅走上前,轻轻地握住沐小云的手,看着她沉睡的面容,就像是易碎的一个洋娃娃,令人心疼。

  轻微的脚步声在屋内响起,“别多想,小云肯定没事的。”顾舒华宽厚的手掌轻抚在她的头顶,安慰道。

  沈云浅扭头看了一眼,嘴巴微微抿紧,眼睛由于酸涩,显得有些红肿。落在顾舒华眼里,有点心疼。

  转眼看到躺着的沐小云,真是飞来横祸。

  “醒了,醒了 。”沈云浅在给沐小云擦拭额头的时候,看到她的睫毛微微颤动,似是要转醒。

  坐在外堂等候的众人,听到声音,都松了口气。

  “这还得多谢邢姑娘,师妹的命是你救得,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 任天霖站起身,朝邢宛心方向说道。

  邢宛心微微一笑,也站起身,“医者仁心,况且你们还是我娘的熟人,无需言谢。” 她又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略带疑惑地开口说:“你们是准备去哪里吗?又是如何受伤的?”

  顾舒华没有言语,他的眼神略过南庭筠,又落在了门内。

  短暂沉默,邢宛心觉得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是不是不应该提起这个话题,刚想开口道歉,那个站在一旁的陌生男子开了口。

  南庭筠觉得应该告诉众人事实的真相,他直接回答了后面那个问题,将皇后想要追杀他和刺杀的经过说了出来,除了刺杀他的人是南容祁。

  苏梅紧蹙眉头,她知道皇后想要师兄的命,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她拉着南庭筠的衣袖,试图让他好受一些。

  南庭筠觉得自己连累了很多人,本来以为自己可以解决的问题,却被摊在了明面上。

  “这次小云受伤,我真的很抱歉,要不是她为我挡剑...幸好没事。”

  沈云浅走出门外,正好听到南庭筠说的话,毕竟是很多年之后的人,多多少少也知道皇室之争存在肮脏卑鄙的手段,不过,如今牵扯其中,难免感到唏嘘。

  顾舒华走到沈云浅身边站定,垂下头看着她的眼睛,轻声问道:“怎么样?”

  沈云浅知道他在问什么,“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刚刚给她喂了点水,不过还很虚弱。”

  她定定地看着顾舒华,先一步移开了目光,转而对南庭筠说道“小云她很担心你的安危,她说你不必自责,她当时脑子一热,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还怕给你造成什么困扰呢!”

  “她没事就行,我可以进去当面和她说几句吗?”南庭筠往前走了几步。

  沈云浅点点头,“嗯,她醒着,你去吧。”

  “邢姑娘,真是太谢谢你了。”沈云浅拉着她的手,止不住地向她道谢。

  邢宛心被她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不用,不用,对了,里面受伤的人之后需要静养,不能在奔波,你们需要找一个地方让她好好休养。”

  顾舒华与任天霖对视一眼,任天霖开口:“邢姑娘,能否借用贵地?我们这里也是人生地不熟。”

  “是啊,小云是邢姑娘救得,邢姑娘对小云的伤势也是最清楚的,能在邢姑娘的地方照料,也是方便许多,如此,便要叨扰了,邢姑娘,你看,如何?”顾舒华的声音温柔,又有着不容拒绝的果断。

  邢宛心思索片刻,就应了下来,反正他们也是娘的熟人。“可以,现在小云姑娘也脱离了危险,我先回去禀报我娘,顺便将此事告知于她,你们只管过来就行,还有一点,你们别邢姑娘、邢姑娘叫了,就叫我宛心就行。”说完,便拎起了药箱。

  沈云浅对邢宛心印象十分不错,为人善良大方,还有高超的医术傍身,如果不是现在情势所迫,她还真想认真结交一下朋友。她笑了笑,看着她离去。

  “云浅,帮我拿点水,好渴。”沐小云平躺着,听到房内响起了脚步声,以为是沈云浅来了。

  “能动吗?”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握着茶杯出现在沐小云眼前。

  沐小云有些不知所措,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云浅呢。”说着,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血色。

  南庭筠看着她费力的样子,轻轻地按住了她的肩膀。“好好躺着,你的伤口不宜动作,不是想喝点水吗?”

  他轻轻把手托在沐小云的脖子后方,稍微用点劲,让她的头能够仰起,然后将手上的杯子凑到她的嘴边。

  沐小云感觉心跳有些快,但还是慢慢喝了点水。

  “谢谢你,小云,当时若不是你,可能现在躺在这的就是我了。”南庭筠放下手中的杯子,眼神真挚地看着她。

  沐小云听着南庭筠向她表示谢意,但看他的眼里又带着些愧疚,“没事的,你不怪我冲动就行,我心甘情愿。”后半句话声音有些轻,加之沐小云掩饰性地将头转向了另一边,眼睛避免与南庭筠直接接触。

  南庭筠没有接话,也不知道他听清楚了没有。沐小云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南庭筠心里其实很乱,他确实听到了沐小云的话,但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在沐小云为他挡剑之后,不,大概是那次酒宴,他是一个感情细腻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她对自己的情谊?只是,自己只把她当做妹妹一样看待。

  “小云,你好好养伤,下次不要为我再做什么伤及自己性命的事了,我先出去了。”南庭筠走的很快,丝毫没有给沐小云说话的机会。

  沐小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到底是担心她的安危,还是不想和她扯上什么关系,感情这东西真难。她闭上眼,觉得自己有些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