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神秘的村子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012 2019.09.21 18:55

  “到了,下车吧。”侍卫撩开门帘,说道。

  大家陆续下了车,南庭筠看了一下周围,有些疑惑,当时他也来过这个地方,他记得没有村子啊?

  “你们看,这里写着字。”沈云浅看到面前的一块石碑,石碑上面写着很多字,最为显著的还是这三个字,其它部分大概讲的是这个村子的来历。

  大家都围在石碑前看着,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嘿……”

  一个身材消瘦的小伙子挥着手向他们跑来,他在他们面前站定,询问道:“你们是来参观谷化村的吗?”

  “参观?”顾舒华疑问。

  “自从我们村瘟疫被治好后,陆陆续续有人来参观我们村子。”小伙子解释道。

  “你是谁?”沈云浅觉得这个人好生热情,有些奇怪。

  “我叫大牛,是村子里客栈的跑堂。”他憨憨地笑道。

  原来是为了来拉客人,沈云浅这样想。

  “真有瘟疫发生过吗?”南庭筠问道。

  “是啊,这还有假,你看我身上的疤,都是那场瘟疫留下来的。”大牛卷起自己的衣袖,向他们展示着自己的伤疤。

  “那你是如何治好的?”洛依依迫不及待地问她,从她表情来看,确实很开心。

  “这个嘛?说来话长,要不到村子里再说?”大牛指了指后边的小村子,说道。

  “好,走走。”洛依依显得十分急迫,她很快就答应了。

  “好嘞!跟我走。”洛依依跟在大牛身后,侍卫也紧跟了上去。

  “走吗?”沈云浅见他俩没反应,渐渐离的距离远了。

  “一切小心。”顾舒华半垂眼眸,谨慎地说道。

  “走。”南庭筠跟了上去。

  沈云浅明白他们的意思,自己只能祈祷别拖后腿。

  顾舒华走在她身侧,刻意放缓了速度,同她的步调一致,“紧跟我,我会保护你。”

  沈云浅点了点头,“知道了,你放心。”

  “掌柜,来客人了。”大牛一进客栈,嗓门又大了很多,他朝着里面喊了一声。

  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好好招待客人。”他嘱咐了大牛几句,自己往后面去了。

  “你们坐,我去给你们沏杯茶。”大牛忙着往里走去。

  进门时,顾舒华观察了一下整个客栈,一切都很新,油漆味都还没完全遮盖住。

  他坐下时,用手摸了摸桌椅,有一些细微的灰尘粘在了他的手指尖。

  他朝南庭筠看了看,南庭筠皱着眉头,和他点了点头,有问题。

  “茶来咯!”大牛把茶杯依次放在桌面上,然后站在一旁。

  “诶,你能跟我们具体说说瘟疫这事?”

  沈云浅耐不住好奇,毕竟以前生活的地方,医疗技术很发达,一般发生不了传染性极大的病症。

  大牛嘴巴微动,刚张口却唉了一声。

  他说他们这儿平时就比较闭塞,很少有人出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病毒,一夜之间,整个村子里的老弱病妇全倒了。

  村上虽说有大夫,但始终见不了大世面,平常也就看看小病,哪里见得到这样凶猛奇怪的大病。

  于是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就出村找有名的大夫去了。

  他们花了大价钱,才把城里有名的大夫请了过来。

  可谁知,那大夫还没走进村口,远远见着里面病人身上起的水泡,吓得他直摇头,说着要退钱,怎么也不肯进门。

  嘴里只喊着:“是瘟疫,是天灾啊!”

  大夫走了,只剩下他们一群一懂不懂的人,没隔多久,他们这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也都感染了这病症。

  “你们为何不走?要待在这村里寻死吗?”沈云浅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

  明白人都知道瘟疫会传染,隔离是必须的。

  大牛苦笑道:“生活了半辈子的地方,哪里说舍弃就能舍弃,况且自己的家里人都染了病,哪里还有独生的念头?”

  沈云浅被他讲的,也说不出话来,扪心自问,假如当时让她代替哥哥去死,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我们当时也都是抱着必死的念头,不曾想,原来上苍还是眷顾他们的。”

  大牛说这话的时候带着虔诚,语气也比之前稍微欢快了些。

  沈云浅意识到他快要讲到这次的重头戏了,于是也抛去了之前悲天悯人的想法,专心致志地听他讲。

  突然后头传来一声响,有人在叫大牛。

  大牛扭头看了一眼,然后半笑嘻嘻半抱歉地说了一声:“稍等。”就出去了。

  沈云浅望着他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了那叫大牛人的衣袍。

  浑身用一件大黑袍裹了起来,头顶上还戴着头饰,很奇怪的模样,怎么看都有点像小说里面的祭师。

  “师兄,这人看上去有点奇怪?捂得严严实实的。”

  她半掩着嘴唇,靠近顾舒华的耳朵轻声说道。

  顾舒华显然也已经意识,他的目光停留在外头,刚刚两人交面处的地方。

  大牛出门时,眼神中带着敬畏,与那人说话之前,还双手合十,对他行礼。

  难道这人地位不一般?或许他是他们村里的救命恩人?

  “确实。”他回了这样一句话。

  很快,大牛回来了,又是一声抱歉。

  他说此人身份尊贵,他不敢怠慢。

  于是沈云浅便问他此人的身份,可得来的却是大牛支支吾吾,不肯透露。

  “实话和你们说,村里有个规定,凡是提起他的事,一律是不能作为谈资的。”

  顾舒华看外面那人已经消失了,况且这大牛不愿意谈及此人,想来,是得好好打探一番。

  他的眼神转向南庭筠,南庭筠朝他微微点头,应该是和他想到一处去了。

  “不过,只要你们不提那人,其它的事情,我还是可以和你们说叨说叨。”

  沈云浅看了一眼身旁的洛依依,见她表情有些激动,看来她已经按耐不住想问其它事了。

  果然,短暂沉默后,洛依依开口了。

  “那你说说瘟疫怎么被治好的事?”洛依依喝了口茶,抿了抿唇,看似不经意地问道。

  大牛靠近他们一点,神神秘秘地说了句,“龙凤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