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再次相见

穿越之只为与你重逢 纽扣曲奇 2076 2019.08.11 09:53

  南希国皇宫

  “父皇,您这十几年过得怎么样?”南庭筠拜跪在地上,语气略带哽咽。

  “筠儿,起来吧。你不必为朕担忧,倒是你自己,这些年不在父皇母妃身边,一个人过的很苦吧?”坐在榻上的帝王南如绍一脸慈爱地看着眼前的人。

  南庭筠慢慢地站了起来,“儿臣不觉得苦,只是这十几年没能见到父皇母妃,甚是想念。”

  南如绍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走近。

  “筠儿,你长大了,当年你被送走的时候,才十一岁,现在仔细看,真像你母妃。”

  南如绍望着南庭筠,真似看到当年那个风华正茂的女子。

  那女子站在宫殿门口,迎着风,朝着他笑的模样,他想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皇上,太子殿下在门外求见。”太监宋公公弯着腰,掐着嗓子喊道。

  “宣。”

  “给父皇请安。”

  南容祁发觉殿中有其他人,好奇地看了一眼,并没有开口说话。

  “他是你三弟,小时候,你还抱过他呢,怎么,现在不认识了?”

  “父皇,说笑了,三弟小时候最爱和儿臣一起玩了,如今怎么会不认识呢?”他看向南庭筠。

  “是啊,父皇,况且儿臣觉得自己也没多大变化。”南庭筠语气平和,未见亲昵之态。

  “好了,容祁这么晚了,过来什么事?”南如绍见两人相见无语,便转移了话题。

  “哦,是这样,明天就是大会了,父皇可有什么吩咐?”南容祁回到来这儿的正事上。

  “刚刚筠儿跟朕谈起此事,龙凤镯确实是一大隐患,不过筠儿说已有解决之法,明天他会助你的,朕乏了,如果没什么其他事,你们各自回去吧。”南如绍唤来宋公公,看来是准备歇息了。

  “是,儿臣告退。”两人说道。

  “筠儿,你母妃还在原来的地方,你此次回来,多去看看她。”南如绍突然出声唤住南庭筠,此次见面,让他顿生一种负罪感。

  熟悉相似的脸庞,唤起以前朝夕相处的种种,有多久没去见她了?

  “是。”南庭筠应了一声,出了宫殿。

  月明星稀,月光笼罩着恢弘的建筑,照亮了御花园里的石板路,两个人一前一后走着。

  “三弟,别来无恙啊。”南容祁在亭子前停住了脚步,立于柱子旁,大片身子隐在黑暗中。

  “太子殿下与臣弟多年未见,这是想要寒暄一番?”南庭筠迈开顿住的脚步,想要离开。

  “怎么多年了,难道你还没有原谅你二哥?”语气中含着挣扎意味,却看不清他脸上是何神态。

  “二哥?别,太子殿下现在身份尊贵,哪里还用得着臣弟的原谅?”南庭筠像木头人般,站在原地未动。

  “哎……算了,不提也罢。明天之事,还要拜托你。”

  “臣弟的职责。”

  “去吧。”南容祁见他离去,便在亭子里坐了下来。从小的亲密无间,就因为那件事产生了隔阂。

  夜深露重,御花园内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太子殿下,该就寝了。”一个太监匍匐在台阶上。

  “回吧。”衣角有些潮湿,不知不觉过去这么久了。

  南庭筠沿着宫墙,一直走,想要记清整个儿时的皇宫变化如何。走着走着,他突然停在文宣殿门口,那是他母妃的寝宫,也是他儿时的住所。

  他驻足片刻,转身欲走,不想夜深打扰母妃休息,不料,门前的宫女发现了他。

  “是谁在那里?”

  他轻声开口:“嘘,别扰了文妃娘娘休息。”

  “筠儿,是你吗?”轻柔中带着惊喜的嗓音从里面传出,随后门被打开了。

  “娘娘,你怎么出来了?”宫女走上前,扶住从里走出的女子。

  那女子穿着白色寝衣,鞋还未穿,脚步急切地奔向南庭筠。

  “母妃,是我。”南庭筠伸手抱住了她。身子有些发颤,不知是夜里太凉,还是相逢的激动。

  “母妃,我们先进去吧。”

  “嗯。”

  烛光照亮着文宣殿内的角角落落,南庭筠将一切看在眼里,小时候觉得自己住的地方特别大,现在看来,也只不过是皇宫中的冰山一角。

  屋子里的各种摆设都如自己记忆中的样子,不曾改变。有些陈旧却又带着温馨。

  “你先下去吧,在门口候着,别让人靠近。”

  “是。”宫女带上了门。

  “筠儿,母妃真想你。”说着,泪水不自觉流下了眼眶。

  南庭筠看着眼前的女子,眼角有些皱纹,眼睛也不似以往清亮,垂落的发丝中夹杂着白发,他的母妃老了。

  “母妃,真是孩儿不孝,未能在跟前侍候。”他一下子跪在地上,吓了女子一跳。

  “快起来,让母妃好好看看你。”

  南庭筠站起身,与女子一同坐在榻上。

  “你何时进宫的?如果不是母妃喊你,是不是就不想来看母妃了?”

  “怎么会,只是不想打扰母妃休息,孩儿是刚刚进宫去看了父皇,父皇让孩儿多来看看您。”

  “我竟不知他还记挂着我。”女子叹了口气,分明是许久未见,见到自己的孩子,才会想起后宫中还有自己这个人。

  “母妃,父皇还是关心你的。”

  “咳咳咳…”女子一阵咳嗽,在安静的大殿中显得异常清晰。

  “母妃,是不是着凉了,要不要加件衣服?”南庭筠想要起身去拿衣服,却被阻止了。

  女子拉着他的手,“不用,老毛病了,你看这殿里有炭火,不会觉得冷。”

  “你此次进宫,是为了龙凤镯一事吧?”

  “是,此事关及南希国,孩儿身为皇子,不会袖手旁观的,母妃,不必为孩儿担忧。”

  “筠儿长大了,知道为母妃着想,记得一定要注意安全。对了,你见过你二哥了吗?”

  话题一转,南庭筠有些不知所措,怎么会提到南容祁?

  “嗯,刚刚去见父皇的时候,他也是在场的。”

  “容祁是个好孩子,你这十几年不在的时候,他经常来你母妃这,陪母妃聊天,不过,大部分聊的都是关于你的事。”女子面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我的事?”

  “你小时候的调皮事。”

  “对了,筠儿现在有没有心上人?要是有的话,带来给你母妃看看。”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