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碎玉,是她吗?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011 2019.09.13 11:32

  十里坡外真的人烟稀少,到了晚上是一片寂静。

  周围静悄悄的,只有那种蛇虫鼠蚁发出的各种窸窸窣窣的声音,莫名给人一种阴森之感。

  沈云浅觉得她现在手臂上肯定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疙瘩。

  “云浅师妹,跟紧我。”顾舒华叮嘱走在他身后测的沈云浅。

  沈云浅不再乱想,轻应了一声。

  南庭筠走在沈云浅的另一面,也在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四周树木十分密集,没有什么明显标识,况且天又黑,很容易在这片深林里迷失方向。

  三人边走边在树上留下记号,防止迷路,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从不远处传来一阵声音。

  “是女人的哭声。”沈云浅细细听了一遍,顿觉这哭声让人浑身发毛,配上周围寂静的黑夜,真是可怕。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相互对视,确实很奇怪。

  但他们两个男人还不至于被这点声响吓到,都保持了一种观望的姿态。

  “走过去看看。”南庭筠脚步慢慢放轻,说着便朝声音来源走去。

  沈云浅走的稍有些慢,其实她有点害怕。从来没见识过这场景,说来也怪,看恐怖小说都没那样新奇,充满了求知欲。

  平常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一会儿,厕所也不敢去上,过了那段时间,也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别怕,拉着我的衣袖。”顾舒华轻柔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他的衣袖也轻轻飘荡在沈云浅的面前。

  沈云浅握住他的衣袖,随着他的步伐往前走,握得紧紧的。

  走近了,有火光。“什么人?”南庭筠出声询问。

  没有人作答,只听到一串杂乱的脚步声。

  南庭筠几乎是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无奈是此人对这地形了如指掌,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沈云浅和顾舒华停在原地,观察着地上的火堆。

  “这人是在祭拜吗?”沈云浅看到地上散落的黄色的纸钱,问顾舒华。

  “应该是,所以她哭也是因为伤心,但她为什么要逃走呢?”顾舒华眉头轻轻皱起。

  “没追上。”南庭筠回到此处,只是刚刚看到一个背影,有点熟悉,但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她不想被人发现,才会选择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吧?”沈云浅凝神望着火堆。

  “应该不会回来了,至少今天晚上不会了。”顾舒华观察着地面,发现地上有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碎玉,晚上黑,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见。

  他走近,弯下腰,伸出手,拿起了那块小玉。

  “有什么发现?”南庭筠注意到他的动作,问道。

  “你们看这个!”顾舒华将手凑近火堆,他手上的碎玉在沈云浅和南庭筠面前显示的清清楚楚。

  “我好像在哪里看见过这个东西?”沈云浅盯着他手上的碎玉,说道。

  沈云浅小心拿起他手上的碎玉,仔细观察了一下,忽然脑中想起来了,“是洛府的,我们上次碰见的那个哑女,就是她的。”

  “确定吗?”南庭筠回想了一下刚刚的那个背影,有些相像,但又不太确定。

  “肯定是,当时那个哑女撞上我的时候,太阳光正好打在这个碎玉上,反射出一点亮光,我才会记得这个东西。”沈云浅还是很肯定地回答了。

  “那个哑女为什么会在这里烧纸?难道洛府有人去世了吗?”沈云浅一点也想不通,那天去洛府的时候,也没见谁提起过。

  “还有就是那个哑女不是疯了吗?”

  “大概是装的吧,疯了又怎么会到这里来,又能准确地避开路人。”顾舒华分析道,白天所见的冲撞到底是不是故意为之,他这样想。

  “舒华兄,你说这件事要不要再追查下去,而且我们并不清楚这件事到底与龙凤镯有没有什么关系?”

  南庭筠虽然也赞同他的看法,但这件事看上去与龙凤镯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们还是再去拜访一下洛府吧,虽说此事看似与龙凤镯搭不上边,但此刻我们也是一点线索也无。”顾舒华这样提议道。

  沈云浅轻轻点了点头。其实她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的石头落进房间内的事情,树下真的有人?这难道不是错觉?

  “好吧,但愿能有所帮助。”南庭筠最后还是决定一同去拜访洛府。

  回到客栈,大家都各自回房休息了,各怀心事,这一夜注定无眠。

  洛府

  “洛小姐真是心善啊!”

  “是啊,不过平时不怎么见洛小姐出门,今日怎么特地出来了?”

  ……

  一群穿的比较破旧的人排了一长队在洛府门口,在边上围观的几个人在那里指手画脚的谈话。

  沈云浅他们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洛依依亲自在洛府门口为百姓施粥。

  虽说现在没有什么战事发生,但天灾鼠害还是使一些贫困的百姓生活的更加艰难,尤其还有一些常年乞讨的人,洛府施粥的举动无疑是雪中送炭。

  沈云浅他们走近了,“谢谢,谢谢!”他们口中无一不是在感谢。

  “咦,你们怎么来了?”洛依依看到沈云浅他们,有些吃惊,她招来了身旁的下人,嘱咐了几声,便放下了手中的东西,靠边站了站。

  “哦,我们是特地过来感谢你帮我们一事。”沈云浅刚想直接说昨晚那件事的,但还没说出口,顾舒华就已经回答了。

  “是啊,没有你,我们哪里能这么快!”沈云浅也稍稍附和了一下。

  “多谢。”南庭筠抱拳示意了一下。

  洛依依闻言,赶忙摇了摇手,“诶,哪能这样,你们是我救命恩人,我这样做理所当然,还有我还没怪你们不告而别呢?”语气中带着一丝埋怨,却有开玩笑的成分。

  “还不是赶时间,真是不好意思了。”沈云浅客套了一番。

  “那这回有时间了吧,我忙完这个请你们吃顿饭。”洛依依指了指施粥的地方。

  “这个......”沈云浅看了一眼身旁的顾舒华和南庭筠。

  “盛情难却。”

  “恭敬不如从命。”

  “那就打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