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似曾相识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018 2019.09.23 13:44

  沈云浅的手臂被他紧紧拉住,她望着抓住她的手,骨节分明又十分用劲儿。

  沿着手臂往上看,他的眼眸低垂,透露出一种悲伤的情感,她忍不住伸出手,用自己的拇指细细描绘着他眼睛的轮廓。

  “你怎么了?”她重复又问了一遍,他的眼角有些湿润,这样突如其来浓烈的情感,沈云浅有些心疼。

  顾舒华将抓着她手臂的手放下,改为圈住了她的柔软的腰身。

  他坐着,她站着,正好能将脑袋埋进她的怀里。

  “别离开我。”他的嗓音很沙哑,传到沈云浅耳中,又有些闷闷的。

  沈云浅不明所以,只是抬手摸着他的脑袋,轻声安慰:“我不会离开你,我一直就在你身边啊。”

  很奇怪,沈云浅总觉得这样的情形好像似曾相识过,悲伤也好似会传染,她的眼角有些酸涩。

  顾舒华紧紧揽住她的腰身,似乎要把她嵌进骨子里,过了许久,温热的体温时刻提醒着她的存在,他慢慢放松了,她还在。

  “对不起,我失态了,吓到你了。”顾舒华抬起头,与沈云浅对视,语气很温柔。

  沈云浅轻轻摇了摇头,微微笑了一下,明媚动人:“没事就好。”

  顾舒华从椅子上起来,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不会再有下次了。”语气很郑重。

  沈云浅以前觉得时间会摸清一切事实,包括顾舒华对她的好,她也并不着急寻找答案。

  可是今天突然发生的情况,让她觉得顾舒华心里有很多秘密,而她也是非常在意和急迫想知道的。

  “舒华,我觉得我等不到你所说的那个时候。”沈云浅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他同样很认真地对视着,他很清楚沈云浅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以前不提是因为觉得时机不够成熟,但现在也不是最好的时候。

  “我知道我不该瞒着,我只是不想你再受到伤害。”顾舒华的眼神里透着深情,只是沈云浅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我很怕,很怕我什么都不懂,很怕什么都不了解你,你我之间有太多陌生的东西。”

  沈云浅把一切都看的很清楚,从穿越过来,她一直被动接受着他的好,不问缘由。

  只是现在,如果不是他情绪突然的崩溃,那自己么就不会感觉到越来越承受不起。

  她的思维很冷静,冷静地很可怕。

  “告诉我,你的一切。”

  顾舒华看着她认真的眼眸,突然浅笑起来,“你啊,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啦,等搞到这枚龙凤镯,我就告诉你。”

  “以前?!”

  “你以前见过我?”沈云浅一连发出两个问号。

  顾舒华却做了一个“嘘”地动作,“保密!”

  曾经的我们很亲密,我天真地以为那就是永远,但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我才知道人的生命是有多脆弱。

  所以,我现在才那么在意,你的安全是最重要的。我不需要一些不实在的承诺,只是需要陪伴。

  顾舒华的思绪飘得很远,远到以为那些事都已经随她的失去而烟消云散。

  如今兜兜转转,她重新站在了他的面前,即使她不记得,但他也会牢牢守护属于他们两个的回忆。

  沈云浅望着顾舒华含笑的眼眸,心里顿觉有些难言的不安,好像在哪里见过?

  可确实她以前的日子里,从不会出现这样一个人,扰乱她的心神。

  他的秘密太多,捉摸不透,像是对她压抑了很浓烈的情感,一旦触发,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哥哥曾经取笑过自己,说自己很像一只小蜗牛,倒不是行动很慢的缘故,而是面对突如而来的危险,就会自动缩进壳里。

  她也反驳过,蜗牛多傻呀,碰一碰它的触角,就会钻壳里,她才不会那么没出息。

  如今看来,她比自己想象的蜗牛还要没出息。虽说自己问出了口,但面对顾舒华的搪塞,她却没有继续问下去的勇气。

  她怕结果是自己没有预料到的,她怕他们曾经有过一段情,她怕的事情很多,就像这次穿越一般,无奈无助。

  哪怕她是理性的,但她始终是动了真情。

  ……

  “你都打探好了,那女人是那时候出生的?”

  “当然,不然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你阴历七月十五,她也是,而恰恰贡品也是。”

  “这日子,也算是符合这要求。”

  “不过你这模样,一开始还真认不出来了!”男子说话带着些调笑意味。

  “你说我演的戏是不是越来越精进了?”女人慢慢地往前走着,抬手抚着自己的下颚不经意地问。

  “哈哈,绝妙,只是不知道你为何要以身做饵?万一他们不上当,不是前功尽弃了吗?”后面跟着一个男人,赫然就是那个消瘦的跑堂小伙子——大牛。

  “演戏就是要真,才有人相信。其他的事,都办好了吗?绝不能露出任何马脚。”女人谨慎地问道。

  “放心好了。”大牛拍胸脯保证道。

  “哼,若这次办砸了,主上可轻饶不了我们。”女人眯着眼,脸上透露着凶狠。

  “万事俱备,事成之后,主上的赏赐肯定免不了,我早就想好要什么了,这几日清汤寡水,硬是把自己饿成这幅鬼样子,我要大吃特吃,犒劳一下自己。”大牛一副饿死鬼的样子,女人有些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让我猜猜你想要什么?哦!对了,你不是心里惦记着那个人吗?自从大会上就念念不忘的!”大牛贼嘻嘻地笑道。

  “滚!”女人说话的语气和她的样子极其不符。

  “嘿嘿,这都被我猜到了,这人看样子就是名草有主了……”他还想说,被女人突然踹上来的腿硬生生打断了。

  “我滚我滚。”一想到女人生气的模样,大牛忍不住叹气摇头,果然不该惹她。还是走为上策,一溜烟的,没了人影。

  “不该生气的,唉……”女人现在叹气的模样和她之前狠厉的外表大相径庭,乍一看,好似变了个人。

  为何那般生气?你究竟是为了谁的安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