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练剑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002 2019.08.07 08:14

  顾舒华直直盯向笑靥如花的沈云浅,她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是想送自己吧!顿时,她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转而有些不知所措。

  还好,他将包好的玉簪随手收入自己怀中,沈云浅有种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走吧,去逛逛其他地方。”顾舒华率先迈出了步伐。

  沐小云知道自己再怎么竭尽全力也撬不开顾舒华那点心思,便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谁叫她那么没心没肺。

  过了许久,沈云浅走的腿都快麻了,而沐小云精力充沛,丝毫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想法。顾舒华见她实在是无精打采,便开口道:“我们也逛了很久,任师兄还在等我们回去,我们先回客栈吧。”

  沐小云虽不舍,但还是很听师兄话的。三个人便往客栈而去。

  夕阳打在任天霖脸上,为他平添一份暖色。他伫立在客栈门口,心想:是时候该回来了。

  “任师兄,幸好你站在门口,不然我们根本找不到是哪家客栈。”沈云浅看到客栈,仿佛找到了救星,终于可以坐下休息了。

  他们四人临窗而坐,点了几道小菜,准备解决今天的晚饭。

  “你听说了吗,南庭筠也要来参加这次英雄召集大会。”

  “哦?就是那个南山派的首席大弟子。”

  “可不是,南山派一向不问世事,怎么如今也想插手龙凤镯的事了?”

  “这我们哪能知道,不过龙凤镯太过于隐秘,诱惑力也极大,四方势力肯定都在蠢蠢欲动。”

  “……”

  沈云浅见隔壁桌交谈到龙凤镯的事,便留了意。

  “南山派出动了,我估计莲花教也肯定按耐不住,这次大会必定会遇上,我们须谨慎。”顾舒华紧皱着眉头,放下了筷子。

  “南山派?莲花教?”沈云浅听得云里雾里。

  任天霖轻声低语:“这是南希国最为强大的两个门派,我们要尽量避免交手。”

  沐小云停下夹菜的动作,难得见她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

  沈云浅也意识到此次大会的危险性,自己又不会武功,难免心里慌乱起来。

  “大家先回房休息吧,赶了几天的路了,现在离大会举行还有不少时间,我们静观其变。”任天霖说完便上楼了。

  “云浅,我也先去休息了,今天可真累。”沐小云打了打哈欠。

  转眼,只剩下沈云浅和顾舒华。

  “顾师兄,你今晚有事吗?我想请你教我练武,哪怕是一招半式。”沈云浅鼓起勇气对他说。

  “你很害怕吗?”顾舒华直盯着沈云浅的眸子,眼神有种探究的意味。

  沈云浅被顾舒华看穿心事,手里不自觉攥紧自己的衣裙角,“嗯…”

  “你先去睡一会,今夜子时,我带你出去一趟。”顾舒华似是在抚慰沈云浅,语气和缓。

  沈云浅放松下来,点了点头。

  ——

  夜已深,沈云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她索性爬起了床,站在窗前看月色。

  古代的月夜有一种含蓄的朦胧美,高高挂起的月亮,半掩在云层中,月光皎皎,明天注定是晴朗明媚的一天。

  不知道还回不回的去以前的地方,尽管那时候自己一个人生活,但总归有能力照顾自己,如今异世,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沈云浅自怨自艾起来。

  “咚咚…”门响了。

  沈云浅移步门前,将房门打开,顾舒华站在门口,他身穿蓝色劲装,腰间挂着一把长剑,手中拿着一件雪白大氅。

  “我能进来吗?”顾舒华低声询问。

  沈云浅退开一步,示意他进来。

  “你好了吗?我们马上走。”

  “好了,我们准备去哪?”顾舒华没有回答,他将大氅披在沈云浅身上,“外面风大。”

  他突然抱起沈云浅,纵身从窗户中飞出。

  及腰的长发被风吹的漫天飞舞,几缕发丝调皮地追逐顾舒华的墨发,与它纠缠在一起。

  顾舒华轻轻落地,放下沈云浅。

  这里是一处山崖,周围没有任何景色,光秃秃的。

  顾舒华拿出一粒发光的珠子,放在一旁的石头上。这大概就是夜明珠吧。

  “这样会不会更清楚些?”顾舒华走到沈云浅身前,开口问她。

  “嗯。”沈云浅本来想自己因天黑看东西模糊而苦恼,却不料顾舒华轻松解决了此事。

  顾舒华伸手将她身上的大氅解去,呼吸萦绕,两人之间产生了些许暧昧。

  “顾师兄,今夜你会教我练武吗?”沈云浅满含期待地看着他。

  顾舒华本就打算教她一些能自保的简单的武功,足以应对危急时刻,他总不会一直守在她的身边。

  “你以前应该没练过武,没什么基础,今夜我就简单教你几招。”顾舒华抽出长剑,右手握着剑柄,慢慢挥舞几招。招式被顾舒华简化了,但并不影响它的杀伤力。

  “云浅师妹,你过来练练,刚刚看了,记住多少就多少。”

  沈云浅其实看的有些呆了,顾舒华尽管舞的缓慢,但是一招一式充满了浑厚的力量,剑光闪闪,整个人沐浴在月光下,不似凡人。

  她接过长剑,剑身锋利,有些重。按着记忆里的动作,一步一步挥舞,好在沈云浅记忆力超群,往往看过一遍的东西,就能记个大概。

  顾舒华看着她吃力的模样,动作其实不到位,但是对于第一次练剑的人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

  “顾师兄,怎么样?”她像个学生,谦虚地请教着老师。

  顾舒华见她认真的模样,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

  “我觉得不错,有些动作可以用力一点,还有,这里可以这样。”顾舒华托起沈云浅握着剑柄的手,身子站在她的背后。

  “云浅师妹,失礼了。”略带低沉的嗓音在沈云浅头顶响起。他在手把手教沈云浅如何将动作发挥到极致,两个人都沉浸在练武专注的氛围里。

  两个人靠的极近,几乎是紧紧挨着,沈云浅柔软的身子像被顾舒华拥在怀里。

  山崖上静悄悄的,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