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兄弟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618 2019.08.12 09:10

  聊了很久,两人似有说不尽的话题,烛火燃尽,女子已然睡着。

  南庭筠拿着毯子,将它细细盖在女子身上,动作轻缓,转身离开了。

  殿外的小宫女竟也打起了盹,大概是太晚了。

  “喂!”南庭筠走到她面前,将她唤醒。

  宫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见三皇子正在跟前,差点吓地魂飞魄散。在守夜时睡觉,还不得挨板子。

  “你叫什么?”

  “奴婢小翠,三皇子有什么吩咐?”小翠见眼前男子丝毫未恼怒,便冷静下来。

  “我母妃一直会咳嗽?怎么回事?”当时母妃说是老毛病了,他就牢牢记在了心上。

  “奴婢侍奉文妃娘娘多年,常会听见娘娘咳嗽,请太医看过,说是心病,郁结于心,要好好休养。”

  “心病?”他喃喃自语。

  小翠见他皱起眉头,陷入沉思,也不知是不是要继续说下去。文妃娘娘待人和善,她也不愿她遭病痛折磨。

  “三皇子,奴婢不知当讲不当讲?”

  “什么?说。”

  “奴婢时常看见娘娘坐在床前,拿着小孩子穿的衣裳发呆,一待就是大半天。心情也总是很低落,只有太子殿下来的时候,才会稍微变好一点。奴婢觉得娘娘是太想您了。”小翠把一直深埋心底的话一股脑地说了出来,顿时感觉轻松不少。

  南庭筠没有说话,他望着漆黑的屋子,无声地说了句:“对不起。”飞身离去。

  不是他不想回来看父皇母妃,只是他觉得皇宫太闷了,像个巨大的牢笼,况且还有不想见的人。

  “二哥,你让我越来越看不懂了。”

  从小,两个人的感情一直很好,直到一件事让他们产生了隔阂。

  在南庭筠十一岁时,两人像以前一样,在御花园里玩捉迷藏。他躲在荷花池旁的假山里,那里很小,南庭筠费劲地缩小身子,才能钻进去。很久,没有人来,他想是不是自己藏得太好了,正准备出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令他停下了动作。

  “二皇子,你还没有对三皇子出手吗?皇上最喜爱他,将来的夺嫡之战必定后患无穷。”

  “别急,三皇子还小,构不成威胁,暂时别对他出手了。”

  “一时心软会酿成大祸的,二皇子,你是不是对三皇子认真了?”

  “我…没有。”

  “二皇子,三皇子,你们在哪里?别玩了,皇上有请。”宋公公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

  “你快走吧,此事以后再说…”

  假山旁渐渐没有了说话声,南庭筠躲在原地,没有出来。他眼底泪花闪烁,呜呜咽咽的哭泣声从假山里传出。

  “喂,你哭够了没?”一个小男孩从树上跳了下来,不知他呆在那里有多久了。

  南庭筠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眼前是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小男孩,戴了一个小帽子,只露出一张脸来,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

  “你是谁?我从来没见过你。还有本皇子干什么关你何事?”南庭筠装作很有气势的模样,殊不知他一脸泪痕,在他人眼里,就像只大花猫在狐假虎威。

  “我叫顾舒华,不是,谁想管你?是你们一个个在我睡觉的时候扰我清梦。”

  南庭筠提起刚才的事,还是有些难受,没有再搭理小男孩。他从假山里走了出去,荷花池旁没有一个人的踪迹,他神魂落魄地坐在御花园的亭中。

  “哎呦,我的小祖宗,可算找着你了。三皇子殿下,快和奴才去见皇上吧!”宋公公一脸着急地往亭中赶来。

  可不管他怎么喊,都没见南庭筠动一下。

  “殿下殿下……”宋公公在亭子里急地走来走去,这可从来没见过三皇子发脾气啊!

  终于,握紧的拳头松了开来,南庭筠站了起来,“走吧,别让父皇久等了。”先一步跨出了亭子。宋公公看着他小小的背影,只觉得他好像换了个人,以前乖巧,惹人喜爱,现在,怎么说呢,感觉靠近不得,说不清呢?

  他疾步追了上去。

  御书房内有很多人正在交谈。

  “皇兄,这是容祁吧,当年见他时,还是个小毛孩呢。”

  “是啊,叫皇叔。”

  南庭筠走进去的时候,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这就是三皇子殿下吧,看上去是个练武的好苗子。”一位身穿青衫的男子说道。

  “蓝城,说的不错,这孩子好好栽培一下,必定同你徒儿一样出色。”站在青衫男子旁,一位年纪稍涨的男子说道。

  “筠儿,你过来,朕为你介绍一下,这是你皇叔南和玉,旁边一位是你皇叔的挚友蓝城前辈。”

  南庭筠看着两人,他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皇叔,不过总听旁人说起,皇叔是南山派的掌门。和想象中的样子不同,皇叔长得温文儒雅,不像习武之人。

  “皇兄,容祁和庭筠两人都已长这么大了,臣弟才想到已经很久没有进过皇宫了。”

  南和玉一脸愧疚神色。

  “是啊,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打理南山派,很少像这样能聚一聚。”

  “此次前来,臣弟是专门来看望兄长的,蓝城正好也在京城,便硬拉他一道来了。”

  南容祁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他来这之前,一直在找南庭筠,却始终没有他的踪影,无奈之下,就先来了御书房。

  直到南庭筠的身影出现在他视线里,他才放心下来,不过,南庭筠不似以往,一直都没有看他。

  “筠儿,刚刚跑哪去了?容祁早就来了。”南庭筠听了父皇的话,眉头微微蹙起,不知如何作答。

  “他一直躲在假山那里。”一个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小男孩走了进来,在蓝城身边停住了脚步。“师父。”

  “皇上,这是草民的徒儿,他不懂事,还望皇上莫怪。”

  “不妨事。”顾舒华站在蓝城身旁,不在意地看着南庭筠。

  假山?难道三弟一直躲在那里?那么我讲的话是不是全被听了去?南容祁有点心虚地看着南庭筠。

  正巧,南庭筠也看向南容祁,两人眼神短暂交汇,南庭筠率先移开了目光,南容祁两只手不自觉攥紧了,他一定是听到了,怎么办?

  “父皇,孩儿想习武,想拜皇叔为师。”南庭筠开口说道,整个书房内顿时安静下来。

  “筠儿,你怎么突然这么想?”南如绍询问着眼前的孩子。

  南庭筠抿紧嘴角,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庭筠,你知不知道拜我为师后,要跟我回南山派?这样你还愿意吗?”南和玉收自己的侄儿为徒,自然是高兴的。

  南庭筠迟疑了一下,“嗯。”

  南容祁瞳孔放大,很讶异他的决定。

  “皇兄,你怎么看?”

  南如绍有些摸不透他的想法,只是筠儿能想出去历练一下也好。

  “既然筠儿愿意,那就去吧,记得要跟你母妃好好谈谈。既没什么事了,那你跟你二哥先出去吧。”

  南庭筠大步走了出去,南容祁紧随其后。

  “等等,三弟。”南庭筠的袖口猛地被人拉住,他一把甩开,转身怒视着抓住他的人。

  “怎么,二哥,你是想和我解释什么吗?”

  “我没有那么做。”南容祁看着他生气的面容,越发肯定自己的谈话已经被他听了去。

  “没有做?只是来不及动手吧?”他冷冷道。

  南容祁听着他冰冷的话语,心里也不好受,他靠近南庭筠,“我本来就不愿意伤你,只是母后的意思,不好违背,我也是逼不得已。”

  南庭筠感觉他的靠近,立刻拉开了距离。“不愿意?逼不得已?你还是那个一直疼我的二哥吗?还是一切都是为了能够接近我使出的手段?算了,反正我也要走了,不会当你的绊脚石的。”

  南庭筠消失在他面前,他无力开口挽留,走了不是更好?这样就不会伤害到他了。他一个人静静站了许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