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但愿他没事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156 2019.08.28 09:45

  “咚咚咚...”

  “开门啊,大夫,救命。”大概因为大雨的关系,好多医馆都关着门。顾舒华和任天霖敲了好几家门,都无人应答。终于,在街尾,他们找到了一家开着门的医馆。

  身上还滴着水,他们径直走进了里面。

  “请问,大夫是哪位?”他们看到了好多人,都在各自忙碌着事情。

  听闻声响,他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个捣药的人回道:“怎么?你们两个人没听说吗?这洛城里的大夫都被请进皇宫里去了。”

  顾舒华与任天霖对视一眼,都摇了摇头。怪不得很多医馆都关着门。

  任天霖说:“请问这皇宫是有什么事吗?”

  “这我们老百姓怎么能知道?”捣药的小童回道。

  “不过,大夫们一时半会回不来,你们如果有事,现在也没办法。”一旁正在分拣药材的人抬起头,对他们说道。

  顾舒华想了想,继续留在这儿,恐怕就是浪费时间。他脑子里快速旋转着,对了,师父说过有事去找邢娇。

  “任师兄,师父不是说过遇到问题去鑫蓝山庄吗?”顾舒华对他讲道。

  任天霖恍然大悟,他拍了拍手,“对啊,走。”

  顾舒华拦住他,“不过,你知道这个地方吗?”

  他摇了摇头,转身朝那个分拣药材的人问道,“请问,鑫蓝山庄在哪?”

  那小童停下脚步,思索片刻,“你们说的地方应该是离洛城不远处的一处庄子吧,出城门往西一直走就能看到。”

  他看两位相貌堂堂,多嘴说了一句:“那里龙蛇混杂的,两位不知有何事?”他见两人没开口说话,想必是有难言之隐,不过,他还是说了句:“如果不是有要紧之事,奉劝你们还是不去为好。”说完,就自己继续干活了。

  “多谢。”他们很快离开了医馆。

  曙光初现,彻夜的大雨转为淅淅沥沥的小雨,惹得人格外心烦。

  “本宫让你们办的事如何了?”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坐在上位,地下跪着一人。

  “回皇后娘娘的话,人已死。”那男子分明就是昨晚的带头的黑衣人。

  “真的吗?那尸体呢?”皇后不放心地问道。

  “那人中了我的独门暗器,不立刻医治必死无疑。”

  “哦?怪不得你要本宫将整个洛城的大夫聚集在皇宫里。”皇后摆弄着自己的指甲,心情似乎不错。

  “等一下,你随我去见一下太子吧,亲口告诉他这个消息吧!”皇后摸着椅子的扶手,缓缓站起身,开始朝着殿后走去。

  跪着的人也站起身,跟了上去。

  景玉殿装饰华丽,十分恢宏浩大,皇后走到书桌前,用手转了几下书桌上的磨台,身后的柜子慢慢地开始往两边分开,里面竟然是一条暗道。

  皇后走在前头,黑衣人跟在后面。暗道两旁都竖着烛台,上面点着蜡烛,漆黑的环境被照的通亮。

  “母后,放我出去。” 里面传来声嘶力竭地吼叫声,却一点也传不到外面。

  皇后在一座类似牢房,却又比牢房好许多的囚室门口停下了脚步,她望着里面神色有些憔悴的南容祁,“祁儿,若非你冥顽不灵,非要去什么地方找龙凤镯,母后也不会把你关押至此。”

  “母后,你听我说,如果我跟三弟一起行动,找到龙凤镯的几率会更大,父皇也会安心把皇位传与我。” 南容祁等了很久,终于等到母后来了。

  那日回宫,母后坚决反对自己出宫,甚至动用了自己的暗卫来将他擒住 ,她也不听自己解释,一味地将自己关在这里,除了每日三餐,别的一概不提。他很久没有一个人待过了,有些害怕那死一般的静寂。

  “三弟,三弟,你就知道他,当年就不应该让你去接近他。” 皇后听到“三弟”这两个字,神色有些恍惚。

  她记得就是南庭筠被送走那一年,她的祁儿躲在自己的宫殿里偷偷哭泣了很多天,若不是自己的暗卫时刻盯着他的举动,她也不会知道这件事。当年她就非常生气,足足把他关在这里七天,一个要继承皇位的人,哪里还有什么兄弟情!

  南容祁面色有些发沉,显然是想到什么不悦的事,不过,转瞬被压了下去,“母后,三弟如今回来,是对我最大的威胁,我此去万一立功,皇位还不是我囊中之物。” 

  皇后有点意外他突如其来的转变,但还是面露惊喜,“祁儿能这样想,母后也倍感欣慰,不过你不用前去寻找龙凤镯了,母后已替你出手除去南庭筠了。” 

  “什...母后,怎么回事,三弟他武功高强,您的暗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啊?” 南容祁脱口而出,不过换了一种方式来掩饰自己的惊讶。他有些不太相信。

  皇后早已预料到这种情况,她看了一眼黑衣人,黑衣人立马会意:“太子,是我血玉阁出的手,那人中了我的暗器,无人能医治。” 

  “哦?无人能医治,阁下的暗器竟如此厉害。” 南容祁虽生在宫廷,但江湖上的事略有耳闻,血玉阁的大名更是无人不曉,不过他觉得还是困不住南庭筠,既然没看到,还是不要轻信。

  黑衣人在进宫前,就和少主商议过如何禀报此事,他淡定回道 :“其实谈不上厉害,就是少主稍微装扮了一下,易容成了一个人的模样,才有机可乘,还要多亏皇后娘娘的帮助,把洛城的大夫都聚集起来,这样的确没有人能够医治,必死无疑。”

  “好了,你退下吧!” 皇后见他完整地将此事告知了南容祁,就摆了摆手,让他先离开。

  黑衣人原本一直低着头,他后退时抬眼看了过去,南容祁眼中的一丝伤痛正好落入他的眼底。

  “以后,好好地听你父皇就行了,现在跟我出去吧。”皇后打开囚室的门,南容祁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突然开口说了一句:“母后,他扮成什么人模样,您知道吗?”

  皇后本来转身就想走的,但她还是停了下来:“难道祁儿心里不清楚吗?”语气中带着怨恨,没想到当时让自己孩子去接近那小子,竟是一个错误。

  脚步声越来越远,南容祁的身子像是支撑不住了,往后退了几步,手掌撑在了墙壁上,这才稳住了。

  他眼睛紧紧闭着,嘴角处被他咬破了,流了一些血出来,就这样静静地,一动不动了好一会儿。

  但愿三弟没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