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我只对你这样笑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025 2019.09.12 11:13

  另一边,月红小镇客栈

  “客官,有事尽管吩咐!”店小二被顾舒华他们唤了上来,笑呵呵地弯着腰询问。

  “小二,听说你们这里有些奇怪的事情发生?”沈云浅斟酌了一下语句,说道。

  “奇怪……的事?”小二挠了挠头。

  “是啊,比如特别让人吃惊或者特别让人印象深刻的事?”

  顾舒华见他毫无头绪,就补充了几句。

  没想到这小二一拍大腿,好似一副他想起全部事情的模样。

  “这样的话,有是有,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是从这走十里坡那里,半夜三更会发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

  他说的时候声音自动放低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怕惹事。

  “莫名其妙?!”

  “唉,我也是听有些客官说的,那里因为是深林,半夜也没什么人,有几个醉鬼不小心迷了路,去了那里,就听到听到……”

  小二转了转脖子,眼神瞅了瞅周围,才继续道:“听到女人的哭声,非常凄惨,吓得那几个人拔腿就跑。”

  接着他又“呸呸”两声,说“真是晦气”。

  “女人的哭声?”南庭筠喃喃道,“有人会在半夜的深林里哭?”

  其实这样的事说不上特别奇怪,但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沈云浅咬着唇,“真的?”

  “是啊,本来大家都不相信,不过,后来陆陆续续有人会听到这样的声音,这就比较可怕了。”

  小二继续道,本来他也以为只是一个恐吓人的恶作剧罢了,但听的多了,也就相信了。

  “你们说,这和那个东西有关吗?”

  沈云浅潜意识里觉得虽然这件事挺奇怪的,但总感觉和龙凤镯没多大关系。

  “这个很难讲。”南庭筠摇了摇头,没什么头绪。

  “什么东西?”小二听沈云浅一讲,蒙头蒙脑地问。

  沈云浅没想到会引来小二的主意,尴尬地朝其它方向看,假装自己并未听到。

  顾舒华喝了一口桌上的水,抿着嘴角,似乎在思考什么东西。

  “还有其他的事发生吗?”他忽然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又开口问道。

  小二自然被这一动作吸去了自己的全部目光,他贼嘻嘻地伸手拿了银子。

  “当然,想必大家都听说十里坡外的红光吧?”

  沈云浅一愣,原来他知道这件事啊,害得她还瞎掩饰,不过她很好奇他接下来所说之事,所以眼睛直盯着他。

  “那是龙凤镯现世之兆啊?不过离奇的是,见过龙凤镯的人都不约而同地闭口不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闭口不谈?”沈云浅问道。

  “说来也怪,就像是失忆一样,只记得看到红光前的事了,之后的事没人能记起来,久而久之,就没人说了。”

  “顾师兄,真是……”沈云浅刚想说和猜测的几乎差不多,但看到顾舒华举起了右手的食指放在嘴边,眼神示意着自己不要说话,自己也就停下来了。

  该问的似乎都清楚了,但其中缘由却是越来越破朔迷离了。

  “几位客官,要是没其他事,我就下去了?”小二见没人再问,这样待着略觉尴尬,便这样询问道。

  顾舒华与南庭筠眼神交汇了一下,都轻微点了点头,“下去吧,有事会在叫你的。”

  “好嘞,客官。”小二笑盈盈地转身走了。

  “要不我们现在去一趟十里坡外?”南庭筠这样提议道。

  沈云浅透过窗户,看见外面天还亮着,觉得现在不是时机,“晚一些天就暗了,那时候去会不会更好一点?”

  顾舒华也看向窗外,的确如此,可是,他又看向沈云浅,眼神中带有一丝担忧。

  沈云浅注意到他的目光,似乎是了解到了他的心思。“我没事的。”

  沈云浅从小就怕黑,那时候哥哥还在的时候,总会在房间陪她入睡。

  但自从搬出来,一个人住时,又渐渐习惯了黑暗,黑暗只是让人更加感觉到一种孤独感。

  “那就这样定了,晚些的时候,大家再一起出发。”顾舒华收回自己的目光,慢慢说道。

  南庭筠心很细,相处了一段时间,自然观察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不同寻常,但也没有戳破,他站了起来,“那我先回房了。”

  房门被拉开又被关上,坐在房间里的两个人相对无言。

  沈云浅本来双手交握,顿觉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她开始拿起桌上的茶壶,为空茶杯倒满水,“顾师兄,喝水。”

  “你现在好多了吗?”她指的是刚刚他不舒服的毛病。

  以前没发觉过啊,会不会是最近太累的缘故?

  顾舒华眼神变得柔和起来,他的手指轻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无事。”

  窗外吹进来阵阵凉风,调皮地在她的发丝上打转,她不得不伸手理了理挡住眼帘的头发。

  然后她自己不知道做什么,只是重复着倒水的动作。

  好像紧张的人越想喝水,想来也是不无道理的。

  “剑练的怎么样了?”顾舒华突然发问,惹得她发愣,差点把壶里的水撒出来。

  怎么突然会问到练剑上面去?好在她不是个偷懒的主。

  她放下茶壶,端起即将溢满的杯子,也不喝,只是把它移了个位置。

  “你教的,练的差不多,但不知道每个动作是不是很到位?”

  她犹豫着开了口,也算是实话实说。

  顾舒华直直地盯着她,满含笑意,“下次有空我来抽查看看。”

  “好。”沈云浅也不自觉笑着回道,最抵挡不住他的笑了。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两个十分熟稔的人,自然而然相处的感觉。

  想起初见的时候,他整个人冷冷的,但对自己总透着一丝暖意。

  现在来看,除了那张脸更加精致以外,他每一次含笑的眼神,总让人安心。

  对,是安心。

  她的脑袋里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可能看着他就足以。

  有句话莫名跳动在眼前,她像是被蛊惑了一般,说了出来。

  “你笑的样子,真好看。”

  顾舒华显然并未对这话有什么震惊之处,他只是挑了挑眉,嘴唇轻启:“我只对你这样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