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一切只是猜测罢了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035 2019.09.07 11:28

  “那是自然,当时那位大侠气宇轩昂,看上去就不似普通人,我可记得清楚。

  当时还有一位呢!你说你们找的那人是不是叫蓝城的?”小二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

  “你怎么知道?”顾舒华有些惊讶,打断了他说话,师父从不留名,独来独往,很少有人知道。

  那小二神神秘秘地朝顾舒华招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还炫耀似的晃了晃。

  “这是他留下的,托我转交给你们。”小二说道。

  沈云浅心想,还以为是个骗子呢,没想到还真拿出了实质性的东西。

  顾舒华接过信,展开,眉头轻轻皱了一下,又问小二,“他还说了什么吗?”

  “没了呀,不过他给你们安排了住处,让你们好好商量一下对策。”

  小二擦了擦手,抹了一把,又指着楼上的房间说。

  顾舒华没吭声,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信件传给了南庭筠,“你师父也来了。”

  原来那人是他师父南和玉,他神色有些复杂地盯着手上这封信。

  沈云浅对这封信还真挺感兴趣的,她侧头轻声询问:“师兄,师父说了什么?”

  顾舒华走近她,低声说了一句,“到房间自己看。”

  “小二,带路。”

  “好嘞!”小二笑嘻嘻地拿着自己应得的,脚步轻快地往客栈楼上走。

  沈云浅拿到信,其实上面也没说什么,大致是师父遇到了南庭筠的师父,已经知晓小云那里的情况和大会上所发生的事情,

  同时他了解到在这个小镇上,发生过龙凤镯降世传闻,也有诡异的事情发生,他与南和玉二人继续追查去了。

  沈云浅手里捏着信,反复看着上面的信息。

  她所了解关于龙凤镯的事情并不是很多,大多都是从来到这里听人说起。

  不过她想起来,当时她还在现世的时候,网上流传的非常热的话题,似乎也是关于这个的。

  由于这事太过神奇,以至于她根本没放在心上,扫了几眼就放下了。

  怎么说来着?

  “诡异的事情是指什么呢?”顾舒华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面色凝重。

  这是在担心什么吗?

  南庭筠摇着头:“信里面没有明说,可以问问这里的小二。”

  看完那封信,他就很疑惑,为什么师父也来了这里?

  “看师父的话,龙凤镯是降世在月红小镇十里坡的深林里,那里一听就比较荒凉。”沈云浅说着自己的见解。

  荒凉的地方不常有人去,但如若有人作祟的话,也是很难发现的。那么谁会拿走龙凤镯呢?

  “龙凤镯现世,肯定会引起很多人的重视,不过看这小镇上的人,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顾舒华一路走来,仔细观察了行人以及客栈里用膳的人,很平常,没有人提起过这件事。

  沈云浅也仔细回想,镇上的人确实很平常,叫卖的叫卖,出货的出货……一切都很安逸。

  “……会不会是不知情?”南庭筠眯了眯眼猜测道。

  顾舒华轻皱了一下眉头,又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不知是何时起,回想一些事情的时候,他的头会不自觉地疼痛起来。

  很轻微的疼痛,却打断了他继续思考的想法。

  “不是说现世会有那个红光嘛?靠的近的话应该都会看见吧?”

  沈云浅知道情报,联想起来,有些疑惑,这与现在这种情况不符啊?

  “其实我觉得这种逆天宝物,我想是不是会有一些副作用。”

  “比如说失忆?”顾舒华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大胆猜测。

  “失忆?”南庭筠听了也陷入沉思,他所掌握得情况并不多。

  “这个,那怎么还有人知道呢?”沈云浅觉得这个想法过于荒谬,遂出口道。

  “可能是距离问题?离得越近,失忆的可能性越大。”

  顾舒华发现他自己说这话时,心里似乎躁动了一下,但很快又平静下来,以至于他觉得那一瞬间的异动只是他的错觉。

  “说的其实不无道理,仔细想想,这样也能说得通。”南庭筠有些赞同。

  “那有人看见银发男子出现呢?说不通的。”猜归猜,沈云浅差点被说服了,但她还记得大会上有人曾经讲过的话。

  既然有人能发现并说出来,又何谈失忆一事?

  “银发?皇室子弟出没,应该非常引人注目,那又是怎么悄无声息地消失的呢?”南庭筠被沈云浅提醒,也觉得很奇怪。

  顾舒华缄口不语,感觉头愈发作痛了,他的手抚着杯口,又拿了起来,喝了一口里面的水。

  再开口时,“叫小二来吧,看看情况再说。”

  杯子与桌面碰撞所发出的声音,很轻,却在他的脑海里回响。

  “嗡嗡嗡”地响,他忍不住闭着眼,摇了摇头,想要驱赶这样的不适。

  沈云浅心细,何况她侧头一眼就看见了顾舒华抚着脑袋。

  是头疼吗?

  “要不,休息会儿。”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搭在顾舒华的手肘处,轻声问。

  顾舒华意识到触摸,睁眼,淡笑了一下,又摇头,以示宽慰。

  南庭筠看着他们两人之间细微的互动,觉得此时的气氛有些微妙。

  是嫉妒还是羡慕的种子,在他心底生了根。

  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只是撇开眼,望着桌面上的茶壶发呆。

  我只是把她当妹妹。

  ***

  南希国皇宫

  “近日来,他怎么样了?”

  雍容华贵的皇后娘娘端着架子,一副贤良淑德地在小几上泡着茶。

  底下跪着的人不敢抬头,“每日都是进进出出瞭望阁,其余的属下未曾见过。”

  瞭望阁?

  这是南容祁自己的暗部,她也不曾干预过。

  自从出了那地方,南容祁便没来过这里向她请安,归根结底还是生了她的气。

  她不怪他,但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砰~”一声脆响。

  “娘娘,您没事吧。”跪在底下的人立刻抬头,微微颤颤地说这话。

  皇后娘娘的手上溅了点滚烫的水渍,不过她好像没有痛觉似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不过是碎了个东西。”

  “继续盯着,下去吧。”

  地上之人缓缓站起,不做停留,闪身消失在原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